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144章 我才是最后悔的人
    离开偏阁之后,唐晚去了秦恒的院子,她走的急只想立刻见到唐唐。    门外守着的人也都不拦她了,退到一边给她开门。    可是秦恒却不在屋子里。    唐晚进屋的时候,颜如欢正在看书,她看的入神也没听见脚步声,直到余光瞥到一道影子,她才惊的抬起头。    屋子里的光线充足,她抬眼的时候阳光都钻进了眼睛里,纤长的睫毛上有光在跳动,却是眸子渐渐暗淡了眸光闪烁不定。    她连忙站起来,有些手足无措,慌慌张张的脸色也不好,低着声音说:    “秦大夫,他有事忙去了,让我在这看着。”    颜如欢就站在唐晚面前,长发用一根不知道什么材质的簪子盘在脑后,素面朝天,与她往日的形象不太一样。    那天医院的天台上,唐秋山为什么会及时赶到,唐晚知道都是因为颜如欢。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宋欣的阴谋,原因不难猜出来。    她知道颜如欢其实心眼不坏,刘妈的事情她应该是不知情。    再加上这几天她照顾唐唐的事情,唐晚也是有所耳闻,对颜如欢也就谈不上恨意和厌恶。    颜如欢两只手交叉的放在身前,纤细的手指胡乱绞缠,连看都不敢看唐晚一眼。    唐晚的脚步停了一下,看着她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眉眼,这种感觉很微妙,她有好几次都在想,也许自己对颜如欢的特别是因为这一层缘故。    她低了低声音说:“这几天,辛苦你照顾唐唐了。”    颜如欢猛然抬起头,目光闪烁的看着唐晚,可唐晚已经朝着屏风后走过去了。    唐晚过去经历了太多,险些失去唐唐,许家欠唐家的,她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做都无法偿还,余生那么长,她只愿尽力守护,其他的她不想也没有精力去计较。    她就站在无菌室外面,唐唐还在睡着,看着那微微起伏的胸口让她的心前所未有的安定。    从前在医院隔着门和墙,想见他一面都困难,如今这样,已经是她从前不敢奢望的。    唐晚坐在无菌室外很久,颜如欢走过来压低了声音说:    “你先回去休息吧,这几天你也辛苦,秦大夫说小少爷也许晚上才会醒来。”    唐晚想了想,正好有点事情要离开。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欲言又止的颜如欢叫住她。    “唐晚,关于唐唐的事情,我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但我还是想说,对不起。”    为了所做的一切感到抱歉。    唐晚慢慢转回身看着她那双眼睛,说心里完全没有膈应是自欺欺人的。    不过她还是微微笑了一下。    颜如欢很早之前几天知道了,唐晚笑起来的样子极美。    唐晚说:“都过去了。”    她说不出原谅她的话,这已经是她能给的最大的宽容。    颜如欢听着她说的几个字,微微垂下了眼眸,却听唐晚继续说:    “你喜欢他对吧?我不知道宋欣是怎么告诉你的,但是就算那天我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他也不会喜欢你的。”    这是事实,是唐晚一直都知道的事实。    面对唐晚的笃定,颜如欢咬了咬唇,不是不甘,而是迷茫的说:    “也许我说了你也不信,其实我对唐先生到底是怎么样的情感连我自己都糊涂了。”    江由说过颜如欢到唐庄之前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她对别人的经历没有兴趣,她也不是什么圣母。    但是颜如欢的经历……    到底是个可怜人。    说她自己都理不清对唐秋山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样的,她相信。    不过她只是笑了笑,而后转身离开了。    她走到门口,问守着的人“秦疯子呢?”    几个人都知道小姐五年前都是这么叫秦大夫,所以也没多少意外。    “秦大夫到地下囚牢去了。”    唐晚有些意外,不过那个地方她正打算去一趟。    有些账,是时候算算了。    地下囚牢。    唐晚到地下囚牢外面的时候,秦恒刚好从下面上来。    也许是地下的阴气重,他身上染了寒意,看上去和平时有些不同。    他看到站在阶梯上的唐晚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就恢复如初。    唐晚朝着他身后的黑暗看了一眼,说:    “来看看故人。”    故人……    秦恒了然的点了点头。    铁门打开后,外面的人开了灯,灯光一盘昏暗。    可唐晚一眼就认出那个被架住手挂在铁链上的宋欣。    她浑身像是被血水浸泡过一样,血淋淋的,让人看着毛骨悚然。    原本唐晚还在门外的时候,她一动也不动,铁门打开后,她却突然挣扎了起来——    “不要,不要过来,你们是什么人,不要过来,不要撕我的衣服,啊——”    唐晚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宋欣这个样子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    她疑惑的问秦恒,:“她怎么会变成这样?”    秦恒站在她身边,面不改色的说:    “唐先生让人每天打她十鞭子,鞭子浸过辣椒水了,下去的时候连着旧伤,痛得她生不如死。    再让我给她注射药物。那药刚进入身体的时候会让人觉得舒适,十分钟后会出现各种幻觉,激发人心底最害怕面对的事情。”    唐晚眯了眯眼睛朝宋欣看过去,她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