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71章 唐先生的心病
    唐晚说这话的时候,那人目光不动分毫,他就直直的望着她,不言语,也不动怒。    越是被他这样看着,唐晚就越掩饰不了内心的慌张。    她没忘,自己从来就不是他的对手。    屋子里很安静,都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声。    终于,那人开口了,两眼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冷血无情?”    这是唐秋山活了这么多年,最悲哀的一件事情。    他从小养到大的丫头,真是字字诛心啊。    唐晚听着他似是自嘲的说了四个字,心都凉了半截,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质问他,然而说出来的声音都哽咽了。    “唐秋山,当年你怎么能……怎么能那么狠心!”    唐秋山看着那双渐渐泛红的眼睛,垂在身侧的手慢慢的握了起来。    他靠近一步,垂眸睨着她,一字一字的说,看着她的脸逐步失去血色……    “我狠心,也比不过你们许家!”    许家……    唐晚脸色煞白的后退了一步。    她的身子没有支撑点,虚虚晃晃的站在唐秋山面前,泛红的眼眶终于留不住汹涌而出的泪水。    唐晚没忘,她永远都忘不了自己的父亲是害死唐秋山父母的真凶。    这么多年,她在愧疚和仇恨之间游荡,几近奔溃。    也是她午夜梦回最不敢面对的事情。    可是她的孩子呢?    她颤抖着身子,仰头深吸了一口气,紧紧的皱着眉心,痛心疾首的质问他:    “许家是对不起唐家,你可以用我的命偿还,可那还是一个还未成型的孩子,是你的亲骨肉,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    唐秋山,你就是个魔鬼!”    她终究是崩溃了,站在原地歇斯底里,颤抖的双手一阵阵的疼,抽筋一般的疼。    却在抬眼的时候对上那人渐渐眯起来的眸子,背着光,她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    但是她清楚,唐秋山平时看人的目光都是平淡的,只有在他起了杀意的时候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她往后退了一步,唐秋山就往前进了一步,一直到她的背靠在墙上,再无路可退。    唐秋山向前走了一步,两人的身体紧挨着。    唐秋山身体不好,所以屋子里没有开冷气。    可是就算这么近的距离,唐晚还是感觉不到一丝燥热,却觉得丝丝凉意从那人的身上渡了过来。    唐秋山猛地扣着她的双肩将她按在墙上,微微低着头,唇齿几乎要咬着她,在她唇边残忍的说:    “你的命?你的命是我的,由不得你来做决定!我不允许你生下那个孩子,他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呵……    唐晚哭着哭着就笑了,这就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啊。    说他,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她挣扎不开,双肩被按得生疼,可不及她唇角那人冰凉的气息,像是刀子割在她身上。    她笑的凄凉,心口都在颤抖。    那一颗颗滚烫的泪珠落在唐秋山的唇角,炙热的温度令他的唇不由轻颤了一下。    他半眯着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一路吻上去,含着哭肿的眼睛。    压着的人在反抗,他狠猛的按着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一字字轻声却没有温度的说:    “反正你和我注定是要下地狱的人,带着孩子做什么?”    唐晚的心都快被人撕裂了,疼得她紧紧闭上双眼,她浑身止不住颤抖,撇开头问他:    “唐秋山,你的心就不会痛吗?”    唐秋山猛地抓住她的手按在心口处,平稳有力的心跳,一下又一下击打唐晚的掌心。    他说的狠心而又绝情。    “你挖了它,我都不会觉得痛。”    他的心病,早就不知道痛是什么感觉了。    “晚晚……”    他叫她,像是那年在书房里清清冷冷的叫她一样,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什么都不曾改变过。    可是下一秒,他的宣布让唐晚的心都沉到了谷底。    “姓顾的小子,我暂且饶他。你听好了,这一辈子,除非我让,否则到死你都是我的人!”    唐秋山下楼后很久很久,唐晚才跌坐在地上,其实她的身子早就麻痹到没有知觉了。    泪水都流干了,耳边是那人离开前最后的那句话。    她其实很怕听到那个字,可是她到底在怕什么呢?    她瘫坐在地上,两眼无神的望着对面墙上的一面镜子。    一面镜子,两道人影,却是一动也不动。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有人上楼。    楼上黑漆漆的一片,江由看见那人坐在落地窗前,今晚没有月光,黑黑的人影一动也不动。    他伸手开了灯。    水晶吊灯亮了起来,那人却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江由对身后的人做了一个手势。    一碟碟精致的菜肴摆在桌上,那人依然没有回头看一眼。    江由让那些人先退下,而后脚步轻轻的走了过去。    在她身边压低了声音说:    “小姐,唐先生这次来,将后厨的师傅也带来了,老师傅听说是给你做的晚饭,都是做了你最爱吃的菜。    你的口味,他们都记得,谁也没忘。”    这话说的,像是在提醒着她什么。    唐晚听着心烦,可也许是饥肠辘辘了,她闻着菜香,过了一会儿终于转过身来。    看着桌上的菜肴,每一样都很精致,每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