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35章 他只在乎她
    卫生间的灯光亮的有些晃眼,唐秋山半眯着眼睛慢慢的垂下眼帘。    洗手盆里的血一直往中间汇聚,血色浓稠的慢慢往下流走,附着在壁上的血红凝成了血珠一串串的连接而下,像是一朵从中间绽放的彼岸花。    致命的颜色。    唐秋山的目光在接触到洗手盆里的那些血红时,也只是轻颤了一下,只是撑在两边的手慢慢的握上。    修长的手指映着卫生间白色的灯光,像是一节节玉竹,冷的出奇。    这样,也好。    他的嘴角边似乎有了笑意,只是灯光太亮都虚化了。    “咳咳——”    忽然,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开进来。    进来的人有些急,而后似乎意识到了不该冲撞到里面的人,神色立马变得慌张起来,站的位置和卫生间的门只差一个转身。    唐秋山拧开水龙头的时候,修长的手指间隙还是掩不住那些血红。    小护士看向镜子里的男人,而后脸色一变,惊恐万状的看着从他的指缝溜出来的血,吓得后退了一步,战战兢兢的问:    “唐先生,您……”    唐秋山没有回头,他只是朝着镜子里的看了一眼,眼神里明明没有过多的情绪,只是黑白分明就能叫站在身后的小护士停了脚步,也停了声音。    他的手指染了血,放在流水下,瞬间就冲干净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就好像刚刚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他洗着手,语气很轻的说:    “当作什么都没看见。”    不是商量,是命令。    小护士脸色都白了,木讷的点头。    唐秋山擦干手终于回身看她,小护士连忙低下头。唐先生很高,足足比她高了一个头不止,她刚刚看过去的时候也只能勉强到他胸口,这一下低头了,气势全都压上来。    她屏住呼吸,害怕自己撞破了什么而被唐先生责罚,眼眶都红了。    然而,唐秋山却是问她:    “急急忙忙进来做什么?”    小护士反应了一下,才回过神来,颤着声音说:“唐先生带来的那位医生说有事找您。”    唐秋山走出卫生间朝床上躺着的人看了一眼,而后又看了看护士手里拿着的药,“上药的时候动作尽量轻一点,她怕疼。”    其实,她最怕疼。    只是她性子硬,什么都敢豁出去。    想到她在过去的五年,一个人带着生病的孩子,求助无门又要躲着他,只能到城南码头那样洗不净的地方去借钱,她手上的那些粗糙的茧,怎么来的都不忍细想。    她跪在地上朝孩子爬过去,手指膝盖的血肉模糊,不是不痛。    他养大的丫头,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    为了逃避,躲他,她费尽心思。    可是她不知道,他不在乎孩子,他只在乎她。    在天台上,他什么都能忍,看着她眼底的绝望他更是能忍,从来他都是她的支柱,如果连他都忍不下来,她只会奔溃。    他是一世英名的唐先生,世间的一切他都能忍,就算是疾病也能忍。    可这所有的一切里唯独一个她,在一场旷日持久的折磨里,终究不能忍。    唐秋山好一会儿都不说话了。    小护士端着药走到床边,而床上的人始终没有醒过来,医生说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她原本就有心理障碍,那枪声大概击垮了她所以的坚持。    唐秋山站在门边,安安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而后才离开。    秦恒已经从急救室出来了,唐秋山开门出去的时候,他正站在病房外的不远处,头顶上的灯光倾泻下来,他的脸色显得很不好。    然而唐秋山却依然不动声色,他走过去,声音平静的叫人听不出情绪:“没得治?”    秦恒摇了一下头,说:“也不是,孩子的情况比你好一些,只是这里的条件不比唐庄,如果可以我们还是尽量快点动身回叶城,孩子耽误不起。”    唐秋山的身体不好,不喜欢进医院,唐庄里专门留了一个院落给秦恒,里面都是最先进的设施,想要照顾唐唐方便而且更加有效。    唐秋山如墨的眉微乎其微的蹙了一下,他看着秦恒,眼底多了几分晦暗不明的神色,他却是问了一句:    “情况和当年预测的一样吗?”    秦恒的心从看到唐唐的那一刻到现在都没有安定下来,他呼吸了几下才说:    “当年你中的毒太深了,我也只是推测可能会影响到孩子,照目前这样的情况来看,八九不离十了。”    唐秋山自小的身体就不好,虽然不是什么大病,却耽误了很多事情。    好在唐家的继承人都必须接受严格的训练,他身体孱弱却也咬牙坚持,当年那些年幼的唐家子孙,唐秋山基础最差,却是做到最好。    后来身体的情况也得到好转。    然而,却在他十八岁那年,天翻地覆也只是一夜之间。    那时候唐秋山已经开始熟悉家族的事务,那一天正好是他的母亲四十岁生日,生日宴办的很隆重。    寒冬天气,在海上的游轮。    唐家家大业大事务繁多,唐秋山也只是敬了母亲一杯酒就先离开了,然而就在他前脚刚回到唐庄,后脚就接到游轮爆炸的消息。    唐秋山猩红了双眼冲出去,却还没跑出两步,心脏骤停休克了过去。    整整三天三夜……    谁都以为他醒不过来了,医院也下了病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