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76章 都是我的错
    唐晚回到小区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了。    今晚颜如欢的夜戏拍的比较顺利,收工后就不必在剧组将就着睡。    最近小区比以前安静了不少,开始的几天唐晚以为只是巧合,想着那些人或许睡得早。    但是这安静的气氛持续了半个月,就太诡异了。    唐晚不知道,这是唐家的人在半个月前挨家挨户警告过去的结果。    所有人都不知道那些穿着整齐的西装的人到底是谁,但他们威胁的话却叫他们不敢不听。    因为那些人身上带着枪,谁都不敢当出头鸟,得罪了大人物事小,丢了小命就事大了。    洛城的白天还是热得耀眼,到了夜晚尤其是安静下来的深夜,风就开始凉了,淡淡的一点一点附着在皮肤上,渐渐起了起皮疙瘩。    唐晚拉了拉背包加快了脚步,却在自家楼下看到一辆黑漆漆的轿车。    是……    唐晚的心紧了一下,抓着背包肩带的手慢慢收紧。    他怎么来了?    然而,车窗摇下来,里面的人不是唐秋山,却是秦恒。    唐晚愣在原地,只听秦恒磁性低沉的嗓音说了两个字:    “上车。”    秦恒的出现出乎唐晚的意料,然而好像又是那么的合情合理。    她第一反应想到的是唐秋山,猛地拉开车门,急着就问他:    “是不是他……”    秦恒摇摇头,对她做了一个上车的手势,“他已经没事了,我来是专程找你。”    唐晚暗暗舒了一口气,然而听到秦恒是专门来找她的,她抓着背带的手更紧了,不过还是配合的上车坐在副驾驶座上。    秦恒的目光随意的落在方向盘上,异常修长的手指毫无节奏的在方向盘上轻轻敲击。    他不说话,唐晚坐了一会儿,转过头去打量了他几眼。    昨晚匆匆忙忙来不及说两句话,也没仔细看看他,这么近一看,容颜倒是和五年前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    以前他总是喜欢关在实验室里,非得弄出爆炸才肯从里面出来,头发经常忘了剪,最长的一次都盖住耳朵了。    还是她看不下去,亲自操刀给剪的,顺便讹了他一笔钱。    现在留着一头短短的头发,和昨晚的不太一样,应该是刚刚修理的,三十几岁的年纪,看上去比以前有魅力多了。    而且听说他曾祖母是外籍,所以五官于中国人而言偏立体了些,身量高挑脾气古怪,足够迷倒唐庄一大片的女佣人。    尤其是茶色的瞳仁,总有一种吸引人的魔力。    唐晚还在唐庄的那几年,经常看见女佣人闲着没事去找他看病,什么稀奇古怪的病症都有,根本就控制不住她们的想象力。    秦恒知道她在看自己,收了心思,也不看她,终究还是有些不忍心的问道:    “这几年,好不好?”    唐晚像是没料到他开口问的居然是这个,愣了一下抿着唇摇了摇头,整个人很平静,“还好。”    然而,秦恒还是当年的秦恒,再加上昨晚发生的一切,他都还历历在目。    他将车窗摇了下来,像是透不过气一样急促的呼吸,终于转身盯着唐晚,颇有耐心的问她:    “你实话告诉我,当年你跑去哪了?”    唐晚垂放在另一侧的手慢慢收了起来,转眼看着秦恒,这人和五年前比脾气收敛了不少。    只是那潜藏在眼底的冰冷还是和当年一样。    但她知道,他不会伤她。    她的眼神黯淡了下来,平静的说:    “我已经连累了你一次,所以不能再连累你第二次。我跑走,就是不想让他们查到你身上。”    秦恒突然有些烦躁,他又点了一支烟,看了看那人,最终还是没抽,捏在手里看着忽明忽灭的星火。    那点点细细的光倒映在他的眼底,折射出来的光复杂而迷茫。    “那后来呢……孩子呢?”    孩子……    唐晚平静的眸子颤了颤,那寒意顿时席卷而来,心都快被冻僵了,她颤抖着声音回忆着过去:    “我从叶城逃离,在来洛城的半路下了火车,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没有人认识我,我安然生下孩子,    可是……”    唐晚的哽咽让秦恒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紧紧的收了起来,像是意识到什么,想要开口说些安慰的话,可到嘴边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说。    唐晚心口疼的厉害,只能慢慢的深呼吸,她接着说:    “孩子三年前生了重病,医生说是免疫力缺陷的疾病,治不好,总共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    她不敢继续往下说,抬着手就去擦眼泪。她慢慢的转过头看着车窗外黑漆漆的夜。    像极了三年前那场雨夜的黑,一望无际,毫无希望的黑。    秦恒靠在车窗猛地抽了一口烟,将烟头丢了出去,低低爆了一声粗口。    两个人保持着沉默,谁也没有打破。秦恒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    “安慰的话我不会说,但是孩子既然走了,你就得面对,以后不要再伤害自己了,知道吗?”    昨晚江由去拿外伤药的时候,唐晚坐在椅子上胡言乱语,说自己罪孽深重,对不起孩子。    其他人或许只当她为当年保不住孩子而自责,但只有秦恒知道,事情一定另有隐情,只是没想到……    还是一样的结果。    唐晚转过头来,双眼通红,痛心疾首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