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79章 成为真正的母亲
    房间里没有开灯,所有的光线都来自外面的月色和路灯隐约的亮光。    唐秋山有些模糊的轮廓恍恍惚惚的像是影子一样,唐晚胆战心惊的盯着他,摇着头抗议道:    “不要——”    唐晚的身手可以对付外面的人,可那都是唐秋山教的,所有的动作他都能轻易化解。    她的身子被他紧紧的按在床上,衬衣只滑落到腰际,像是束缚着她的枷锁,双手根本无法从袖子里挣出来。    挣扎的双腿也被他压着。    那一寸寸移动的冰凉手指让她战栗不已,身子又像是着了魔一样慢慢的热了起来,她越是反抗,那种异样的感觉就越清晰。    慢慢的,连呼吸都变得滚烫,唐晚一点一点艰难的呼吸,像是失了水的鱼。    她扑腾着终于将手从袖子里挣了出来。    用尽所有力气按住那只在她腰际流连的手,唐秋山抬眼凝视着她,看着她眼底近乎乞求的目光,他轻轻的笑了。    “不让你长长教训,你是不会听话的。”    那手指轻轻一勾,将最后的一层束缚解开。    唐晚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紧紧咬着唇瓣,生怕自己发出什么让自己羞愧的声音,直到那冰凉的指尖一路向下——    她声音带着哭腔抗拒:“唐秋山……你放开……唔……”    唐秋山抓住她不安分的手,在身子沉下去的同一时间封住了她所有疼痛的呼声。    夜色越来越深,整个山庄都笼在一片淡淡的薄雾之中,那看不清轮廓的建筑连同人脸也模糊了,万籁俱寂的山腰,只有不知名的鸟叫声。    唐晚的头一直被顶到床头,她挣扎着要跑开却被那人更狠的按在身下。    她依然死咬着唇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唇都咬破了也不放开。    获得自由的手也没了力气反抗,摇摇晃晃都不能让她失去意识。    唐秋山强硬的撬开她的唇齿,即使到了这个时刻,他的气息还是冰冷的,他像是命令她说:    “别咬自己!”    她终究忍受不住,哑着声音:    “够了……唐秋山,你还想折腾我到什么时候……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五年前是这样,嗯……现在也是这样……”    五年前……    唐秋山半眯着眼睛,看着在他身下辗转承欢的唐晚。    早在五年前就从女孩成为了女人。    她什么都不懂就被他强行侵入,那时候他是真恨,连杀意都起了,然而再多的仇恨都敌不过那十年的相伴。    那些有她相伴的日子,才是他过去三十五年里最真实的生活。    难以磨灭的记忆,深刻到午夜梦回他都不想放手。    他始终放不下的,是他的晚晚。    他身下的动作放轻了一些,揉着她的身子将她抱起来搂在怀里,亲吻着她红肿的眼睛。    唐晚撇开脸要躲开,唐秋山却不让,硬是从她的耳朵一直吻着,再吻到她的唇角,在她耳边蛊惑着说:    “晚晚,你的身子告诉我,你是喜欢的,嗯?”    唐晚为自己的反应羞愧不已,恼羞成怒的一口咬着那人的唇,怎么都不放开。    血腥在两人的唇腔晕开,唐秋山却不痛,轻轻笑了一下。    月色愈发清晰,从落地窗洒了进来,映出墙上两道纠缠不清的影子。    直到唐晚哑着声音哭出来,唐秋山也不放开,所有的时间加起来都不够。    他恨自己,太晚了。    ……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唐晚缓缓掀开眼帘,只觉得眼睛肿的难受,睁了好一会儿才睁开。    腰间搭着的一只手让她回过神,想起了昨晚发生的荒唐的一切。    她低头看了一眼狼狈的身子,只是黏腻不再,整个人除了酸痛之外,再没有其他不适的感觉。    想也不用想,是唐秋山给她清理过了。    房间里狼藉一片,乱七八糟的衣服,掉在地上的时钟,枕头,还有毯子……    昨夜她被折腾得最后撑不住晕了过去,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停下的?    他的鼻息还落在她的额头上,冰冰凉凉的。    她的眸色暗了暗,小心翼翼的将那只手拿开,在确定没有惊醒他才裹着被子坐了起来。    从窗帘的缝隙看出去,外面的天色还有淡淡的蓝,应该还是很早。她转眼看着还在沉睡的男人,不知在想些什么,就这么一直看着他。    这一刻,唐晚多想留下,但是她不能。    她起身捡起地上的衣服,衬衣是已经不能穿了。    蹑手蹑脚的去了衣帽间,取了一件唐秋山的白衬衫套上,在尾部打了个结,袖子挽了一小段到手腕处。    拿好自己的东西,她在开门离去之前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人安安静静的睡着,一动也没动。    她淡淡的吐了一口气,隐去眼底的苦涩,很快就收回了视线。    然而,就在她关上门的那一刻,原本沉睡的男人睁开了眼睛,他慢慢的坐起来,望着门的平淡眸子不动分毫。    就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样。    木屋外没有人把守,昨晚那些人都被江由叫走了,在远一些的地方站着。    清晨的薄雾有些凉意,唐晚轻抚了几下胳膊呵着气一直朝着山庄的大门走。    路上的沙石在脚下嘎吱作响,不知道惊醒了多少人。    唐晚走得快,在快到大门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    天还没亮江由就带着人守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