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22章 唐家的人
    天亮只是一瞬间。    海平线升起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打在地上近乎绝望的唐晚身上。    那刺眼的光,只会将绝路照亮而已。    男人的笑声在身后逼近……    船舱空旷,那如影随形的笑声被无限放大,被延伸。    她奋力向前挪动,手脚被捆绑的地方都磨破了皮,火辣辣的疼,到最后都变成了垂死挣扎。    而那从口中溢出来的嘶喊声只会让男人更加亢奋。    “撕拉——”    后背衬衣被撕开的声音,一道道像是化成了刀子一般割在她的肉上。    痛到她不能呼吸。    “唔——”    她嘶声叫喊着,屈辱的泪水模糊了视线……    就在男人抓着肩带的一瞬间,她身子一转,曲起膝盖就朝男人进攻。    却不知男人像是事先预知一般,大掌握住她的脚踝,用力一转死死的按在地上,而后发了狠的掐住她的下颌。    男人近在咫尺的脸邪恶的笑着:    “早知道你有两下子了,可别妄想这一次能逃得出去!看你这样子不会还是个雏吧?正好让哥哥给你开开苞儿!”    挣扎间口中的布条掉了出来,唐晚狠狠的朝着他啐了一口。    “畜生,放开我!”    声音嘶哑无力。    男人蓦地松了手,咬着牙擦掉脸上的唾沫。    巴掌毫无预兆的打了下来。    “啪——”    男人气急败坏的巴掌再次落了下来。    一个,三个,五个……    唐晚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脸颊火辣辣的疼,口中溢出来的腥咸直叫她泛着恶心。    后来巴掌多了,她就像是被冻结了一般,什么都感受不到。    没有疼,没有悲伤……    天旋地转间,男人扯着她衣领。    “砰——”    突然一声巨响,船身剧烈的摇晃了几下。    伴随而来的还有几道枪声。    男人被震得撞在墙上,才刚站起来,船舱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撞了进来。    外面的人跌跌撞撞的跑进来,身子颤抖的跪在地上,恐慌叫道:“大……大哥,是……是唐家,是唐家!”    江由带着人冲进来的时候,那两个男人已经跪在地上了。    他的视线随即就落在角落唐晚的身上。    江由是看着唐晚长大了,真相大白之前的那些年,唐先生从来不舍得骂她,甚至连大声说话都没有过。    唐庄上下,没有人敢不宠着她,不纵着她。    那样一个被捧在手心里的人,竟被这些人像是破布一样的丢在后面,饶是江由看惯生死磨难,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睛。    看着江由举起的枪,刀疤的男人尖叫一声,磕着头求饶:    “江管事,我们……我们只是替人办事的,我们……真的不知道这小姐是唐家的人……要是知道的话,给我们十个胆,也不敢啊……”    “我们没有动她,她还是完好无损的,只是她不听话,我们才……”    江由扣动扳机。    即便没有唐先生的命令不得擅自开枪,可他还是忍无可忍的破例一次——    “砰砰——”    那两个男人滚在地上哀嚎,鲜血顺着胳膊往下流,往后那两条胳膊怕是再也动不起来了。    一道影子覆了下来,他们惊恐万状的看着从门外一步步走来的男人,连哀嚎声都堵在喉咙里,一道也不敢发出。    直到现在,他们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得罪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江由刚想把枪放下,却被走来的男人夺了过去。    枪声落下,只留下两个苟延残喘的人。    这无声无息的怒气让在场的人都不敢乱动。    唐秋山走到角落,看着地上几近昏迷过去的唐晚。    衣服凌乱,被撕碎了好几块,有些地方像是被蹭破的,下半身的牛仔裤还是完好。    手脚被麻绳捆着,都磨出了血,她身边的地板上还有几道被拖出来的血迹。    那张苍白无色的小脸上好几道巴掌印,青青紫紫的,嘴角还粘着半干的血。    气息微弱……    人前不动声色的男人,那双平静的眸子终于是有了波澜。    脱下外套包裹在唐晚身上,小心翼翼解开捆住她手脚的麻绳,可就算他再小心,还是让地上的人疼得止不住的战栗。    大概是太疼了,半昏迷状态下的人儿意识模糊的蹙起眉头。    “哥,疼……”    唐秋山的手顿了一下,半垂着眼帘,动作一轻再轻。    他抱着唐晚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头也不回的说:“丢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