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38章 我们不要放过彼此
    叶城的护城河边葱葱郁郁的一片榕树,这些都是跨越世纪的大树,时代再变迁,可也改变不了它们的根基。    到了如今,根系盘错延绵的一片过去,到那尽头是一栋旧式的别墅。    唐峰趴在躺椅上,他的妻子正给他背上的鞭伤上药,她抹着泪小声的抽泣:    “这唐先生也太狠了,你这些年为了唐家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因为家宴没有出席就惩罚你们……    这……这也太叫人寒心了!”    可趴着的唐峰却是立马回头小声呵斥道:    “快别说了,这是唐家的规矩,是我和堂哥坏了规矩在先,而且唐先生的惩罚已经算轻了,你就不要在这哭哭啼啼,万一被人听见了,传到唐先生那边就不好了!”    女人吓得脸色苍白,立马捂住嘴,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人才压低了声音说:    “算了,我也不怕人听见,唐先生听见了又能怎么样,他权势再大可也得讲道理是吧?”    唐峰不耐烦的冲她摆摆手,说:    “唐先生也是你可以说的,上完药就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女人将药瓶子放好后,白了他一眼,“愚忠!”    耳根子清静后,唐峰翻了个身坐起来,他微微低头整理了一下衣服,抬头时,眼底哪里还有刚刚的忠诚。    他低低的笑着,拿出手机熟练的拨通了一串号码。    电话那头是个年轻小伙子的声音,问了一声什么人,唐峰自报家门后,对方才说等等。    唐峰夹着手机,点了一支烟,他朝关着的门看了一眼,而后捏着烟站起来,他走到房间角落摆放的一张矮柜边,轻挪了一下上面的花瓶。    那是一整幅壁画,从中间划开一分为二,慢慢移动开,露出一间暗室。    唐峰目光狠刹的盯着里面亮起来的灯光,冷笑了一下,走进去。    壁画在他进去暗室的一瞬间又重新合上了。    电话那头,他要找的人终于来了。    他坐在藤椅上,冷笑道:    “雷三爷还真是大忙人啊?”    电话那头,雷之行阴测测的笑着:    “再忙也比不上唐老板,唐家加大业大,唐老板能者多劳啊。”    唐峰不吃他这套,却是问他:    “你前两天不是说唐秋山的身体不行了吗?我昨晚见了他怎么还是好好的,雷三爷的消息到底靠不靠谱啊?”    雷之行微挑了一下眉梢,电话那头的唐峰就是他在唐家找到的“合伙人”。    他冷哼一声:    “唐老板是在怀疑我的消息?你放心,我的消息绝对可靠,唐秋山的身体撑不了多久了。”    唐峰听了他的保证顿时就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暗室里,他掐灭了烟,问道:    “对了,雷三爷之前和我说过,我们多了一个新的盟友,可是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没将他介绍给我认识认识,这未免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雷之行低低笑了一下,说:“急什么,等我到了叶城自然会介绍你们认识,不过我可以事先透露一点消息给你,那人也在唐家。”    ……    如今昼短夜长。    叶城入秋后的天,一到时间就黑了。    唐秋山离开书房后一个人往长廊方向走,廊子里的柱子亮着灯,绵延的一串过去一个人也没有。    只是那四处可见的树丛,黑暗里都是保护他的人。    长廊透着冷风,到了夜里寒的让人有点受不住。    唐秋山只穿着一件米白色的开司米,脸色不大好,他身体冰凉可却是不怕冷。    他目光平淡的扫过眼前的黑夜,一点一点的朝着他住的东苑过去。    唐庄在这百年之久,叶城里几乎很多人都不曾来过这里,时间久了,这里就成了很多人心里的一个传说。    庄园占地面积很大,院落也不少,原本唐秋山住的这块地方没有别名,只是后来唐晚来来回回几次总觉得没有名字的地方看着孤零零的,就像是被人遗弃了一样。    她想了好几天,可惜肚子里却是一点墨水都没有,后来索性告诉唐秋山,就叫东苑。    唐秋山对她的提议不置可否,唐晚以为他只是听听而已,却在两天后,看见院落前的门上挂了一片匾额。    匾额的木料静穆沉古,呈紫黑色,沉水级的上好木料,上书东苑二字。    唐晚认得那苍劲有力的字迹,是出自唐秋山之手。    只是那木料隔着些距离还能闻着淡淡的香味,静下心来的时候最是沁人心脾,倒是新奇。    后来唐晚才从江由那里听来,那木料是上好的小叶紫檀,非一般人能用。    唐秋山走到门前微微抬眼看了看,都过了这么多年,这匾额却是一点变化都没有,就好像昨去冬来只是他的一场梦而已。    院子里面的佣人都退出去了。    屋子里的人还没醒,连灯都没有开。    推门进去,院子外面亮着的路灯光都被滤去了一大半,光线不亮,隐隐只看见床上微微凸起。    唐秋山微微垂了一下眸,将房门关上。    却在他转身之际,一把黑漆漆的枪抵在他的额头上。    那冰凉的枪口透着死亡的气息。    动一下就离死神越近。    唐秋山不动声色,听着身边嘶哑的声音:    “别动!”    唐晚紧紧盯着面前的男人,她在房间里等了很久,也适应了黑暗。    唐秋山的确没动了,他抬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