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62章 魔鬼一样的男人
    唐晚错了,夜深人静的江边没有人,只有魔鬼。    那些人狰狞着笑脸,还有冯琳得逞的笑声,充斥着她的视觉和听觉,头越来越疼。    唐晚头疼了一天,被水泡过之后精神愈发的恍惚,眼前的那些人都在摇晃,虚幻真实她都分不清。    身子就像不断往深渊坠落,洛城的夏天还没过去,可她觉得冷。    那些笑声就像是冰刀一样扎进她的肉里。    绝望边缘,她不知怎么就想起了小时候,她不喜欢读书,总是拿着课本当枕头。    那时候几乎没有人知道她是唐家小姐,课上被老师当众批评,罚她抄写那天刚学的句子——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虽然有人帮她分担了一些,但是五百遍,她大概会记得一辈子。    那一句话,像是突然而来的信念,支撑着她。    七八只手架着她,那些人越来越放肆……    “滚开!”    唐晚将最后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她挣扎着将身边的人推开。    可是那把枪就死死的抵在她的头上,枪口都插进头发里了,头皮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能感应到死亡的气息。    “唐晚,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崩了你!”    冯琳的话音才刚落,不远处有车子闪着灯开过来。    汽车鸣笛还有车轮轧过沙石的声音让在场的人躁动不安,直到从车上下来的那些人袖口上的标志在车灯下显现了出来。    江边,死一般的沉静……    冯琳看着那个从后座下来的男人,握着枪的手竟忘记放了下来。    浑身湿漉漉的人意识模糊,她想撑开眼皮,可是头越来越疼,身子越来越软……    在跌落之际,落入了一个宽广的怀抱,只是那怀里并没有什么温度,冷冰冰的。    却是她想要靠近,有淡淡的熟悉的味道。    像极了那一年她无意闯进书房,站在那张梨花木桌面前,抬头望着眉目清冷的男人,鼻尖萦绕的淡淡清香。    隐忍了许久的泪水好像在受到什么力量的牵引,顿时就润湿了眼眶。    她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耳边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男人逆着车灯的光,模糊的轮廓像极了魔鬼。    冯琳惊恐万状的盯着他,她颤抖着唇试图想说点什么,可是那人身上无形的威压让她如鲠在喉,只张着嘴。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唐先生!    他……他怎么会来!    唐秋山单手抱着怀里的人,感觉到胸口微微的温热,眼底的平静再也绷不住。    他转眼看着脸色苍白的冯琳,冰冷的眸子渐渐幽深。    修长的五指慢慢的包裹着那冷冰冰的枪口,一字字冷厉的威胁。    “你开一枪试试。”    冯琳双腿一软就快要跪在地上,男人握着枪的手劲很大,吊着她,慢慢的将她的手腕往回折。    安静的江边没有人敢说话,提着胆子只能听见骨头发出瘆人的声音。    冯琳眼睁睁的看着手腕被折回来,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疼痛,苍白的脸上渗出了细汗。    可是她连喊一声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乞求的望着男人。    子弹穿过手臂的一瞬间,冯琳终于发出了尖叫声,声音落下后人也晕了过去。    江由带着手下将那些定在原地战战兢兢的人抓了起来,还没回头就听男人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    “每人砍掉一只手。”    那些人吓得都快晕过去了,哭着哀求,因为他们知道唐家的惩罚还远不止这些。    ……    唐晚回来后就开始痉挛,医生还在里面给她检查身体。    唐先生亲自抱回来的人,谁也不敢怠慢。    房间外的客厅没有开灯,唐秋山坐在落地窗前,月亮破云而出,清冷的光淡淡的洒了进来,衬着那人落寞的背影。    江由从楼下上来就看到了这一幕,那人一动不动的背着光,淡淡的轮廓让人觉得不真实。    他下意识的想开口叫,可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原因,堵在喉中的声音却发不出来。    脚步越来越快,越来越乱。    “唐先生。”    他在身边压低了声音喊了一声,却见那人闭着眼,印着外面的月光,脸色苍白如雪。    “唐先生!”    江由忍不住红了眼,提高了声调。    就在他要伸手去推的时候,那人终于缓缓的睁开眼睛,即使苍白着脸也看不出一丝丝疲倦,如墨的眸子里是淡淡的冰冷。    他轻轻动了一下身子,语气平淡的说:    “慌什么……说吧。”    “是……是属下大惊小怪了。”    江由舒了一口气,稳了气息之后才低着声音说:    “今晚冯琳叫的都是道上的,不过暗地里借了她哥哥的一些人堵住了我们的消息,所以,才让他们有机可趁。”    那透着凉的眸子眯了一下。    很好,都堵到他面前来了。    知道唐家的那些人不敢随便出去打人,就叫他们封锁了消息。    唐秋山冷着声音。    “冯家最近的行为有些出格了,随便弄个由头,关监狱里去。”    江由点着头,却在看见那人依旧苍白的脸上,提醒他说:    “秦大夫过几天就来了,说是让先生您尽量不要动怒,多注意休息。”    唐秋山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说,他站了起来,月光落在他身上投下了一片影子。    那影子又长又细,一直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