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67章 活下去的信念
    宋欣进入船舱的时候,雷之行正在抽烟。    缭绕的烟雾后面,那双冷冰冰的蛇眼紧紧的盯着矮几上的那个精致的木盒。    那犀利的目光好似要将木盒看穿了一样,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直到听到窸窸窣窣的开门声,他才回过神来。    转眼盯着面前媚态横生的女人,阴测测的笑着。    那是两年前他去泰国时得到的女人。    那时候她多可怜啊,在贫民窟一样的地方,衣衫褴褛,每晚都要被不同的男人玩弄。    可是她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    再晦暗的地方也掩藏不住她妖艳的容颜和火辣的身材。    更重要的是在无数绝望或是堕落的眼睛里,她的那双眼睛充满了恨意。    仇恨和怨念让她整个人看上去像是恶灵。    与众不同。    他从来就不知道一个人的恨能深刻到这样的地步,就算不用言语,只用一个眼神就能看明白。    在他的眼里,没有人敢对他产生恨意,那种眼神对他来说陌生又有趣的。    只是,他不知道她到底在恨谁,是恨那些男人还是恨自己的命运。    他只知道,她很聪明,费尽心思爬上他的床。    他知道她想得到救赎,离开那个鬼地方。    不得不承认,她的功夫很好,而且还能读懂人的心思,比城南码头的那些女人强多了。    他喜欢将这样聪明的人留在身边,所以就将她带了回来。    没人能从他的床上安然无恙的离开,而宋欣是绝对的例外。    他掐灭了烟,伸手就揽过那人如水蛇般的腰,隔着细滑的丝绸,轻轻按捏,挑着声音问:    “怎么现在才来?”    宋欣被雷之行手上的力道带了过去,跌坐在他的大腿上。    男人虽然纤瘦,却是力大无比。    她慢慢的勾起红唇,双手搭在那人的肩膀上,她知道这男人敏感的点,附在他耳边轻轻呵气……    “三爷是想我了吗?”    男人但笑不语。    腰臀被人不轻不重的掐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雷之行低低的嗯了一声,那不温不凉的鼻息落在她胸口镂空的地方,酥酥痒痒。    红唇凝着冷笑,却是佯装不乐意的说:    “可我刚刚来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女人刚从这里离开。三爷开过荤了,又怎么会想我呢?”    女人……    雷之行眯了眯眼,按在腰臀上的力道蓦地加重了几分,他抬眼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双媚眼,似是警告的说了一句。    “她和你们不同。”    宋欣对付那些女人的事情,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因为那些女人对他来说几乎是一次性的,宋欣想怎么折腾她们,都是她的自由。    唯独那个人,不行。    宋欣的眼神晃了晃,一脸不满的看着他,食指轻轻的在他胸口划过,不以为意的说:    “不过是个女人而已,能有什么不同,还不是照样被人压吗?”    下颌被人猛地扣上,她吃痛的惊呼了一声,惊愕的对上雷之行那双冷冰冰的眼睛,却听那人阴测测的笑道:    “怎么,吃醋了?”    她扭着腰肢调整坐姿,勾着媚眼直直的望进男人的眼底。    这男人的欲望比很多人都强烈,甚至到变态的地步,只是别人欲望如火,他却是冷若冰霜。    眼神越冷就说明,征服的欲望就越强烈。    此刻,男人的眼底像是蒙上了一层寒霜。    她收了笑容,微微抬起下巴,红唇若有似无的触碰着男人的唇角,试探的问他:    “如果我说吃醋了呢……我要是将她和那些女人一样废了,三爷你……啊——”    可是雷之行根本就不给她说完的机会,细长的手指顺着旗袍向上,冰冷的眸子却是冷冰冰的盯着女人的眼睛。    一个翻身,将女人按在沙发上。    女人媚眼如丝,旗袍上的盘扣也被扯开了。    雷之行盯着身下的女人,眼底愈发的冰冷。    他一边欣赏着女人动情的样子,一边慢慢的撕扯旗袍。    女人的嘤咛声和布帛撕裂的声音在昏暗的包厢里此起彼伏。    粗粝的手掌从腰际一路向上攀沿,男人目光如冰,可是掌心却是温热的,若即若离的触碰让宋欣浑身燥热难耐。    她不自然的扭动着身子,却让男人的力道愈发的狠了。    “唔——”    宋欣不禁闷哼一声。    迷离的双眼慢慢睁开,对上雷之行冰冷的蛇眼。    这个可怕的男人。    她微微喘气抬手勾住他的脖子主动配合他。    雷之行似乎对她的表现很满意,低低的笑着,折腾得身下的人软成一滩水。    宋欣被折腾得情难自控,松开咬着的唇就要去亲吻男人的嘴角,却被他轻巧的躲开了。    那地方,他从来就不允许别人触碰。    男人惩罚似的用了力,低低笑着:    “听话,不该碰的地方别碰,其他的我都会满足你,嗯?”    说着,他揉着她的腰,身子重重的沉了下去。    女人控住不住的嘤咛声让守在船舱外的人都快把持不住,雷之行却听着她的声音皱起了眉头。    他转眼看着矮几上那个精致的木盒,听着叫声越来越刺耳。    雷之行的表情有些烦躁,温热的手掌将那些声音都堵了回去。    “唔……唔……”    宋欣瞪大双眼反抗的摇头,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