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52章 天堂地狱也要你陪着
    唐晚呼吸一窒!    月光隐约的从窗外投了进来,不是很亮,只能勉强看清房间里的轮廓。    只是那张床摆在墙角,正好是背光的角落。    床上那人一动不动,远远看上去就像一团模糊的黑影。    但是唐晚可以肯定的是,那就是人!    她的心紧张得揪了起来。    她第一个反应是家里进了贼,可是自己家徒四壁,怎么可能会遭到贼的惦记!    更何况,哪有偷了东西不走反倒躺在床上的贼?    到底是什么人……    想去开灯的那只手停了下来,另一只手慢慢的去够门边的扫把。    然而下一秒,床上的那人却是动了一下!    唐晚的心头跳到了嗓子眼上。    十来平米的房间,几步路就能走到头。    那人站起来的时候唐晚也摸到了扫把,开灯的一瞬间,她挥起扫把朝着那人砸了过去。    然而,手腕被一只冰冰凉凉的手抓住,也不知那人用了什么巧劲,她的手一软,扫把掉在了地上。    也看见了那人的脸。    唐晚瞪大的双眼轻颤了一下……    唐秋山!    他果然……还是找来了!    唐晚还未开口,那人清清冷冷的声音就飘了过来——    “经常这么晚回来?”    十一点……    对于唐晚的工作来说并不算晚了,忙起来的时候在剧组通宵,随便找个椅子睡着的经历都是家常便饭。    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也是这么过来的,跟眼前的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手腕被捏得生疼,她也没有抬眼去看那人,嘴角凝着冷笑:    “这是我的工作,我没有必要向你汇报。”    好一句没有必要向你汇报……    五年了,翅膀真是够硬了!    “这才五年而已,就忘记了我这个哥哥,嗯?”    哥哥……    “我是许家的人,我爸妈只生了我这么一个女儿,我没有哥哥。    失去家人后,我成了孤儿,不知道唐先生说的哥哥,是谁?”    唐晚笑得凄凉,那寸寸冰冷下来的目光在唐秋山看来是多么的刺眼,他的眸光微寒,却是说的平淡。    “不要得寸进尺。”    “唐秋山,这是我的家,不请自来,得寸进尺的人是你!    你当这里是唐庄吗?我现在要你出去,出去!”    唐秋山半眯着的眼睛微微起了波澜,他按着那人的手将她压在门上,俯凑而下。    唐晚一边打那人一边挣扎,可是身子被压着,动不得他分毫。    她瞪着眼睛,终于在四目相对的瞬间看清了那人的脸色。    前两天她和顾辰风到度假山庄的时候,江由说他病了,看他的脸色虽然不是很好,但和以前倒是差不多。    他身子不好,脸色也一直不太好。    但是江由不会骗人。    可是心尖上的颤抖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短暂到已经被她忽视了。    她挣扎的手被那人按着。    “家……你确定这是你家?”    唐晚的目光一顿。    是了,她没有家,她是孤儿,她只是曾经被唐秋山带回去的可怜虫而已。    她曾经是多依赖他啊,把他当成了整个世界。    可是在仇恨面前,他还是残酷的将她所有的爱恋生生撕碎,毫不留情……    唐秋山看着她微微低着头,渐渐泛红的眼眶,听着她字字诛心的话。    “确实,我早就没有家了,那种东西对我来说,根本就不需要。    反倒是你,一个魔鬼,没有血没有肉,怎么也配有家?”    多犀利的姑娘,他一手带大的。    唐秋山看着她强忍着泪水的模样,眼底愈发深邃幽暗。    他掐着她的下颌,狠厉的说了一句:    “我不配,所以,不会有家!”    他的这句话像是在提醒了唐晚,他的家是被她的父亲摧毁的……    他恨她的父亲,继而恨她。    她也恨他,恨他无情残酷。    唐晚那滴凝在眼角的泪水终于支撑不住,决堤了。    她锁着眉头,透过朦胧的泪眼看着那人。    五年了,她不止一次劝自己淡忘那段过去,纠纠缠缠,他的恨和她的恨早就分不清了。    可是……手术台上宋欣说的每一个字,直到现在都让她忘不了那种心被人剖开的痛。    痛到,这世间任何一种疼痛都能忍受。    可想到那一晚,她就痛到连呼吸都变成了凌迟。    那一刀刀记忆犹新。    “唐秋山,你恨我,我也恨你……你放开我吧,这五年不是各自相安无事吗?我不想和你再纠缠下去了。”    不想,再纠缠下去……    那只掐着她下颌的手慢慢的收紧,即使按了这么久,那人的指尖还是冰凉的。    一寸寸的寒意透进她的肌肤里,连着那人残忍的话,让她的身子一点一点坠入冰窖。    “放开……这五年里我给足你逃走的机会,现在时间到了,你逃不走了!    天堂地狱,你只能陪我走!”    呼吸被夺走的一瞬间,那人冰凉的唇覆了下来。    不是吻,是折磨。    “唔……”    双手被人按在头顶上,这样屈辱的姿势,唐晚扭着身子挣扎。    那人狠狠掐着她的下颌逼迫她张口,长驱直入的霸道让唐晚的脑海一瞬间的空白。    唐秋山是真恨她的。    那落在颈项上的力道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