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48章 你怎么还没死
    别墅的花园热闹得很,天色暗下来了,海边的风景倒是不错。    江由吹着海风,刚一转眼就看到不远处走来的服务生,他立即坐直身子对他做了一个手势。    示意他快点靠近些。    那人快步走过来将手里的端盘放在身前,恭敬的喊了一声:    “江管事。”    所有人都说这个江管事是唐先生最得力的助手,所有人巴结他都来不及。    可是这人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多岁,却也整天板着一张脸。    “叫你传的话呢?”    服务生点头说:“已经告诉唐小姐,顾大少在右边的房间等她。    这会儿顾大少在左边的休息室里,暂时不会出现。”    江由满意的点了一下头。    “没你什么事了,下去做事吧。”    那人走后,他深深叹了一口气,抬头望着没有星星的夜空。    唐先生这几年是怎么过来的,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五年前,自从唐晚出了那件事之后,唐先生的怒火烧得广,唐庄上下都受到牵连。    里里外外的人来了一次大换血。    并且连唐家的分支也受到了影响,进而动摇了叶城的局势。    叶城人心惶惶。    好在最后唐先生停止了一切行动,叶城上下才稍稍喘了一口气。    江由跟在唐先生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不计后果的做一件事情。    可是那之后唐先生大病了一场,不吃药,也不说话。    后来还是秦恒说了什么,那倚靠在窗边久久不动的人才开口说了一句话。    “你最好把我医死了。”    只是秦恒最后并没有如了唐先生的愿。    “江管事,唐先生呢?”    这时,从里面出来的颜如欢提着裙子走到江由身边。    花园里人来人往,这人却坐着发呆。    颜如欢不敢大声说话,只是小声的在他耳边问道。    江由回过神来,一眼就看到笑容甜甜的人。    对于面前这人,他说不上喜欢或者讨厌。    唐先生带她回来的那晚是个雨夜,单薄的小姑娘瑟瑟发抖。    唯独那双眼睛让他有亲切熟悉的感觉。    他看在眼里,可是唐先生的心思,他不敢揣测。    也不知道那人是从哪里来的,只知道是唐先生特地吩咐要保护的对象而已。    “哦,是颜小姐……唐先生这会儿在休息,如果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颜小姐还是别去打扰先生。”    语气客套而疏离。    颜如欢有些委屈的咬了一下唇,而后点了点头,不远处刚好有人叫她,对着江由点了一下头之后,就跑远了。    江由看了一眼她跑走的背影,望着黑夜,忍不住又叹气。    这一望无际的黑,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    二楼休息室。    唐晚在听到那声音之后像是灵魂被抽离了一般。    她站不稳,也听不清,好像整个人都在游离的状态。    周围的一切都虚化了。    那样的不真实。    五年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样的场合下再次遇见那个人。    心一段段的往下沉。    她想逃。    可是双腿完全不听使唤。    她就站在门口进退不得,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从黑暗中走出来的男人。    那人的脚步声很轻,可在她逐渐恢复的听觉里,每一下都掷地有声。    每一下都在敲击她左胸口最脆弱的地方。    那隐在阴影下的脸渐渐清晰。    唐晚慢慢的握紧拳头,望着目光平淡的人。    五年了,时间仿佛真的在他的身上停止了一般。    他的容颜几乎没有改变。    还是初次见到他时的那般深深吸引力她的注意。    那时候唐晚总觉得哥哥是天使。    可是她不知道,那是魔鬼的障眼法而已。    人真的很奇怪,往往恨透了的人却是记得最清楚的。    那人如墨的眉眼像是刻画在她的脑海里,一笔一画都像自己亲手描绘出来的一样。    他一步步的走来,却是一句话也没有再说。    那尽在咫尺的气息,都让唐晚浑身起了小疙瘩。    五年以来被她封存起来的情绪再也不受控制。    那人弯下腰身,双手伸到唐晚的后背。    唐晚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猛地伸手将面前的人推开。    可是那人却像事先预料到她的动作,大掌紧紧的扣在她的腰肢上,将她的身子捞到身前。    那与她脸颊轻擦而过的微凉气息让她一动也不敢动。    裙子勾到了外面花瓶里的假树枝,薄纱被扯坏了。    那人的手只是轻轻拉扯了一下,接着在她后背打了一个轻巧的结。    将那原本裸露在外的背部肌肤完美的遮掩了。    唐晚咬牙紧紧攥着拳头,听着那人似是叹息的说了一声。    “江由近来越来越喜欢自作主张了。”    这句话说的很轻,就好像两人的关系还是和多年以前一样。    就像五年前的那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而已。    一开始唐晚还没有反应过来。    她看着那人身后黑漆漆的屋子,疑惑才渐渐明朗。    刚刚服务生明明说二楼右边的休息室里,顾辰风在等她。    可是这里哪有顾辰风!    再结合刚刚那人的话,原来,是江由!    唐晚很想冷笑,但是她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