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24章 要变天了
    雷之行还在船舱里欣赏着手里捏着的那个玻璃瓶。    都过去好几天了,玻璃瓶子里的血块用药水泡着,依然和那天从宋欣身子掉下来的时候颜色一样鲜艳。    那滴着血的地方他还记得,刺目的猩红下,宋欣目光阴毒的盯着他。    就好像,她很在乎这个孩子一样。    呵……真是太可笑了。    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嘴角始终凝着阴测测的笑,低低的发出声音:    “你的使命就是为了讨唐晚的开心,既然这都做不到,那就只能一直被泡在药水里了,就别怪我不能让你入土为安。”    想起那天宋欣用狠毒的目光盯着他,那一句句的咒骂声他还清楚的记得——    “雷之行,你简直就是变态,丧心病狂!唐晚是贱,可你以为将我的孩子弄流产了,她就会因为感激你替她报了仇而喜欢你吗?    你简直是痴心妄想!唐晚一定会远离你这样的疯子,你就一个人在黑暗里腐烂吧!    你永远都得不到别人的真心,你只配一个人孤独终老,不,你会不得好死!”    耳边仿佛还萦绕着宋欣的咒骂声。    雷之行挑了挑眉,将手里的玻璃瓶递给手下的人,指了指斜对面的那个柜子,吩咐他:“放在橱柜里,最显眼的地方。”    手下人见惯血腥,可还从没碰过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手一抖差点就将瓶子弄掉在地上。    “蠢东西!”    猝不及防的被雷之行踹了一脚,他跌倒在地上,手里还紧紧握着瓶子,弄掉了,他可就真的没命了。    手下人求饶了两声后,见雷之行不再说什么,才战战兢兢的站起来,而后小心翼翼的捧着玻璃瓶,放在橱柜最显眼的地方。    雷之行冰冷的蛇眼盯着那个方向看了好一会儿,才露出满意的神情。    “叩叩叩——”    敲门声传来,紧接着就是外面的人说:“三爷,门外有人找,说是您的故人。”    雷之行原本随意的朝门口看了一眼,可在听到故人两个字的时候,眼底的神色轻轻颤了一下,停在半空准备点烟的手放了下来。    “叫他进来。”    他才刚将雪茄和火机丢回到茶几上,门就被人从外面开了进来。    站在门口的男人身形高大,穿着黑色的立领风衣,带着黑色的口罩,就连手上都带着黑色手套。    雷之行严肃的扫了一眼船舱里的其他人,命令道:    “都出去,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进来!”    人都出去后,黑衣男人才走进来,将口罩摘下丢在茶几上,而后顺手拿起雪茄和火机,坐在雷之行的对面,脸上似乎有些疲惫。    雷之行也拿出一支雪茄,而后男人替他点了火,雷之行不急着抽,而是问他:    “怎么看你好像很累的样子?在唐秋山身边不是混得很好吗?”    黑衣男人茶色的眸子盯着他看了看,而后轻笑道:    “唐秋山身子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在他面前戏还是要做足的,否则我这么多年的潜伏可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雷之行看着他笑了笑,蛇眼依旧冰冷,“这些年委屈你了,不过今后你我兄弟二人联手,想要击垮唐秋山恐怕也不会太难。”    黑衣男人吸了一口烟,慢慢的吐出烟雾,一片朦胧后他的那双眸子里的光晦暗不明,细碎的叫人捉摸不透,他清冽的嗓音低了几分。    “当年难以脱身,不得已才这样做,不过现在唐秋山就算是病着,他的眼睛还是亮得很。    就算有我帮你,可毕竟唐家根基深,分支盘根错节,你想对付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雷之行捏着烟看他,过了一会儿阴测测的笑道:“你在唐家那么多年,难道就不清楚唐家的那么多分支里早就有许多人想取代唐秋山的位置吗?    那个位置,但凡是个有野心的男人都想去坐坐,更何况唐秋山那个病秧子,霸占着那么多权势能有什么用途?”    男人茶色的眸子微微眯了一下,挑着眉梢问道:“你的意思是……拉拢了唐家分支的人?”    雷之行低低的笑着,而后笑容渐渐消失,冰冷的蛇眼透着淡淡的光,凑近黑衣男人说:    “他们是饿虎,我们才是狼。”    说着的时候,雷之行蛇眼下的冰冷越来越深刻。    男人的唇角慢慢勾了起来,看了雷之行一眼,而后才站了起来,叼着烟环视了一圈雷之行的船舱,背对着他边走边说:    “不过还是得谨慎一点,唐秋山从十八岁开始就接手唐家,这十七年来唐家发展成如此壮大,他的手段和能力不简单。    既然他当年年纪轻轻就能震慑住那些人,自然也会派人盯着他们,想要动手就怕他们打草惊蛇。”    人已经走到橱柜的面前了,雷之行盯着他挺拔的背影看了两眼,而后吸了一口烟,吐着烟雾半眯着眼睛说道:    “这个你放心,我既然敢找到对方,就不怕对方做事不谨慎,倒是你在唐秋山身边,还是万事小心一点才好。”    男人背对着他看着橱柜上摆放着的一个玻璃瓶,看了一会儿后,指了指那东西问道:    “这是什么?”    雷之行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而后低头将手里的烟掐灭,不以为意的说:    “一个不要的东西罢了。”    ……    江由挂了电话之后直接朝着唐秋山的屋里走去,楼上没点灯,黑漆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