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07章 恍如一梦
    秦恒看着横亘在颜如欢后背的那条鞭伤,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抽鞭子的人下手干净利落,嫩白的肌肤上,猩红的一条伤口触目惊心。    他蹙着眉头小心翼翼的上药,却还是让颜如欢忍不住痛呼。    “啊——”    颜如欢很压抑了呼声,痛得她牙齿都在打颤。    秦恒连忙停下来,侧过身子看着她苍白的脸上一直冒冷汗,提醒她:“这个是会有点痛,你忍一忍,过一会儿就好多了。”    秦恒的声音很有磁性,低低的在她耳边旋绕,颜如欢紧咬着唇,艰难的点了点头,整个人虚弱的趴在美人靠上,声音无力低低的说:    “秦大夫,你不用为了我刻意放慢速度,没事的,我忍得住。”    秦恒看着她后背长长的一道伤口,想着长痛不如短痛,手里拿着药,声音比平时低了不少。    “那我开始了,你忍着点,要是实在太痛的话,可以叫出来的。”    “嗯——”    颜如欢紧咬着唇,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    正巡逻经过的保镖看不清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听了几句对话,人高马大的三五个汉子一脸严肃的红着脸。    这青天白日的……    秦大夫平时看上去和和气气的,但是真要发起火来,他们几条小命都不够他收拾。    平时整齐一致的步伐变得有些紊乱,几个人匆匆离开。    屋内,颜如欢的身子轻轻颤抖,秦恒茶色的瞳仁闪过一丝不忍,他一边上药一边吹着气。    凑得近,颜如欢的皮肤很白,可白白细细的皮肤上居然有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的伤痕。    如果他判断没错的话,那些伤痕都是鞭打过后留下的。    只是隔得时间也许挺久了,伤痕才淡化了不少。    “这些……都是谁打的?”    秦恒低沉的声线划破安静的空气,颜如欢的睫毛抖动了一下,那些不堪的过去,瞬间就充斥着她空白的脑海。    她忍了忍痛,终于开口颤抖着声音说:“是我爸,打的。”    秦恒事先没有多加猜测,可是要是让他猜也绝对猜不到,这些大大小小的鞭打的伤痕居然出自颜如欢的父亲。    他不忍多问,却听颜如欢自嘲的笑了一下。    “在我很小的时候,也许是刚会开口说话的时候,我不太记得了,只要他心情不好,就会拿鞭子抽我,后来他要把我卖到会所,才没再打我。”    所以,她从来就不敢穿露背的衣服,就算是没办法也会拿遮瑕膏遮掩,也不敢去买什么祛疤的药膏,生怕别人问起。    秦恒茶色的瞳仁缩了缩,愣神的看了会儿终究没再说什么。    颜如欢上好药之后,她浑身无力的趴在美人靠上,脸颊的发丝都被汗水浸湿了。    刚上了药,连衣裙的拉链还不能拉上,到底是大姑娘,秦恒只好远远的坐着。    过了好一会儿,颜如欢才坐起来,背对着秦恒将连衣裙的拉链拉好,可是因为刚刚忍着痛花去了很大的力气,她无力也够不到后背的拉链。    忽然,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按在她的肩上,随之而来的就是拉链拉动的声音。    安静的房间里,声音格外清晰,颜如欢的耳根子都红了。    她回头看了秦恒一眼,点了一下头,声音软软的说:“多谢秦大夫了。”    就在她起身要离开之际,秦恒叫住了她,然后转身到柜子面前,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只有掌心大小的玻璃瓶。    而瓶子里装着的是淡绿色的膏状的东西。    她疑惑的看了秦恒一眼,他却将瓶子塞进她的手里,解释道:    “这是我研制的祛疤药膏,本来是准备给……不过我再弄点就好了,你先拿去用,用完了再找我要。”    看着她犹豫的样子,秦恒又说:    “放心吧这是纯天然的,你皮肤容易过敏用这个没事。”    颜如欢是感动的,握着瓶子,眼睛都湿润了,头也不抬的说:“谢谢秦大夫。”    ……    唐晚做了一晚上的梦,全是梦见自己在孤儿院的那十个月。    醒来后脸颊温温暖暖的,睁开眼就看见唐秋山近在咫尺的脸,还有他手里拿着的温热的毛巾。    她眨了眨眼睛,眼睛酸酸涩涩。    她应该是哭了吧。    睁着眼睛她才意识到,那十个月对她来说恍如一梦。    唐秋山平时就不多话,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唐晚不说话,他也不说只是扶着她起身,她一动也不动,他就给她穿衣服。    江由上楼,唐秋山走到门口,原来他是替厨房的人来传话,问唐秋山今天中午的饭菜是不是依然准备补血的几样。    唐秋山侧着身子看了一眼唐晚,她靠在窗台边看着窗外发呆,阳光稀薄的洒在她身上,淡淡的连轮廓都柔软了。    他回头让江由告诉厨房,准备几样唐晚喜欢吃的菜。    唐晚被唐秋山抱在怀里,她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熟悉的清香,贪婪的靠在他的胸膛上,泪水濡湿了他的衬衣,哑着声音说:    “你帮我找找她吧。”    她想问问她,当年为什么要抛弃她,为什么一个母亲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抛弃……    唐唐出生的时候她难产了,那时候她心里很乱,想的都是孩子还有唐秋山,到最后脑海里全都是自己小时候。    那时候,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想做母亲。    她拼了命也要将唐唐生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