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91章 你到底有没有心
    靳南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唐晚刚起床。    电话里头,靳南说的急,唐晚听的糊涂,最后索性问了地址直接赶了过去。    金城湾娱乐城外,靳南站在太阳下焦急的来回踱步,额头的汗也不擦,嘴里碎碎念着。    顾先生给他下了最后的通牒,如果今天不把少爷带回家的话,他就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他一边伸着脖子朝外面的马路看,一边祈祷:“唐晚啊,这次可全都靠你了……”    就在他碎碎念的时候,一辆出租车从远处开了过来。    靳南跑过去率先付了车钱,然后狗腿的过去开车门,对唐晚说:    “你可算来了,我这条小命保住了!”    他做了一个滑稽的表情吓唬唐晚,就好像真的有人要他小命似的。    唐晚弯着身子下车,问他:“你在电话里说顾辰风这几天不回家,到底怎么了?”    两人一边走,靳南一边解释:“少爷他……就那天从医院离开后,他就到这里喝酒了。    包厢里谁都不让进,只有送酒的服务员才能进去,三天了,也不知道喝成什么样……”    靳南说着,越来越焦急,脸色都不好了。    从医院离开的那天……    唐晚跟着靳南往里面走,一颗心沉甸甸的,却没了着落点。    靳南还在继续说:“先生和夫人也没他办法,只是威胁我一定要将少爷带回家。    我就更没办法了,只能找你了,你就当看在少爷曾为了你出生入死的份上,救他一次吧。”    救他……    唐晚忽然停了下来,平静的眸子在灯光下微微闪动,她抿了一下唇,“我知道了。”    救人的方法有很多,像顾辰风这样油盐不进的人,却是难上加难。    到了包厢外,靳南看了看紧闭的门,提醒唐晚:“少爷现在脾气有些暴躁,你进去可得当心着点啊。”    唐晚看了看他,淡淡的说:“他脾气就没好过。”    靳南干笑道:“也是。”    包厢里光线昏暗充满了酒味,唐晚不适的蹙了一下眉头。    忽然,一个酒瓶子砸了过来,好在她身手敏捷,及时躲了过去。    “滚出去——”    瘫软在沙发上的顾辰风怒吼了一声,却在下一秒有人开了灯。    好几天不曾接触亮光的他皱着脸闭上眼睛,嘴里还在怒骂着:    “谁允许你开灯!找死啊!”    “找死的人是你才对!”    一道清丽的声音唤醒了他,他猛地睁开眼睛。    难以置信的看着声音的源头。    当看到站在门边的人时,倏然站了起来,脚步有些不稳,却还是很快的走了过去,按住她的肩膀,心慌慌道:    “怎么是你……有没砸中?是靳南叫你进来的对吧,我这就出去教训他!”    唐晚拉着他,“跟他什么关系,砸酒瓶的人又不是他。”    顾辰风三天不曾出去,下巴都冒出了好多胡茬,浑身酒味,原本以为是烂醉如泥的样子,可那张俊脸依旧耀眼夺目。    只是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因为酒精的缘故,红通通的。    往日里的多情公子好似专情如一。    顾辰风看着她不说话,有些无奈的转身回到沙发坐下,伸手就是拿过一瓶酒,不以为意的说:    “你来做什么?”    来……看他的笑话吗?    唐晚看着他自暴自弃的样子,走过去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酒瓶。    “顾辰风,你到底要闹怎样!你看看你自己,都成什么样了?”    顾辰风不看唐晚也不管那瓶酒,微微侧身,又重新拿了一瓶。    唐晚被他激怒了,摔掉手里的酒瓶后,扬手将桌上其他的酒都扫到地上,包厢里都是酒瓶碎裂的声音。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被她的行为怔住的顾辰风。    “你清醒一点!”    顾辰风终于抬眼看了过去,他慢慢的站起来,个子高大的他站在唐晚面前,却什么都不是。    他有些受挫,心里堵住的那一块无处宣泄,他只能紧绷着心,连呼吸都急促了。    “我怎么就不清醒了,你丫看我胡言乱语了吗?我就问你来这里做什么!”    唐晚顶着他骇人的气势,迎上他的目光,轻笑了一下。    “如果不是靳南说你在这里喝了三天的酒,你以为我会来吗?你出了事,我就是间接的凶手!    顾辰风,你寻死觅活也不要拉着我当垫背!”    好啊……    这就是他喜欢的人,字字句句带着刀。    他突然上前一步,掐着唐晚的下颌,俊脸俯凑而下,那近在咫尺的酒气让唐晚蹙了一下眉头,挣扎不开,被他按倒在沙发上。    “你疯了,放开我!”    顾辰风确实是疯了,才会这样的难受,他紧紧按着唐晚,炙热的酒气喷拂在她纤细的颈项,那一侧是他魂牵梦绕的红唇。    直到这个时候,他还是不敢触碰。    不知道是因为酒精的缘故还是因为其他,他的声音都颤抖了。    “唐晚,你到底有没有心!”    唐晚看着他猩红的眼睛渐渐变得有些不同,她的心沉了一下,躲开他的视线,清冷的说:    “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吗?”    她说过,自己没有心,而顾辰风真的以为,自己能将她的心捂热,可是他没办法了。    唐晚根本就不给他机会。    顾辰风紧紧盯着她的侧脸,在唐晚看不到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