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66章 你和唐家是什么关系
    唐晚的脚步顿了一下,慢慢的转过身去。    却不知雷之行何时悄无声息的站在她身后,只差一个拳头的距离两个人就贴上了。    雷之行个子很高,唐晚的视线就落在他的胸口,那黑色长衫的纹路清晰可见。    那冷冰冰的如同蛇吐信时候带出来的气息,让人一阵阵的胆寒。    雷之行是个危险的人,平常却是隐藏锋芒,这时候突然爆发出来的危险信息——    像是蛇要捕捉猎物时发出的信号!    唐晚怔了一下,握紧拳头后退了两步,站定后才开口问:    “雷三爷还有什么事吗?”    男人盯着她轻颤的睫毛,阴测测的笑着。    刚刚……    似乎有点露怯了。    有意思。    雷之行轻轻笑着,拍了拍手,很明显是给包厢外的人一个信号。然而两眼却是一直盯着唐晚,不急不缓的说:    “不过是想送你一个礼物而已,认识三年了,连一个礼物都没送过给你,也有点说不过去了。”    送礼物?    唐晚摇着头,很明显的拒绝的意思。    “我和雷三爷只是债主与欠债人的关系,还谈不上送礼物的交情,雷三爷的礼物,唐晚不敢要。”    雷之行的嘴角凝着的笑意更深了,他朝前走了一步,与唐晚更近了一些,挑着声音说:    “一件礼物而已,没有什么敢不敢收,我送的礼物,还从来没有人拒绝过。”    他的话音刚落,包厢的门就被人从外面开了进来。    一个精致的盒子落在雷之行的手上,他打开木盒,从里面取出了一个东西,拉过唐晚的手,强行塞入她的掌心中。    唐晚还没打开掌心就能感觉到那东西触手温润的质感。    是玉!    从前,她总喜欢在唐秋山的书房玩,唐秋山收藏了很多宝贝,其中不乏名贵的玉石。    她闭着眼睛都能摸出那些玉的品种。    她张开手掌,垂眸看了一眼。    躺在掌心的玉石漆黑如墨,上面的纹理细致,在灯光下流淌着黑碧相间的色泽,手感温润,是一块和田墨玉。    不过,在墨玉里算不得最高级的。    只是玉石被雕刻成双鱼的样式,倒是少见,也算得上是珍品了。    雷之行为什么突然要送她礼物?    此刻她的脑海里只留下一句话。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像他这样身份的人,献殷勤,既非奸也非盗。    至于为什么,她捉摸不透。    她将双鱼玉石放回到盒子里,又往回推了一下,说:    “多谢雷三爷,这礼物,我不能收。”    雷之行收敛了笑意,刚刚唐晚的表现他全看在眼里了。    这玉石的品种虽然算不上是上乘,可是见过的人却不多。    识货与不识货一眼就能看出来,唐晚的表现足以证明,她是识货的。    识物却不惜物,这……可不行。    “呵……唐晚啊唐晚,你胆子真的很大。在这城南码头,从来就没有人敢忤逆我的意思,你是第一个。    可是这个礼物,你必须收下!”    雷之行的声音阴阴柔柔的,听着让人头皮发麻。    唐晚却是没有伸手接过东西,转身就要走。    然而却在她转身之际,抬眼就看见那个送木盒进来的人。    她的眼神惊愕的顿了一下,脚步不禁后退了两下,心底泛着寒意。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唐晚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形容。    面目全非,不是。    狰狞凶恶,也不是。    只是那张脸上布了很多疤痕,疤痕还很新,新长出来的肉透着粉色,还有一些结着痂未脱落,流着血。    大大小小的疤痕乱七八糟的缠绕在一起,血肉模糊,近距离的注视下,让唐晚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而且……    左边的眼睛紧闭着,贴合处皱巴巴的一团往里缩,很明显是眼睛受过重创——    没了眼珠!    雷之行似乎很满意唐晚的表现,低低的笑着。    问她:    “你还记得他么?”    唐晚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从何说起的记得?    只是她忍着胃里的翻江倒海,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人站在面前一动不动,雷之行走过去,像是面对一个人体雕塑一样,一点一点的给唐晚解释。    “脸上的伤是我用短刀一道一道划上去的,我下手快,他连叫都不叫一声。    至于这只眼睛……是我的宝贝咬伤的,中了毒,自然就要挖去。    否则……他就会死掉,还有,这条手臂。”    雷之行那双冰冷的蛇眼盯着唐晚,手却是轻轻拂过身边那人的衣袖。    唐晚刚刚没发现,那人白色的袖管下竟是……    空荡荡的!    雷之行告诉她这些做什么?    要威胁她吗?    雷之行抓着那只袖管,摇着头,轻悠悠的说:    “这是擅自做主的人,该有的惩罚。”    他的话音刚落,那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着头。    “对不起,唐小姐,我错了!对不起,我那天不该拦截你和顾少爷,我错了!”    拦截……她和顾辰风?    唐晚忽然想起之前陪顾辰风到度假山庄,吃完晚饭回程的路上被雷之行的一伙人拦截了。    这个人……    她突然怔愣了一下,看着那人左耳的一个闪亮的耳钉。    那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