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74章 没了唐先生不行
    唐晚出房间的时候,江由正在外面侯着。    唐晚瞧着他眼眶微微红着,也没说什么,只是抬手拍了拍他的手臂。    再铮铮铁骨的汉子都过不了生老病死这道坎,唐先生病倒对江由来说无疑不是巨大的打击,好在秦大夫说不是什么大事。    唐晚见过他动容是在他妻子快要临盆,出了些状况,那时候他多急,急得都快哭了。    一个身高近一米九的汉子手足无措,孩子生出来的那一刻当场嚎啕大哭,而后又是哭笑不得的抱着孩子给她的妻子看。    一家三口抱在一起哭,后面还是护士说产妇不宜情绪过分激动,他才收了眼泪。    那也是唐晚唯一一次看见他哭,才知道原来一个男人也能那样哭。    她曾经听江由说过心里话,这世上,他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妻子和唐先生。    那时候她逗他,硬是要他将两个人分出先后。    她还想着捉弄他,看着他为难的样子,岂料他连想都不用想,毫不犹豫的说是唐先生。    直到现在她都记得江由说出那个选择的时候眼里的坚定,没有丝毫的谄媚和虚假。    只是唐晚一直不明白,现在她还是不明白。    “小姐,车子已经备好了。”    江由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她点了点头,抬眼就看见对面墙上挂着的摆钟。    原来已经快十点了。    唐晚走到楼梯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她的心一阵阵的收紧,最终还是朝着楼下走去。    她跟在江由身后,秦恒正坐在屋子外面的凉亭里,手里捏着一根烟,而脚边还丢了好几个烟头,不知道在烦躁什么。    秦恒还是和当年一样,不管到哪里都喜欢穿着白大褂,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医生。    凉亭背靠着一处假山,黑漆漆的假山像是没入黑暗之中,层层重叠的黑暗映衬得白大褂颜色发亮。    那人深邃的五官也更立体了。    两人只是相视一眼,唐晚点了点头后就跟着江由出去了。    秦恒看着那背影,茶色的瞳仁微微缩了一下。    随后他站起身来回走了两圈,又点了一支烟。    只是这支烟没抽,一直捏在手上。    若有所思的低头看着明明灭灭的火光,轻轻叹了声气。    ……    秦恒端着药推开房门,房间里很清静,只有那个靠在床头脸色不好的男人。    唐秋山原本只是闭着眼睛休息,听见有人进来才睁开眼睛,伴随而来的是一股浓浓的中药味。    他不禁轻轻蹙了一下眉头。    秦恒将药碗端了过去,放在床头柜上,指了指山庄大门的方向,挑着声音问道:    “就这么放她走了?”    唐秋山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假思索的应道:“嗯。”    秦恒做在旁边的胡凳上,规规矩矩的坐着,却又有些好笑的说:    “你特地从叶城过来找人,好不容易找着了人了,就这么轻易的放她走?唐先生,您是真觉得自己身体很好是吧?”    这几年他和唐秋山的关系也算是好,不过也只是比一般人敢说些话随意了一些罢了。    也在于那人久居高位,又清冷惯了,待人也是不温不凉的。    但他是唐先生,是唐庄的主人,没有人敢逾越这一层关系。    这世上除了那个丫头,就没有人能让他的情绪大起大落了。    唐秋山转头看着那碗深棕色的药,如墨的眸子愈发的幽暗深邃,语气却很轻,有气无力。    “秦大夫过奖了。”    秦恒看着这人不要命的样子就来气,偏偏他又不敢怎么样他。    看着他不好的脸色,他无奈的说:    “行了行了,你爱折腾就折腾吧,反正最后还得我出马!”    他坐在凳子上陪了一会儿,得看着唐先生把药喝下去才行。    前段时间,要他陪同着一起来,只是他正在研制新药,一时半会儿抽不开身,叫了几个信得过的医生跟着,生怕他出了一点差错。    那么大的一个唐家,没有唐先生不行。    这个实验对他来说很重要,直到实验失败又爆炸了之后,他才赶过来。    没想到,今天才刚到,就遇见了这样的事情。    他抬手顺了顺因为实验爆炸而伤到的头发,想着这几天得去修理修理了。    突然又想起那个丫头小时候拿着剪刀逼他剪头发,实则是贪玩找他练手,顺便讹了他一笔钱。    他笑着,又想到她手臂上的那些疤痕,有些不忍。    他的神色徒然变得有些凝重,抬眼就问唐秋山:    “今晚的事情我都听江由说了,你放床下的枪怎么没有一发子弹,你就不怕事出突然?”    唐秋山每次出门,明里暗里都要带不少的人,这人不喜欢讲究排场,但这些都是为了人生安全。    手里掌握的越多的人,安全系数就越低。    他的卧室藏枪的事情,在唐庄知道的人总共不到五个,唐晚会记得,他一点也不意外。    唐秋山调整了坐姿,直视着秦恒,隔了好一会儿才说:    “我最了解她,她聪明心思又多,肯回来这里一定不会安分,她能想到的,我只能比她早想一步。    她性子倔,逼急了什么都敢做。”    只是她那一枪最终打偏了,他知道她不可能握不紧枪,也知道她不是害怕,究竟为什么可能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秦恒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