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19章 病情恶化
    唐晚不知道电话那头顾辰风说了什么,而唐秋山的目光一寸寸的冷下来。    “唐先生……不对,再过不久我就要和晚晚一样叫您一声大哥了。    大哥如果想留晚晚住一晚的话我没话说,不过你们到底是兄妹,过去的事情我不想说太多,但关乎到晚晚的名声,我希望大哥能适可而止。”    那一声又一声的晚晚,倒让唐秋山觉得好笑了。    他的墨瞳微微眯了眯,嗓音清冷道:“这个婚能不能结,还不是你说的算。”    电话那头的顾辰风紧紧握着手机,尤其是唐秋山不轻不重的声音,他明知道对方是常年生病的缘故,可听着就让他心底冒火。    他忽而笑了一下,声音同样冷下来,“大哥知道晚晚最想要的是什么吗?    她从小没家,最想要的就是家人,可是大哥你能给她吗,你能给她当母亲的权力吗?    还是说,想像当年一样逼迫她到医院流产?”    顾辰风的话对唐秋山来说无疑就是挑衅,但他是唐秋山,明里暗里都是人人尊敬的唐先生,只是这一次——    “砰!”    手机被狠狠的砸向墙壁,瞬间就被摔得四分物流。    唐晚的心跟着颤抖了一下,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机被砸破,瞪着泪眼望向唐秋山,她从未见过唐秋山如此动怒过。    他慢慢的回头看她,眼底有让唐晚惊惧的神色,他就那样紧紧的盯着她,像是伺机而动的猎豹,四面八方涌来的全是危险的气息。    她仓皇往后退,可唐秋山不依,拉着她的双腿死死按住,她被他按得疼,眼泪都挤出来了,可心里就堵着一口气,怎么都不肯妥协。    唐晚拼命挣扎,可是唐秋山根本就不给她反抗的机会,动作分外强硬。    肩膀的衣服被扯破,随着唐秋山拉扯她的动作,全都挤在腰际上,而裙摆也被推上来,像是五脏六腑都被堆在一起,连呼吸都难受。    她推着唐秋山,憋得脸颊通红,呼吸越来越困难。    唐秋山盯着她的脸掐着她的下颌,在她沉沦之际,附在她耳边的声音低沉而冰冷:“晚晚,我不会让你嫁给别人!”    到最后,唐晚连手指和脚趾都在颤抖,脑子里一片空白,紧紧咬着唐秋山的肩膀不放。    可唐秋山依然不肯放开她,掐着她的腰狠狠的抵在床上。    唐晚哭的眼睛都肿了,她看着身上的唐秋山,所有的情绪都没理由再坚持,奔溃的瞬间两人抵死缠绵,像是报复着对方,恨不得就真的同归于尽了。    度假山庄的夜都黑了,夜凉人未眠。    暴风雨后的宁静已经到凌晨了。    唐晚侧身躺在床上,唐秋山靠在床头目光平静的看着她线条柔美的后背,放在身侧的手慢慢的握成拳头。    忽然面前人坐了起来,她坐在床边一会儿之后盯着地上被扯破的不能再穿的衣服,后来索性什么都不管,扯过被单去了浴室。    中间连一句话都没有对唐秋山说。    昏暗安静的房间里,良久后才传来一声叹息。    唐晚将浴室的水声开到最大,后来裹着浴袍出来时,唐秋山已经不在了。    她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眼睛瞬间湿润了,转头看着关着的门,厚重的门像是要被她看穿了一样,她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吸了吸鼻子后才走到窗前。    气氛太压抑,她轻轻推开窗户想吹吹风。    从她这个方向一眼就能望到山庄外面,外面停了一辆黑色的轿车,而一个人倚靠在车门上,手里的烟火忽明忽暗。    黑夜里,好像能看清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下如水雾般的朦胧。    她开门出去的时候,唐秋山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淡淡的月光洒下,笼罩在他周身,模糊的一层连背影都虚化了。    唐晚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他:“你告诉我她在哪,哥,我求你了。”    可是唐秋山始终没有回答她,她又站了一会儿想着母亲至少还活着,而她的唐唐却……    最终,她转身到楼梯口,忽然身后传来脚步声,她停了下来,眼神轻轻颤抖。    垂放在身侧的手被一只冰凉的手掌捏进掌心里,太凉了,唐晚下意识的将手往回抽,可唐秋山却握得更紧了。    “和他解除婚约,我可以等,沈清如也可以等,但你要是一意孤行的话,我什么都不能保证。”    唐秋山的一番威胁让唐晚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她想甩开他的手,可他偏不放,他将她扯到身前,黑暗里的眸子看的唐晚一阵心惊肉跳。    他将她垂在脸颊一侧的发丝别在她的耳后,语气轻轻的说:“晚晚,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听话。”    不论是他的动作还是他的话都让唐晚无力反驳,他不放开她,一直牵着她走到山庄的大门。    顾辰风一看有人出来,连忙将手里的烟头丢掉,他快步上前,抬眼就看见两道人影并肩而立。    月光下,他们走过来的脚步都是一致的。    他垂放身侧的手握了一下。    在走到快到大门口的时候,唐秋山才终于将唐晚的手松开,他目光平静的盯着顾辰风。    顾辰风毫不示弱的回视过去,直到唐晚走到他面前,他才将她拉了过来,打开车门。    江由看着唐秋山出来,心里不放心也跟在后面,顾辰风开着车走的时候,他才上前开口道:“唐先生,看样子顾少爷是不会放弃了。”    唐秋山回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