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39章 和死人有什么区别
    唐秋山离开房间,刚刚冲出来的那些保护他的人都隐回到了暗处里。    他望着无边的黑夜,低声说:    “别让她做什么傻事。”    黑暗里,有人低沉的应了一声。    离开房间后,唐秋山走得慢,到了拐角的盲区,他突然抬手撑在墙上,另一只手捂住渐渐溢出来的咳嗽声。    面对其他人的时候,他最多也只能像从前那样,什么都要忍下来,不论什么都要不露痕迹。    在人前,他只能是唐先生。    到了这一刻,他连微微松一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只是这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出现什么纰漏,他微微叹息,捂住嘴的手也放开了。    唐秋山从前不怎么喜欢晒太阳,再加上如今眼睛都开始不好用了,更不喜欢在阳光下行走,到现在皮肤白净得很。    那掌心的一抹血红更为触目惊心。    他又低低的咳了几声,听见有脚步声过来,他的眸光微微凛了一下,不动声色的握住掌心里的血,而后脚步慢慢的过去。    唐晚绝望的坐在地上,她忍了好久的眼泪在唐秋山出门后说的那句话后再也控制不住。    她就靠在门边凄凉的笑着,笑到后面她将脸埋进了臂弯里,歇斯底里的哭着。    唐秋山,是要她的命!    只可怜她的唐唐……    想到那一幕,唐晚的心就像被人再次撕开了一样,痛到她几乎窒息。    秦恒进来的时候,她已经没哭了,只是靠在门边像是一具傀儡,听见开门声都能无动于衷。    他慢慢的叹气,然后伸手开了房间的灯。    突如其来的光亮让唐晚不适的眯了眯眼睛,鼻间萦绕着淡淡的消毒水气味,唐晚知道来的人是谁,最后她索性闭上了眼睛也不看对方。    “你这是何苦……”    秦恒蹲在她身边,现在的唐晚一度以为唐唐已经不在了,可他现在的生命体征的确很弱,随时都有可能真的不在。    如果现在就告诉她实情的话,恐怕她这样的情况经不起第二次的打击。    就算不是唐秋山的命令,他恐怕也会不忍心。    唐晚闭着眼睛不看秦恒也不说话。    秦恒伸手想扒开她的眼皮检查一下,却被唐晚拍掉了手,她睁着眼睛望进秦恒茶色的瞳仁里,她无力的说:    “还需要检查什么,我现在都被囚禁起来了,跟死人有什么区别?”    秦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到后来只说:    “现在不比夏天,地上凉你先起来。”    可是唐晚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一动也不动。    秦恒没她办法,只好先离开。    唐唐那边一刻也离不开人。    等到他第二天过来的时候,人还是靠在门边上,眼睛布满了红血丝,明显一夜都没有闭眼。    昨晚唐秋山也没再回来过房间。    唐晚听见开门声,才微微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倒是没多大知觉。    她还没等秦恒开口说话就已经站起来了。    唐晚昏迷两天了,什么东西都没吃过,只是在醒来之前输着葡萄糖和盐水,再加上昨晚一夜没有合眼,这一下子突然站起来,身子不稳的朝着门撞了过去。    秦恒连忙丢掉手里的东西过去扶她,却被唐晚拂开手。    她颤巍巍的朝着对边的躺椅过去,她躺下后背对着秦恒一句话都没再说。    这时候,佣人在外面敲门。    秦恒打开门就看见外面的人手里拿着端盘,那上面是给唐晚准备的早饭,他无奈的看了对方一眼,而后将端盘接了过来。    他将早饭放在唐晚身边的矮桌上,低着声音说:    “你看看你刚刚连站都站不稳,不是想找唐先生报仇吗,你什么都不吃怎么报?”    这些话对唐晚来说根本起不到作用,秦恒耗费了好久的口舌,可她始终无动于衷。    他没办法,只能叫外面的人每隔一段时间送一些热的东西进来,想着她闻着味道,饿了总会吃。    ……    秦恒的院落。    秦恒还在给唐唐检查身体,突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隔着玻璃秦恒没听见。    颜如欢原本正在看秦恒给她找出来的几本书,她听见声音朝着秦恒看了看,见他没有往这边看过来,将手里的书放在一边,站起来整了整衣服就去开门。    门外的是唐家的保镖,一看见颜如欢就问:    “秦大夫呢?”    颜如欢想了想,说:“秦大夫在忙……有什么事你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那人看着颜如欢这几天都在这里,所以也没做多想,说:    “宋欣已经醒来了。”    宋欣!    那天宋欣腹部中弹后,唐秋山下了命令不能让她轻易死了,连夜也被带回了叶城。    只是不知道这两天被关在了哪里。    颜如欢的目光顿了一下,问那人:    “她现在人在哪?”    “地下囚牢。”    这是颜如欢第一次接近唐庄的地下囚牢。    她以前从未听过这个地方,只是上次在洛城酒会上她向唐秋山表明心意时,唐秋山说过唐庄的深处,有一处地下囚牢。    而地下囚牢分三层,最里层的是唐家曾经惩罚家里的女眷用的,只是那都是好几辈以前的事情了。    她站在地下囚牢外面,看过去,就像是一个储藏东西的地窖,周边还落着枯黄的叶子。    带着她的人走在前面,她没有多犹豫就跟着走下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