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05章 我怕自己会疼死
    窗外雾气越发的浓厚,安静的度假山庄外连鸟叫声都听不见了。    落地窗的窗帘几乎全都拉上了,只留下一小条的缝隙,暗暗的光线落在地上。    屋内没什么风,暖暖的。    江由出去后,怀里的人哼哼了两声后,又睡了过去。    唐晚昨夜睡的不安,一大早碰到了伤口流了不少血,包扎完伤口后还是唐秋山逼着她吃完早饭,才肯让她继续睡。    只是她睡着后一直皱着眉头,不知道梦到什么,额头冒着汗,嘴边喊的全是唐秋山的名字。    唐秋山听着心里软,将她抱在怀里。    多年的生活规律,他从不睡回笼觉,只是靠在床边,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翻动书页。    就像很多年前,她强行拉着他陪她睡午觉,唐家生意大他根本就没那么多时间,却是嘴里答应着,等她睡着后一手抱着她一手处理生意。    唐秋山目光轻柔如水,抱着那人的手慢慢收紧,另一只手顺着她的长发,细软的发丝从指间缝隙流走的感觉很微妙。    他想起很多年前,唐晚那时候刚到唐庄,十一岁不到的孩子,因为孤儿院的要求留着一头齐耳短发。    她那时候多瘦啊,简直就是皮包骨,留着短发的样子像个帅气的小男孩,只是那双眼睛分外好看,透着纯净。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少女有了心事,开始蓄长发,一直留到齐腰。    他看着那头黑亮的长发爱不释手,派人定制了一把乌木的梳子,她得到那把通体黑亮的梳子开心的整晚都睡不着。    不知道那木料难得,堪称珍宝,却也当作珍宝一样对待。    少女心事易猜,他心里知道,也不点破。    唐秋山顺着她的头发,忽然有些感慨。    唐晚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午饭的时间。    厨房的人过来对江由说了两声,可谁也不敢上楼打扰,一群人就站在楼下候着。    唐晚坐起来靠在床头,睡饱了可脸色还是不好,平日里嫣红的唇这时候只是淡淡的,像是樱花瓣。    都是因为昨晚失血过多。    她懒懒的靠着,唐秋山就去给她拿外套,过来一边给她披上一边说:    “你再不醒来,江由可得开枪叫醒你了。”    唐秋山给她披衣服的动作细致,尽量不碰到她的手臂的伤口。    “可以吃午饭了吗?”    唐晚反应的快,这才朝着对面墙上的挂钟看去,十一点半了,还真是午饭时间。    唐秋山用餐时间一向准点,江由自然着急。    她要起身,唐秋山却先她一步将她扶起来,她好笑道:“是手臂受伤,又不是伤了脚。”    唐秋山却是轻笑,扶着她的手一松。    这一松可还得了,唐晚顿时觉得头晕目眩,手下意识的要用手撑着床。    唐秋山看着最终还是无奈的叹气,过去将她重新揽在怀里,她身子扑过来,他微微弯下身子,唇角正好碰着她的耳朵,他轻咬着。    “还逞能?”    耳根子慢慢变红,唐晚憋着气,什么事都不能认怂,可她偏偏从不在这些事情上矫情,另一只手还主动抱住唐秋山,闷着声说:    “那就有劳唐先生了。”    唐秋山扶着她的腰下楼。    吃饭的时候,唐晚发现餐桌上的菜肴几乎上都是补血的,她昨晚受伤流了很多血,她现在坐下都觉得有些头晕目眩。    她蹙着眉头动了动筷子,这些菜都是唐秋山平时不喜欢碰的。    唐秋山看了她一眼,给她夹了菜,催促她:“再不吃就凉了。”    她抿了抿唇,问他:“可是这些菜你都不爱吃,让厨房准备几样你爱吃的吧。”    唐秋山只是抬眸看了她一眼,然后说:“我没记错的话,这些也是你不喜欢的,想让厨房准备我喜欢的,到底是我吃还是你吃?”    唐晚:……    午饭后,唐晚坐在屋子外的长椅上,唐秋山去接电话。    秦恒拿着药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杯温水。    他坐在唐晚身边,将药递过去,“这是消炎的,赶紧吃了。”    唐晚迟疑的看着。    秦恒从小看着她长大,对她甚是了解,看着她蹙眉的样子就知道她不想吃,但还是说:“不吃药不行。”    她还小的那些年,偶尔感冒发烧,不肯吃药也不肯打针,唐先生不在的时候,他追着哄。    病着的小丫头,连他都追不上。    唐晚最终还是接过药,配着温水服了下去。    半山腰的雾气越来越浓,这一片白色过去,什么都看不清楚了。    唐晚放下水杯,目光轻轻的落在不远处的假山,那好看的眉眼都凝了湿气,清清冷冷的,头也不回的对秦恒说:    “我从来没那么怕过,就算是当年我和他被人围困在山脚下,我都不怕,可昨晚,我真的怕了。    那把刀要是刺在他身上,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直到现在,她还后怕着。    唐晚说的很轻,可是每个字都能让秦恒听清楚。    秦恒是医生,实事求是,再加上他的性子,枪林弹雨都经历过的人很少会参与这种假设性的话题,可唐晚的一句话却叫他动容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握了握手里的药盒子,说:“唐先生有能力自保,他敢涉险就有把握能带着你安全离开,你不相信他吗?”    唐晚摇摇头,红了眼眶。    “不是相不相信,而是这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