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30章 时间不多了
    唐秋山的目光偏冷,轻悠悠的落在秦恒肩膀和脖子之间的位置,屋内的光线不算亮,勉强才能看清一些东西,可那道疤却格外突出。    只是露出一点的痕迹,就能勾起往日的回忆。    秦恒站直后,就绕到唐秋山的面前,坐在他对面的一张胡凳上,他一边回忆,一边抬手碰了碰那道疤,抬眼之前眼底隐隐藏着笑意。    他平常喜欢穿白大褂,又喜欢在里面穿一件衬衣,扣子一丝不苟的系好,谁也不知道他的脖子到肩膀之间有道枪伤留下来的疤。    都快过去十七年了,那时候,唐家动荡,唐秋山以一己之力扛下重担,一夜之间唐家分支无人敢再抗议。    秦恒和唐秋山那时候还年轻,二十岁都不到的年纪。    秦恒的家庭不比常人,每天都可能面临着被追杀的危险。    那天,他替兄长出海护送一批货,海难发生的那一刻谁都没有料到,更不知道在海难之后还潜伏着杀手。    唐家外面虎视眈眈的势力众多,那场海难,秦恒阴差阳错的和唐秋山碰上。    那帮杀手正好是唐家的仇敌,交锋中,唐秋山二话不说的开枪,如果不是秦恒命大,险些就成了利益的牺牲品了。    太久了,从抢救到苏醒,再到留在唐家,一晃都快十七年,十七年,对他来说就像过去了大半辈子一样。    他对上唐秋山的目光,忽然笑了一下,说:“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呢?”    “秦大夫果然是记仇的人。”    唐秋山嘴角凝着淡淡的笑意,看了看他,而后就将视线移开。    山庄外的林子里有不知名的鸟叫声,漆黑的夜里听着有些瘆人,他忽然蹙了一下眉头,抬手捏了捏眉心。    秦恒原本还在回忆着什么,猛然看到唐秋山的不对劲,眼神顿了一下,倾身过去担忧道:“是不是又头痛了?”    唐秋山不置可否,揉着眉心脸色有些疲惫,秦恒坐直后想了想,说:    “江由今天已经先回了叶城,明天下午我要去一趟码头拿药材,手底下那些人你又不许他们近身。”    明天是唐家一年一次的家宴,比不上年夜饭,却也是一年中重要的日子,近几年唐秋山将事情交给江由之后都不出席了,但江由必须得回去。    唐家的规矩从来就不能更改。    过了一会儿,唐秋山将手放下,他靠在椅背休息,语气平淡的说:    “后天就要启程回去了,就让颜如欢明天下午过来,她很久没见到沈清如,该让她也回去见见。有些事情,是时候说清楚了。”    秦恒的神情变得有些凝重,想到唐晚和颜如欢的遭遇,再想到沈清如的情况,不忍道:“真的要这么快就告诉她们吗?”    秦恒的意思唐秋山明白,然而他却说:“没多少时间了。”    他说的随意,一点都不伤感,却让秦恒的鼻头蓦地一酸,到后来什么都不再问也不再说了。    ……    海边别墅。    颜如欢正打算睡了,却听见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越靠越近,这个时候别墅里没有别人了。    她的心慌了一下,却在坐起来的一瞬间看见开门进来的宋欣,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俏丽的脸上还留着惊慌的残影,她扭着眉头责备道:    “你进门之前不会说一声吗,吓死我了!”    自从宋欣从城南码头逃出来之后就一直住在颜如欢这里,颜如欢拍完一部电影后都会休息一到两个月,所以平日里别墅也没有其他人。    而且宋欣都以她的朋友身份自居,守在外面的唐家保镖也不认得宋欣,自然谁也不会在意她的存在。    然而这两天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这会儿都是深夜了,也不知道从哪里来。    走进来的宋欣一句话也不说,颜如欢见她也不开灯,就伸手去按了一下开关。    却在看清宋欣的脸时愣了一下,震惊道:“你的脸怎么了?”    宋欣流产后脸色一直不好,苍白的脸上鲜红的一片血迹触目惊心,颜如欢问完之后就连忙下床走到她面前。    这近距离才看见她的脸上有一道伤痕,伤口旁边结了一些暗红色的血痂,凝了一层在伤口周围,而鲜血还是一点一点的从中间渗出来。    她也不管,任由鲜血往下滴,顺着脸颊到下巴,终于汇聚在一点才停了下来,而后顿了一下全都滴落在她胸前的衣服上。    白色的针织衫染红了一片。    近距离,颜如欢看的一阵头皮发麻。    宋欣却还是一句话也不说,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颜如欢看,她的眼睛瞪得很大,再也不是往日似水般的柔软,而是带着阴鸷的,让人胆寒的神色。    她瞪大了眼睛盯着颜如欢,突然两只手紧紧钳住颜如欢的手臂,颤抖着声音说:“他,还活着,他还活着!”    宋欣很激动,说话的时候连身子都在颤抖,她紧紧掐着颜如欢,疼的颜如欢直皱眉。    “你先放开我!”    她挣扎了一下可是宋欣像是疯魔了一样,就是不放开她,这样的宋欣让她害怕,她慌慌张张的问:“你说谁还活着?”    宋欣却突然松开手后退了两步,她微微低下头嘴唇剧烈的颤抖,猛地抬眼朝颜如欢看,“孩子,那个孩子,唐晚的孩子!”    什么!    颜如欢正低下头揉着手臂,听了之后猛地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宋欣,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她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