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59章 你在紧张什么
    子夜,小区静悄悄。    年久失修的楼道灯光忽明忽暗,长长的人影摆在地面上,时有时无。    江由还靠在车门抽烟,吞云吐雾间看到一道人影,立马丢了烟在脚底下碾了碾。    唐秋山从楼上下来,脚步很轻。影子在脚下镀上了一层黑,远远瞧着,竟觉得那双脚不着地。    江由一直觉得唐先生是个迷,是所有人都猜不透看不清的迷。    人一旦成了迷,就让人捉摸不透,久而久之,江由心底生出了一种错觉。    他始终对唐先生是敬畏的,这样的一个人从哪一点看都不像人。    就好像唐先生总有一天会消失不见一样。    但如果真有那一天,唐家一定会大乱。    “乏了?”    唐秋山走过来,淡淡的问了一句。    江由立即反应过来,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这人,不是好端端的在这吗?    他心底苦笑,最近事多,连人也变得敏感起来了。    江由摇着头一边开车门一边说:“没有,先生上去多久我就能等多久。”    车内宽敞舒适,唐秋山坐在里面转眼看着外面清冷孤寂的路灯,听江由小心翼翼的问他。    “先生为什么不将小姐带回到身边,这地方,她一个人住着不安全。”    唐秋山没有回头,外面两只打架的小野猫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过了一会儿之后才说:    “她性子倔,由着她。况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心里记恨着什么。”    江由心里着急,有些话他不吐不快,心里急说的话也快,一连串的出去,他也收不回来。    “当年那件事情是宋欣做的,先生完全可以向小姐解释,小姐肯定也会明白。    江由是个粗人,知道的道理不多,但是我是看着小姐长大的,知道她脾气倔,但是心软,一定不会再记恨先生。”    不会再记恨了吗……    唐秋山淡淡的笑着,依着外面清冷的灯光,那样冷冰冰的笑让人觉得狠心。    “当年那个孩子,我的确不想要。如果不是我的那句话,宋欣也不会有机可趁。她要恨就恨着,也好。”    “可先生也是为了小姐好……”    唐秋山收回了视线,那目光里的警告竟让江由不由自主的低下头。    “江由,你今晚的话有点多了。”    江由低着头。    唐先生不再说话,江由在开车之前将一份资料递了过去,神情有些微妙。    “唐先生,这是小姐曾经到医院的就诊资料。”    车子缓慢的向前行驶,离开了小区。    安安静静的车厢里,只有纸张翻过的声音,一页一页,像刮在人的心头上。    唐秋山目光幽深的落在页面上的那四个晃眼的字——    心理障碍。    那醉酒的人意识模糊,在他的怀里一直哭,喊着疼。    哭声还在脑海里,心已经冷到发僵。唐秋山半眯着眼睛,揉了揉眉心。    江由在开车,隐约中像是听到了叹息声。    ……    度假山庄那一夜之后,唐晚再也没见过唐秋山。    她宿醉的那一夜恍惚记得看到唐秋山的脸,然而等她醒来后,却发现房间并没有留下什么异样,所以只当那是一场梦。    而顾辰风这两天也没再出现过。    今天颜如欢的戏一大早就开始,天才刚亮唐晚就赶去剧组。    化妆时冯琳不在,休息室里只有唐晚和颜如欢。    描眉的时候,颜如欢抬眼看着镜子里神情专注的唐晚,将手里试着颜色的口红放在桌上,抬手弄了弄头发,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对了,我请假前的那晚原想请你吃饭的,可是你走的太急等我回来的时候你都不在了,是有什么急事吗?”    唐晚的手依旧在描着眉,听着颜如欢的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思前想后才回忆起那晚自己去了度假山庄,见了那个人。    脑海里闪过那面镜子里狼狈不堪的自己,被人霸占着的样子,唐晚的手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    她眨了一下眼睛,淡淡的说:    “快下雨了,着急回家。”    “哦。”    回家……    颜如欢低低笑着,那双灵动的眸子透着亮,她一把握住唐晚的手,手劲有点大。    好在唐晚的手已经从她的眉毛收了回来,才没有影响到她的妆容。    “改天我再请你吃饭吧,你救了我,我都没机会好好谢谢你呢。”    唐晚这些年不太习惯被人触碰,有些抗拒的将手抽了出来。    也许她抗拒的动作让人难以接受,颜如欢的神情看上去有些委屈,她顿了顿,才将疏离的语气说的淡了些。    “不用了,小事。”    然而颜如欢心里却是过意不去,“那怎么可以,那么危险的地方,谁都不敢,就你冲了进去。    如果不是你替我挡了木头,受伤的人很可能就是我了。    所以,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你。”    这样……    你就不会再去找唐先生了吧?    颜如欢轻轻的抿了一下唇角,生怕被人看见自己的小心思,不由的垂低着头。    那天,冯琳和她说的那些话,她不是没有听进去,然而她还是选择相信唐晚,唐晚怎么可能会借着她接近唐先生呢?    然而……    夜里她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心里想的都是唐先生。    她怕了,不想重回到当初的日子,那段黑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