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3章 地下囚牢
    唐晚在车上的时候就醒过来了。    车子不知是朝什么方向开去,似乎是怕惊醒后座的人,开得平稳。    她躺在后座慢慢的睁开眼睛,嘴唇一动的瞬间眉头就紧紧蹙了起来,揪着一张脸忍不住地抽气。    疼……    脸上的疼痛和异样,她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究竟有多狼狈。    “小姐,你醒了。”    江由听见唐晚的抽气声连忙转过头来。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唐晚一哆嗦,然转头就看到江由那张熟悉的脸,记忆倒流才想起自己得救了。    一想到船舱那歇斯底里的恐惧,她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撑着手坐起来,低头看见自己的身上穿着一件男士的外套,扣子整齐的扣上,一直到脖子。    款式和布料,都是她熟悉的。    是那个人的。    昏迷之前的事情她不太记得了,只记得船剧烈的摇晃之后的几道枪声,还有谁的哀嚎声。    太多的声音,她都记不清了。    她唯一记得清楚的就是离开船之前的那道声音。    意识模糊下,她在听到那道声音的时候竟然松了一口气,即使那声音一点温度也没有。    多好啊,至少还能保留尊严。    可是她又转念一想,自己在唐庄的尊严又有多少呢?    她终究是逃不过他的手掌心,还是被他抓了回来。    在那个人面前,她从来都是待宰割的牛羊,不是吗?    车上除了她就只有江由和司机。    她提不起一点力气,心灰意冷的靠在椅背上,吸了吸鼻子,问道:“他呢?”    不用问也知道问的是谁。    江由从后视镜看到她疲惫绝望的脸,心有不忍的说:“唐先生在前面。”    唐晚这才看到这辆车的前面还有另一辆同样的车。    她苦笑了一下,看着外面陌生的路,不由皱了一下眉头,“这不是回唐庄的路,去哪?”    “小姐身上很多伤口,我们现在去就近的医院,让医生给小姐上药包扎一下。”    一听到要去医院唐晚就慌了,在江由看不到的地方,她慢慢的抓着小腹,似是抗议道:“别忘了,我讨厌医院,我不去!”    “小姐别任性了,唐先生这次生了很大的气,您最好还是配合着点,也能少吃点苦头。”江由实在不忍的提醒道。    “我的伤没事,就算要上药我也要回唐庄,要秦疯子给我上药。”    副驾驶座的江由沉默了几秒,也就是这几秒让唐晚立马意识到了不对劲。    “你们把他怎么了!你们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唐晚突然觉得冷。    江由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劝她:“小姐还是别问了,等到了医院让医生给你上药就是。”    唐晚的身子都在颤抖。    唐秋山一定知道是秦恒帮助她逃出来的,以他的脾性和外面的传言,他一定不会放过秦恒。    “我不去医院,你们没听到吗?停车!”    可任凭她怎么叫喊,车子依然没有改变路线,也没有停下来。    “你们再不停下我就跳车了!”    这时,司机想要落下中控锁的动作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唐晚已经打开了车门,危险近在咫尺。    道路上划出一道刺耳的刹车声。    开在前面的那辆车显然也察觉到了,停了下来。    江由安抚了唐晚之后,立马朝着前面一辆车跑了上去。    没过多久他就回来了,上了副驾驶座对司机说:“改道,回唐庄。”    回到唐庄后,江由领着唐晚朝着庄园最深处走。    越往里走,唐晚的心就越寒。    唐庄建立百年,在园子的深处有一处地下囚牢。    她第一次被唐秋山抓回来的时候就被关在那里。    那里阴暗潮湿,根本就不是人待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