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4章 求人的态度
    唐庄的地下囚牢早年间都是关犯错的下人,后来时代变迁,很多不人性的机制早就废除了。    这许久没有动过的地方,累积经年,也变得有些破败不堪。    地面上积了前些天的雨水,上面还飘着几张枯树叶,所过之处都有一股腐朽的气味。    丝丝寒意从里面透出来。    即使是青天白日也看不清前路。    唐晚紧跟在后面,眼眶慢慢的红了。    他倒是真的狠心!    江由抬手示意里面的人开门,锁链扯动的声音,冰冷的让人发寒。    过道上的灯开了起来,昏黄的光线勉强能照亮前方的路。    唐晚拂开江由想搀扶她的手,扶着墙壁一步步的朝里面走。    站在铁门外的人犹豫的看了江由一眼。    唐晚止不住的颤抖,咬着牙深吸了一口气,“打开!”    铁门打开,入眼的一幕让唐晚踉跄了一步,幸而江由眼明手快的扶了她一把,才不至于跌倒。    夺眶而出的泪水掉在她捂嘴的手上,她推开身边的人,跌跌撞撞的跑到秦恒身边,双腿无力的跪坐在地上。    她哽咽着,颤抖的手却是不敢伸出去。    秦恒满身的鞭伤,原本洁净的白大褂已经被血水浸透了,昏黄的灯光,那暗红的血迹诡异得让人头皮发麻。    两只手被镣铐锁着悬挂在半空。    人已经昏迷过去了……    唐晚失声哭了出来。    “秦疯子,秦疯子你醒醒,你醒醒啊——”    可是那人却是连眼皮都没有掀开,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    她怒红了眼睛,转头朝着江由吼道:“钥匙呢?放了他!”    江由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连手都没有抬一下,摇着头,“小姐,这是唐先生的命令。”    言下之意就是不会放人了!    他的命令,没有人敢违抗。而违抗的下场,就如秦恒这样。    抬手狠狠擦去泪水,唐晚愤然站起,“我要见他,我现在就要见他!”    秦恒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她连想都不敢想,眼下是一刻也不能耽搁了。    江由很快就回来了,唐晚站在地下囚牢外面,看着外头夕阳的余晖,心却似是寒冰。    “他同意见我了吗?”    面对唐晚的坚决,江由心中叹气,还是说道:“先生说等你上了药换了衣服之后才会见你。”    换了干净的衣服后,身上的各处伤痕变得更加清晰了,疼痛也愈发的剧烈。    佣人们要给她上药,却被她推开了。她胡乱的拿起盘子里的瓶瓶罐罐,直往伤口上撒。    药粉渗进伤口的那一刹那,疼的她眼泪都挤出来,可是一想到秦恒危在旦夕,她还是咬紧牙关。    等她上完药之后又被逼迫吃了饭才将她带到唐秋山的书房外。    外边的人早就退下去了,廊下只有两盏开着的灯。    唐晚破门而入的时候,那人就坐在太师椅上,隐在黑暗的半张脸看上去气色并不是很好。    只是唐晚早就忽略了这些。    “是我求着秦恒帮我的,这件事与他无关,你放了他!”    男人抬眼睨着她,慢慢的眯着眼睛。    不急不慢的说话,情绪难以琢磨,“犯错的是你,这是求人的态度?”    唐晚松开紧握着的拳头,半晌才松开颤抖的唇瓣,哽咽道:“你放了他……我求你。”    “我为什么要答应?”男人的眸色沉了几分,如墨晕染开的眉眼只透着冷。    一寸冷,三分寒。    “我求求你,你也说犯错的是我,与他无关,我求你看在他平常照顾你身体的份上,放过他。他现在已经昏迷不醒了,再拖下去恐怕……”    唐晚几乎是要跪下来了。    可是那人却是无情,犀利的目光透着森冷的寒意,“这是背叛的下场!”    “是我逼他的,是我拿生命威胁他的,是我逼迫他背叛你的,你要罚就罚我!”    她在说话的时候,唐秋山已经站了起来。    他将她的身子拽到跟前,一个反身就将她压在屏风上。    她身子颤抖的厉害,纤瘦的骨架就好像随时都支撑不住这样的压力。    男人看着那双湿漉漉的眼睛,手下的动作愈发的狠厉。    “我当然要罚你!”    话音刚落,唐晚衬衣的扣子就被扯落,一颗颗在地上滚动。    她是真的怕了,退缩的时候唐秋山的身子也压了过来,她的颤抖连着血肉都在疼。    唐秋山的手扼住她的下巴,逼迫她望向自己,像是鬼魅的声音萦绕在她的耳边:    “上次出逃后你保证过的话忘记了吗!”    她记得,她当然记得。    那晚他离开之前说过,如果再敢逃出去,后果自负!    下巴那五指冰凉的触感缓慢的朝着她的颈项下滑,分明是没有用力,却让她觉得疼痛难忍,浑身冒着冷汗。    扯着肩带的手蓦地松开,他像是下达命令一般:    “自己脱!”    疼……    唐晚靠在屏风上,战栗的双手紧紧捂着小腹,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叫出声,可最终还是倒了下去。    身下,斑驳的血迹渐渐汇聚在一起,接连不断的从小腿肚往下淌。    红与白之间,触目惊心。    猩红了那人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