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73章 手臂上狰狞的疤痕
    那人的脸色平静的可怕。    唐秋山冰冷无情的话让所有人都不敢乱动,提心吊胆的看着那人苍白毫无血色的脸。    唐晚握着枪的手在颤抖,她控制不住,以为自己足够勇敢。    她一点点的曲起手指,抵在太阳穴的枪头冰冷坚硬,都唤不回她的理智。    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提醒她,开枪吧……    反正她也是罪人。    江由眼睛都红了,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唐先生异常平静的侧脸将他所有的话都逼了回去。    他攥紧拳头,一口气憋在嗓子眼上。    最后一刻,生死边缘的分毫之间,唐晚释然的闭上了双眼。    在他面前……也好。    可是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握着枪的手剧烈的颤抖了一下,枪口偏移。    “啪嗒——”    然而只是一道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    除此之外,只剩那人绝望的目光。    怎么会这样……    唐晚泪眼模糊的盯着手里的枪,手在不停的颤抖,枪口摇晃着,像是错觉,可她知道不是。    身子瞬间失去了重心跌坐在地上,浑身冷冰冰的僵硬着,那把枪也滑落了。    是唐秋山……    她绝望的抬头看他,对上他平淡如水的目光,终于笑了出来,笑的凄厉悲伤。    唐秋山睨了她一眼,一步步的走过去,垂眸看着她失去血色的脸,声音如冰。    “我敢把你放在这里,就做足了充分的准备……晚晚,你算不过我!”    江由差点一口气背过去,然而还是心惊肉跳的看着地上那人哭红的双眼。    “所有人都离开!”    唐秋山的一声令下,所有人都撤退了,就连江由也不能留下。    他离开屋子之后,才看到不远处的那间小木屋还亮着灯。    颜如欢坐在那张躺椅旁边一动也不动,耳边是湖里的鱼儿跳跃的声音,叮咚的声音格外好听。    她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只等着那人可能会回来。    “颜小姐。”    听到声音的她猛地回头看向门口,可来人却是江由。    她失落的敛了一下眸,有些委屈的问:“唐先生呢?”    江由走进去,站在她面前,语调没什么起伏,平平淡淡的说:    “唐先生已经休息了,颜小姐请回吧。”    颜如欢的目光闪烁,终究在江由冷漠的目光下离开了小木屋。    只是她走出去的时候,下意识的抬眼望向唐秋山住的屋子。    今晚没有月色,衬得落地窗里面的灯光分外明亮。    她的目光顿了一下。    一道模糊的人影在窗帘之后,高大的影子应该是唐先生的。    可是……    落地窗前放了一张餐桌,桌腿在空间里交错开的空隙,她看到了一个人跌坐在地上,只是那张脸被桌子挡住了。    那是谁?    她朝前探了一步,却被江由喝住:    “颜小姐,请吧!”    突然被打断的震惊令颜如欢的脸色徒然苍白,她哆嗦了一下,缩回了脚。    抬眼望着江由冷漠着的一张脸,只好点点头,跟着他往山庄门口走。    跟在江由身后的人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跌坐在地上的人一动不动。    虽然看不清那张脸,但是一眼就能认出,那是女人!    ……    唐晚浑身冰冷的跌坐在地上,看着男人慢慢蹲下来的身子,那近在咫尺的寒冷让她不由颤抖了一下。    下颌被人猛地捏上,唐晚被迫抬头望向那人。    模糊双眼的泪水突然就落了下来。    男人目光幽深的盯着她,另一只手按着她的肩膀,“怕吗?”    唐晚摇头不回答,那捏着下颌的手更紧了,直逼得她看他。    唐秋山猛地将她身子提了过来,两人的脸几乎都快贴在一起,那冰冰凉凉的气息就在唐晚的耳边。    “把你留在这里好几个小时你都能不动声色,你从十五岁就这样,受不得任何女人接近我。    看到颜如欢来了,你就受不住要和我闹是吗?”    唐晚还是不回答,伸手就要将人推开,她用尽所有力气去推他,可是他越抱越紧,将她的身子紧紧勒在胸前。    眼底像是在酝酿着狂风暴雨,在她耳边发了狠的问她:    “唐晚!刚刚那一枪,你怎么敢开下去!你怎么敢!”    唐晚的声音都堵在咽喉,和她一口气堵在那里,怎么都发不出声。    却觉得抱着她的人身子越来越沉,她惊得扶着他,却看到他苍白的脸色,和闭上的双眼。    唐晚发了疯的叫人,最先冲上来的人是——    秦恒!    什么都来不及说,秦恒和后面冲上来的江由将人送进房间。    紧闭的房门外,唐晚望着门发呆,江由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静静的陪着她。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走……    突然,那跌在地上的人猛地站了起来,江由还来不及看清她的动作,她就跑了餐桌旁,那个柜子里有很多餐具。    没有刀……    唐晚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她拼命的翻找,找到了一把叉子。    脑海里一直有道声音在提醒她,她是罪人,她背负了两代人的罪孽,她罪无可恕!    叉子划开手臂的衬衣连同血肉都模糊了。    只是那猩红之下早就布满了扭曲了疤痕。    “小姐,放下!”    江由拉着她的手,却听她摇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