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58章 近在咫尺的美好
    这一通电话足足接了半个小时。    等顾辰风回包厢的时候,那趴倒在桌上的人已经喝的烂醉。    手里还捏着高脚杯,只是脸颊醺红,问她什么都是乖乖的回答。    顾辰风气极了打铃将服务员叫进来,指着桌上的空酒瓶,额头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呵斥道:    “怎么回事!”    服务员战战兢兢,指着软绵绵的人,说:“是这位小姐说要红酒的。”    “废话,难道还是你们餐厅送的不成?我是问你,不是说了不给她喝吗,你怎么还送进来,耳朵聋了是不是!”    看着想拿提成想疯了的人,顾辰风心里就来气。    “滚出去!”    服务员出去后,顾辰风看了那人一眼,气急败坏的在原地踱步。    后来还是妥协。    手里的酒杯被夺走,那人不满的动了动,嘴里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顾辰风牵着她,揽着她的腰将她抱了起来。    “酒鬼,回去了!”    ……    洛城度假山庄。    唐秋山在房间,手下人刚送了出口红酒这个月的报表。    那几个人还在等着唐先生发话,站在两边侯着。    四五个人站在晦暗的光影下,一动不动,像是几道影子。    唐秋山的手指捏着报表,目光平淡的扫过那些数据。    这几年,唐先生不管事,所有人都当他疲倦了,总想着糊弄过去。    平时这些事情都是叫江由处理,江由做事,他心里有数也信得过。    今天难得起了兴致看看,可真是叫人意外。    唐秋山的嘴角凝着笑意,淡淡的冷冷的。    手指上的报表落在桌上,两张轻飘飘到了地上,有人弓身想去捡起,却被人拦了一下。    抬眼就对上男人看似不动分毫,却通透的双眼。    那些人额头都开始冒汗了,听男人慢悠悠而又带着几分威严的说:    “这些事情我一向不怎么管,你们辛苦,账目做糊涂了,这些都是在所难免。    说你们的不是显得唐家不讲情分,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这份报表里的数据,倒是你们不对唐家讲情分了。”    男人平平淡淡的几句话,两边的人脸色都白了。    有人冒着冷汗,白着脸说:    “唐……唐先生,是我们兄弟几个糊涂了,这账目我们回去重新做过。”    那人却是摇摇头,抬手间站在外面的人就进来了。    “唐家给你们的好处素来比外面多了不少,不过我这几年也不怎么走动,也许忘了外面的行情。    你们要是有什么好去处,就走,唐家也不留你们。”    那些人还想再解释什么,却看见江由走进来,随后几名保镖就将他们拖了出去。    江由走到唐先生身边,请罪道:    “是属下的疏忽,让那些人钻了空子。”    唐秋山摇摇头,抬手遮着眼睛,让江由把灯关了一盏,明晃晃的有些刺眼。    江由将那盏最大的灯关了,开着暖暖的壁灯。    唐秋山才将遮眼的手放了下来,那双眸子隐在晦暗之中,淡淡的说:    “他们这些人,胆小。以往的账目即便是动了手脚也只是小笔,混在那么多账目里眼花缭乱,你也看不清。    这一次不过是看你最近事多,起了胆。”    唐先生还是当年的唐先生,就算是不管事了,很多事情都看得通透,比他们这些做事的人还明白。    江由点着头说是。    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那是……    江由看着手机,神色微变,而后弯下身子在男人耳边说:    “唐先生,小姐出去喝酒了。”    ……    顾辰风从唐晚的包里掏出钥匙,一手抱着烂醉如泥的人,一手开门。    开门后借着外面的月光,抱起那人就丢在床上。    他喘了几口气之后才去开灯。    床上的人不知什么时候缩成了一团,单薄的身子背对着他,嘴边呓语连连。    顾辰风轻轻蹙了蹙眉头,走过去听。    上次还能听见些什么,这次却是什么也听不见了。    他又仔细看了看唐晚的表情,似乎没有出现上次那样的情况,不哭也不叫。    顾辰风找了毛巾给她擦脸。    被人伺候惯了的人生平第一次伺候别人,还是一个烂醉的女人。    顾辰风心里别扭,嘴边扬着无奈的笑意。    那人的脸颊还是红的,娇嫩的肌肤他都不敢太过用力。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凑近了那人的脸,这么近的距离看着她,顾辰风的心跳的奇快。    快到他的眼睛都热了,他也不管,保持着这样的动作仔细的看着那人的眉眼。    他这二十几年过的一塌糊涂,他虽然是洛城顾家的子孙,顶着祖辈的威望在洛城耀武扬威。    可是他心里也知道,所有人都在暗地里笑话他,说他是个游手好闲的二世祖。    他不理会那些人,每天依旧过得潇洒自在,可是沉静下来的时候心还是会空落落的。    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所以只好继续沉沦在声色场所。    直到进了创世影视之后他才有了人生目标。    可除此之外,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    女人对他来说不过是玩物而已,他每天都能更换新鲜血液。    可是,那群狐朋狗友都说他变了一个人似的,如今连女人都不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