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31章 她走了
    医院的走廊很安静,清冷的灯光将几道人影拉得很长。    那些脚步越走越快,越走越急。    淡淡的血腥味从尽头那扇半打开的门隐约飘出来。    越走越近,气味愈发浓重……    唐秋山推开那扇门的时候,秦恒红着眼就站在手术台边。    只有中间那一盏大灯,所有的灯光都汇聚在一起。    手术台面目全非,很明显的挣扎痕迹,还有大片染红的血迹……    那样触目惊心的颜色,从台上一直延伸到地上,一路蜿蜒一直到旁边托盘上那血淋淋的肉块。    那仅仅只是还未成形的……孩子。    有人红了眼睛,也有人皱起眉头,但没有一人能平静的看着这些。    走在前面的男人身子晃了晃,旁边的人想冲过去,却被江由挡了回去。    他对着后面的人摇摇头,并且示意他们往后退,最好退出这间手术室。    秦恒没有回头,他哽咽了一下,微微抬起下巴将打转的泪水憋了回去,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心情。    可双手出卖了他的情绪,颤抖一再颤抖。    “我来的时候……那些人还锁着她,她从手术台上爬下来,哭着求我帮她,她不想看到你,也不想留在叶城。她走了……”    一部手机,仅仅留下一部手机。    唐秋山捏着有血手印的手机,不重却很冰凉。    他想起那时候自己从不用手机,她要去上大学,总是缠着他硬要教他怎么用智能手机,能和她每天发语音。    ——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老土呢?别让外人以为我们唐庄买不起手机。    ——喏,你讲一句试试,对,就这么摁着讲。    ——这里没有外人你就讲一句试试呗,就讲晚晚真美,哈哈哈……    他厌烦这些电子产品,可是她喜欢。    只要她喜欢,就够了。    “走了吗?”男人的声音是寂寥,落寞的苦涩。    这一刻,那个只有在唐晚面前才会有喜怒哀乐的男人眼底透着悲伤,他很难过。    没有再说一句话,但那悲伤太浓重,太深厚。    秦恒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唐秋山。    他不敢安慰,也不敢多说什么,看着因为前两天被唐晚气到咳血的男人,他连怒气都不敢有。    犹豫了很久,他才不忍的开口说:“至少……命保住了。”    男人没做反应,而是轻轻划开了手机屏幕……    这时,门外传来女人挣扎的声音——    “你们放开我!”    江由在门外说:“唐先生,宋欣已经抓回来了。”    宋欣挣扎着,在听到里面低低的咳嗽声,不由的双眼一怔。    唐晚被推进手术室后,她不想看到晦气的一幕所以在门关上那一刻就离开了。    想到那颗眼中钉就要拔去了,她的心情很好,还在酒店叫了一瓶酒。    然而才刚睡着,房间的门就被破了进来,她甚至还没有时间换掉浴袍,这些人二话不说的就把她抓到车上。    车子是朝着医院的方向开,她的心顿时就慌了。    唐先生不是也病了吗?而且她将消息封锁了,应该不会这么快就知道的。    可是渐渐的她从一开始的心慌到后来的释然。    她是在帮唐先生除去那个不该有的孩子,而唐晚的意外只是因为手术的不可控因素。    而且就算唐先生要怪她坏了规矩,也会看在她死去的父亲的份上,对她网开一面。    然而这一刻隔着门她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她想跑,可是那些人将她紧紧的钳制住。    她怕了,里面的那个人她真的怕了!    当她看到那个站在手术台边,穿着黑衣脸色苍白的男人时,被架着的身子倏然一软,跪在地上。    她的双手趴在地上,浑身都在颤抖。    站着的男人一句话都没说,她战战兢兢的抬眼看上去,却看到了托盘上的血淋淋的肉块。    这里刚刚经历过什么,那自然就是什么。    她惊恐万状的呼了一声,撑着身子的手都在发软。    可是距离掌心不远处就是一滩血迹,暗红色的已经半干了。    那是唐晚的血……    她惊得又后退了一步,精致的面容顿时吓得血色全无。    “唐先生,唐……晚晚呢?”    她死了没有?    秦恒最先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在他的字典里也没有不对女人动手这一条,“你还好意思问!你是不是想问晚晚是不是还活着?你是不是想问她究竟死了没有!”    垂低着头,那双如水的眸子淬着毒。    “没有,秦大夫,我怎么可能会这么想呢?我只是带着她来做流产手术而已……只是我没想到晚晚她出了这么多血……”    秦恒慢慢蹲了下来,宋欣抬头惊愕的看着他,听他一字字清晰的说:“不过不能如你所愿了,唐晚没死。”    说完之后,他一把抓起宋欣让她跪在托盘的血块面前,抓着她的头发让她眼睁睁的看着。    “看你做的孽,宋欣,你怎么能这么心安理得的在酒店睡觉?你想着封锁了消息,我们就不知道了?然后等唐晚出事了,你睡醒后再告诉我们发生了意外是不是?”    近距离下,仿佛能看见血块上的纹路……    宋欣大声尖叫,奋力挣开,爬着跪在唐秋山面前,摇着头说:    “唐先生,你听我解释。我只是在帮您啊……唐晚的父亲害死了老爷夫人,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