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06章 与我无关
    沈清如……    唐晚推着唐秋山的手顿了一下,脸色一下就苍白了,剧烈颤抖的眸光,连眼角都红了。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多少年不曾听过这个名字了,太久了,她都快忘记自己曾经也是有母亲的人。    那一年,许家破产,债台高筑,她的父亲跳楼身亡,母亲沈清如失踪。    可是谁都知道,沈清如不是失踪,而是携带许家最后的一点钱逃走了,从此销声匿迹。    当年声名显赫的许家,一夕之间家破人亡。    而唐晚就此沦为了孤儿。    她在孤儿院的十个月里,每天都守在孤儿院的铁门边,看门的老头总是劝她回去,说不会有人来接她,她家里的人都死了。    小小的唐晚瞪着大眼睛,一遍又一遍固执的叫:“我妈妈会来接我!”    她叫的很大声,像是要证明什么,像是要安慰什么,一遍遍直到看门的老头摇摇头不再理她。    唐晚知道,她母亲没死,母亲只是害怕,躲起来了。    她一天天守着,但凡有车子停在孤儿院门口,她就踮起脚尖眼巴巴的望着。    抓着铁门的小手红通通的,手背上还有前两天和人打架时留下来的伤口,可是她不疼,全部注意力都在门口停着的那辆车上。    车上有人下来,有男人,有女人,却没有她的母亲。    她眼巴巴的望着,那双大眼睛里的神采渐渐黯淡,眼眶红红的一直红到眼角,她忽然甩了甩头,泪眼花花的努力挤出笑容,抓着铁门就是不放手。    她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这才只是第一辆车而已。    可是一天天过去,每天停在门口的车不少,可从来就没有她的母亲。    渐渐地,从希望到失望,最终到绝望。    年幼的她,开始怀疑了,母亲真的是因为害怕才躲起来的吗?    可是她说过自己是她的心肝宝贝,难道她连自己的心肝都不要了吗?    这么多年过去,唐晚依然能记得在孤儿院里盼星星盼月亮的日子,盼到最后,就剩下她和地上的影子。    摔倒的时候她不再朝四处看,而是自己爬起来,因为再也不会有人给她摔疼的手心吹气,心疼的说宝贝不哭。    刮风的时候她就跑,因为要下雨了,再也不会有人给她送伞。    她是孤儿,她一遍遍的催眠自己,也不再难过了。    屋内的小奶猫仰着脑袋叫了两声,唤回了唐晚的思绪。    她眼角红红的,一直延伸到鬓角,连看都不敢看唐秋山,却还是倔强的说:    “提她干嘛,那狠心的女人连孩子都抛弃,我才不想见她!”    说着,她就撇开头,侧身对着唐秋山倔强的咬着唇,只留下颤抖的肩膀。    她心里是恨的,这么多年音讯全无的人,狠心抛下她的人,她怎么可能会想见她?    可是她控制不住眼泪,心疼到发酸。    唐秋山看着,慢慢的将她拥进怀里,听着她在怀里带着哭腔的声音颤抖道:“你找到她了?”    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如墨的眸子盯着那几只小奶猫看,映着昏黄的灯光,平平静静的眸子实则暗潮汹涌。    那几只小猫害怕的低下头缩进箱子里。    过了一会儿,他才低着声音说:“只是有眉目了,暂时还没找到。”    唐晚压在身下的手抓了抓,一遍遍的说:    “我不想看到她,你知道,我一点都不想看到她,她可以那么狠心,凭什么我要惦记,我不想看见她……”    “嗯。”    回应她的只有一道轻轻的声音。    她始终不敢抬头看他,只是在他怀里说着说着就哭出声,紧紧抓着他的衣服,哽咽的问他:    “你派了多少人出去?”    唐秋山的眸光渐渐放软,语气轻轻的,“不多。”    她低泣着,“别再派人去找了,我不想看到她,她的好坏都与我无关!”    “好。”    唐秋山不多说一句话,全都是唐晚在说,她问什么,他就答什么,所有矛盾的问题,他都回答。    抱了她很久,直到她平稳均匀的呼吸落在他的颈间,唐秋山才慢慢的松开一些低头看她。    将她黏在脸颊的发丝拨弄开,露出不再颤抖的睫毛,上面还沾着泪花。    眼睛都肿了……    夜幕笼罩下的度假山庄,今夜格外宁静。    不知过去了多久,唐秋山怀里睡着的人动了动身子,嘴边喃喃道:    “妈,你什么时候……来接我?”    到底还是想见的。    唐秋山安安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脸色隐在黑暗之中,昏暗的灯光下,他冰凉的手指轻抚过唐晚蹙起来的眉头。    他将她抱到床上盖好被子之后,走出了房间。    外面的雨停了,月亮破云而出,清冷的光洒进落地窗,唐秋山负手而立,江由上来的时候,他就说了一句:    “把沈清如关好了。”    “是!”    江由站在黑暗里点了一下头。    ……    唐庄的规矩从来没有因为谁破例过,颜如欢在酒会那晚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唐秋山要罚她。    她受了罚之后,人还留在度假山庄。    背部的鞭伤火辣辣的,虽然只是一道,但疼痛蔓延开,都让她寸步难行。    她想到会客厅旁的小木屋坐坐,却在开门的时候看见秦恒在里头。    “对不起,我不知道里面有人。”    说着,她就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