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25章 刘妈失踪
    唐晚在睡梦中一直听见孩子的哭泣声,她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摸索,脚步越来越急,完全没了节奏。    是谁在哭……    她一遍遍的喊,可是没人回答她,她的心乱的很,从慢走到疾步最后拼命的朝前跑。    面前忽然有一道光,她循着光源一直跑,一直跑,直到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那扇门看着很厚重,门上写着手术室三个字。    她隐隐听见里面有孩子的哭泣声,她慢慢的将手附在门上,而后用尽全力推了进去。    门推开的一瞬间,孩子的哭声消失了。    一盏明亮的大灯下,手术台前围着五六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而他们手里都拿着冰冷的器械。    唐晚觉得这一幕很眼熟,直到其中一人侧过身子去拿剪刀,她才看清躺在手术台上的人。    她惊得后退了一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人绑着手脚按在手术台上,她一遍一遍的呼救,到最后歇斯底里的哭喊声都小了。    她清楚的看见自己眼底的绝望,心里的恨意越填越满。    唐晚冲进去,却被一人拦了下来。    她回身去看,唐秋山站在她身后,紧紧攥着她的手腕,目光平静的看着她,淡淡的说:    “晚晚,我不要孩子。”    “啊——”    唐晚猛地从梦中惊醒,坐起来看了看四周,借着房间壁灯的亮光打量了几眼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在顾辰风的别墅里。    刚刚只是一场梦。    她怔愣的盯着自己的手,可是眼泪还是悄无声息的掉了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推了进来。    推门的人很急,三两步就冲到她面前,坐在她身边,低着头仔细看她,在看到她滴落的泪水时,心都揪了起来。    顾辰风轻轻揽了揽她的肩膀,柔着声音安慰道:“没事了,都是梦,没事了。”    唐晚一声不吭的摇头,过了好久才说:“那不是梦,是我五年前的经历,还有……”    到最后,她什么都说不下去了,接过顾辰风递过来的纸巾擦泪。    顾辰风看着她憔悴的样子,知道这两天她思念唐唐思念的太厉害了,才频繁做噩梦。    他将她的肩膀往下按,“睡吧,明天我带你去看唐唐。”    唐晚惊得就要坐起来,可顾辰风按着她的肩膀不让她乱动,她慌张却又激动的说:“可是唐唐现在的情况,我可以去看他吗?”    顾辰风点了点头,说:“我今晚给赵医生打过电话了,他说虽然看的时间不能像以前那么久,但一个小时左右还是可以的。    本来我打算明天给你一个惊喜,但是你现在这样,我只能提前告诉你了。”    唐晚激动的心都在颤抖,紧紧抓着顾辰风的手,哽咽的点头,说:“谢谢你。”    顾辰风却忽然弯腰,将她躺着的枕头挪正一些,凑近她的耳边说:“要谢我,就好好准备当我的新娘。”    他明显的感觉到身侧人颤抖了一下,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也随之轻颤,他慢慢的收起拳头,兜兜转转这么久,不甘的从始至终都只是他一个人而已。    过了一会儿,他顺了顺她的头发,直起腰身,说:    “好好睡吧,我在这里守着你。”    唐晚却摇了一下头,什么都不说。    顾辰风就这么看着她,目光微微凝了起来,而后也一句话也不说的转身离开。    关上门后,他靠在门边站了好一会儿。    安静的房间里,唐晚慢慢转身看着门与地板之间的缝隙,外面的灯光从缝隙里钻进来,一道人影移动了一下。    外面的脚步声未离去,一直到很久以后,人影才再次晃动。    最终,外面的灯也暗了。    她微微蹙了一下眉头,而后叹了声气。    顾辰风到一楼,靳南就站在他身边,看着他一根又一根的抽烟。    从前顾辰风顽劣成性,但没什么烟瘾,只是最近抽的太过凶猛了。    靳南看着他手臂的伤想劝他少抽,可是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两个人安安静静的,一个坐着一个站着。    过了不知道多久,靳南都觉得双腿有些酸麻了,顾辰风才熄灭烟,回身对他做了一个手势:    “过来。”    靳南挪了挪酸麻的腿过去,站在沙发扶手的一侧,而后微微弯下腰身,听顾辰风说:    “安排一下,打击打击城南码头的势力,最近雷之行太嚣张了,小爷看他不爽。”    ……    第二天一大早,顾辰风就带着唐晚去医院。    繁复的消毒程序后,护士领着两个人进了唐唐的隔离室。    唐唐已经输了营养液,小脸的血色很淡,不过精神倒不会很差。    他一看见唐晚就伸出手要抱,唐晚在来的路上已经答应过顾辰风不再掉眼泪,可看见唐唐的时刻她又是忍不住。    她抱着唐唐吸了吸鼻子,感受到怀里她的唐唐的体温,这两天一直悬着的心才有了着落。    感激的朝着顾辰风看了一眼。    唐唐看了看顾辰风,在唐晚怀里小声说:“妈妈,又是上次那位叔叔。”    除了医生和护士以及唐晚意外,唐唐这三年从没和其他人有过交流,所以他很怕生,也不像其他孩子可以大着胆子问问题。    唐晚感到好奇,唐唐能认得出她因为她是妈妈,即使她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只留下一双眼睛,他能认得出来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