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93章 最大的罪人
    那两个字,支起了唐晚所有的坚强,又轰然倒塌,心碎到她再也绷不住。    “唐唐……”    原本在低头掰着手指数数的小男孩慢慢的抬眼看了过来。    无数次的等待无果和医生护士的安抚,让他早就习以为常这样的幻听。    以为这次又是和往常一样。    都是幻觉。    却在看见对面穿着一身蓝色衣服,戴着口罩,戴着帽子,全身只露出一双眼睛的人时,忽然站了起来。    即使只是一双眼睛,可是他分辨的清楚那道声音,他认出她了。    然而身子却因为站不稳摇晃了几下,颤巍巍的跌倒在床上,不知道是不是扯痛打点滴的手背,颤抖了几下又将手举了起来。    做着要人抱的姿势。    那分外明亮的眼睛早就氤氲了水汽,奶声奶气的声音却是低低的。    “……妈妈。”    唐晚差点就哭出声,她疾步跑过去,将他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    隔着特制的衣服,她触碰不到他身上的温度,只能听着他叫妈妈。    “唐唐……”    是妈妈不好,妈妈保护不了你,这一切都是妈妈的错。    唐晚紧紧抱着他,揽住他身子的手触碰到自己的手臂,像是能隔着衣服扯痛手臂的疤痕,这样的疼痛才能分担她的痛苦。    她是罪人。    拼上所有也要将他生下来,可却没有能力保护好他。    她才是这世上最大的罪人!    怀里小小的人动了动身子,抬手摸着她戴着手套的手。    不知道是不是母子连心,像是能感觉到她的疼痛,轻轻的说:“妈妈,不痛。”    唐唐免疫力低下,所有外界的触碰都有可能给他造成生命危险。    距离上次来看他已经是三个多月以前了,唐晚因为忍不住偷偷摘下口罩亲吻了唐唐的脸颊。    只是那轻轻的触碰,却像是致命的毒药。    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他就被送到急救室。    唐晚的自责,最后还是赵医生制止了她,并劝她去看心理医生。    那之后,唐唐要经历很长一段时间的恢复期,直到今天。    所以,就算是泪水也不能触碰到唐唐,唐晚极力忍着,眼泪却还是往下掉,她害怕影响到唐唐,所以微微躲开了一些。    可孩子小,什么都不懂,挂着点滴的手也不管,紧紧的抱着唐晚,蹭着她蓝色特制的衣服,忍着哭腔奶声奶气的撒娇。    “妈妈,唐唐想你。”    到底还是这么小的孩子,粘着妈妈的年纪。    唐晚的心软的一塌糊涂,可是她没办法,只能别开脸,哽咽的声音怎么都忍不住。    “唐唐乖,听医生叔叔和护士姐姐的话,等身体好了,妈妈就可以经常来看你了。”    孩子举起手,像是想要证明什么,如墨的眸子紧紧盯着唐晚,坚强的说:    “唐唐打点滴扎针的时候都不哭。”    那小小的手背上满目疮痍,他的血管细,针无处可扎,脚上,额头上到处都是细细的针孔,有些地方血管扎破了,一片淤青。    才四岁多的孩子啊……    唐晚情绪绷不住,猛地转过身抬手紧紧捂着嘴巴,然而哭声还是从指缝里溢出来。    脑海里全是那些针孔,一次性都扎进她的心。    唐唐看着背对着他的妈妈,又看了看手背,小小的他却十分懂事,将手藏在背后,另一只手拍着唐晚。    “不痛。”    他小,但知道大人心里苦。    很多事情他知道,也不说,只是安安静静的。    这点最像那个人。    唐晚终于转过身,几岁大的孩子到底忍不住,委屈的看着她。    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唐晚心碎的抱着他让他枕在自己的腿上,一只手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哄着他。    他身子不好,清醒不了太长的时间,趴在唐晚的腿上很快就睡着了。    有护士进来给他拔针头,他也只是微微蹙了一下眉头,而后动了动脑袋,朝着最向往的温度靠近。    唐晚看着却是红了眼眶,抬手轻轻的抚平他柔软的眉头。    护士小声提醒她:    “赵医生说了,你只能再陪唐唐半小时。”    这么快?    唐晚的心猛地沉了一下,问护士:    “时间能不能再延长一点?”    年轻的小护士见过唐晚几次面,只知道她是个很美的女人,有个生病的儿子在这里。    对他们所有人都十分有礼貌,这样的涵养看上去并不像是普通人。    她同情这位年轻的母亲,可有些事情不能更改,更何况唐唐的身体不允许。    她宽慰唐晚:“这都是为了唐唐好。”    唐晚眼睛红红的看着护士,什么都不如唐唐重要,最后还是妥协的点了点头。    门又被关上,安静的空间里只有一对相互依偎的母子。    唐晚戴着手套的手顺着唐唐的头发,头发像她,软软的。    三年前,唐唐才一岁多,突发疾病,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生命垂危。    在洛城她举目无亲,身上唯有秦恒当年给她的一张银行卡,可是她千方百计从叶城逃离,为的就是带着唐唐销声匿迹。    除非真到了最后一刻,否则她不会动用那笔钱。    那时候,她真的绝望了。    城南码头是所有洛城人的噩梦,却是她的开始,救唐唐的唯一出路。    那个雨夜,整个城市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