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95章 怕自己忍不住
    已经好几次了,唐晚发现不仅这间屋子,连度假山庄外面的灯光也比之前要暗了许多。    但灯光最暗的还是唐秋山住的屋子。    暗到连灯盏都形同虚设。    唐秋山抬眼朝着光源看了过去,的确很暗,对他来说却是最舒服的亮度。    他拉着唐晚在床边的沙发坐了下来,揉着她的手,薄薄的一层茧和他指腹的茧相互摩擦,仿佛那一层死皮都能相互感应,慢慢生热。    唐秋山的心软了下来,声音也柔和了。    “你喜欢的话就把大灯打开。”    他说的随意,就好像开着暗的灯只是无意的一个决定,无足轻重,可以任意改变。    唐晚看了看四周再看着外面的天色,摇摇头说:“反正都到睡觉时间了,等会儿就要熄灭,不用麻烦。”    以前唐秋山在唐庄的时候,屋里开的灯也不是很亮,但还不至于到这样的地步。    她心里总觉得有些异样,但又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    想到最后她就放弃了,却是要挣开手,说:    “既然小猫已经没事了,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还得回剧组工作。”    唐秋山不放开她的手,微微侧身按住她的肩膀,平静的眸子直看着她,只说了五个字。    “今晚睡在这。”    这人一旦决定,霸道至极。    入了秋的洛城到深夜凉意渐寒。    唐秋山体温偏冷,他的手搭在唐晚的腰上,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    唐晚却不觉得冷,只是一动也不动的闻着他身上累积经年留下来的淡淡的花梨木香气,人和香相伴,如影相随。    像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爱恋,连骨子里都透着宠爱。    这个样子像是回到了她十五岁之前。    那时候,她总是缠着唐秋山要睡他的屋。    可十五岁之后,他的床忽然换成了木板床,硌得她整夜睡不着,后来忍无可忍才回自己房间。    房间里很安静,只能听见半山腰的林子里那些不知名的鸟叫声。    唐晚睁着眼睛,入眼的就是唐秋山丝质的睡衣,而她身上穿的……    也是唐秋山的,只是领口宽大,她也不敢乱动。    过了一会儿听见那人呼吸平平,她才试探性的开口叫了他一声:    “睡了?”    “嗯。”    淡淡的鼻音。    唐晚抿了抿嘴,调整了一个姿势问他:“当年我在你房间睡,后来那张床为什么突然换成硬床?”    唐秋山想了一会儿,搭在她腰上的手轻轻揉了揉,唐晚怕痒,整个人绷不住缩成一团的躲进他怀里,唐秋山却更紧的抱着她。    追忆那些年,到底太伤情。    可人就在他怀里,再真实不过了。    他缓缓的舒气,下巴顶在她的头顶上轻轻蹭了蹭,映着外面清冷的月光,那双眸子透着淡淡的笑意。    “你那时候也不小了,我怕自己忍不住。”    唐晚不是没经历过人事的小姑娘,听着这话,耳根子都渐渐红了起来。    其实在十八岁生日的那一晚,她许了一个能成为唐秋山女人的愿望,只是那时候唐秋山惜她爱她,始终保留着最美好的她。    却在二十岁的时候……    有些事情已经没有纠葛的必要。    她的安静让唐秋山不由低头看了一眼,微微闪动的睫毛出卖了她的内心。    唐秋山抱着她的手渐渐上移,捧着她脸,将她的下巴抬起来,低着声音问她:    “恨我吗?”    恨吗……    唐晚不太记得当年那一晚身体的疼痛,只记得自己那颗爱她的心被生生的撕碎,直到现在她还能感受得到那时的疼痛。    太疼了,以至于刻骨铭心。    但最终她还是摇了摇头。    唐秋山慢慢低下头吻着她,细细绵长的吻着,厮磨着她的唇角,问她:    “我知道你看见别人家的孩子心里不舒坦,但只有我们,不好吗?孩子对我来说……不要也罢。”    很多事,她不懂。    唐晚听着他的话心底发寒,连身子都抖了起来,却还是硬撑着说:“嗯。”    身子相贴,这样真实的颤抖唐秋山不可能感受不到,他紧紧抱着她,亲吻着她的头发。    “晚晚,听话。”    听话,他只会叫她听话。    可唐晚什么事都会听他,唯独这件事情是她唯一的坚持。    她的另一只手也抱住了唐秋山的腰身,越抱越紧,将脸埋在他的胸前,最终在他怀里偷偷流泪。    唐秋山已经找到她了,他这样的人势必不会再放手。    可是唐唐……    曾是他拿着枪抵在她腹部,说孩子没有出现在这个世上的资格。    他容不下唐唐,而她发誓要护他周全。    而且,当年是秦恒帮她策划了那场假的手术现场,一旦被唐秋山知道实情,她的下场不要紧,秦恒绝对活不了。    这是关乎到多条性命的持久战。    所以,一切只能等唐唐的情况稳定后再做打算。    想到后面,唐晚的哭声就抑制不住,唐秋山紧紧抱着她,不知道她心中所想,却是再次低着头吻她,哄着她。    ……    顾辰风只带了十个人到城南码头。    靳南跟在后面,脑海里想着的都是上次来解救顾辰风和唐晚时看到的一幕,雷之行直接拿着短刀刺瞎那人的眼睛。    直到现在,回忆起那一幕他依然毛骨悚然,低着声音颤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