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8章 血色梦境
    唐晚是被人挤进车站的。    今晚火车上的人很多,她这才想起国庆节刚过去,正是返程的高峰期。    秦恒想的倒是周到,这样虽然辛苦了一些,但却是最不容易被发现的方式。    她被人群挤来挤去,找了许久才找到自己的座位。    到洛城,五个小时的火车。    她将小皮箱放在身边,精神高度集中,装作若无其事,又要小心谨慎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    那种心慌慌的感觉依然在提醒着她,一切还没结束。    只要她还在叶城,随时都可能被抓回去。    火车晚点了。    唐晚将外套的帽子戴了起来,坐在她身侧是一个肥胖的女人,正好可以将她纤瘦的身子挡着。    孕期的她疲惫得很,时间又过了子时,她打了几个呵欠之后,本想歪着头眯一会儿,不料却睡了过去。    周围鼎沸的人声渐渐变得模糊,唐晚许久不做梦了,不想却梦到了自己小时候。    那是她初入唐家的那天,在孤儿院住了一年的她,瘦弱得完全不成样子。    她只记得那是一幢完全不一样的房子,到处都透着神秘。    管家牵着她到书房,书房有淡淡的木香,还有那个坐着的眉目清冷的男人。    她记得自己看了他很久,也许是因为他好看,也许是因为他手里那一串好看的沉香珠。    记不清了,只记得他的声音从远处飘来:    “以后你叫唐晚。”    一开始,她以为他不喜欢自己,可时间长了,她才知道,他对所有人都一样。    一样的冷眼旁观。    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多的变化,直到她撞破他咳嗽的那次。    他在书房内,里面不时传来的咳嗽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站在外面的人都不敢进去,只有她怯生生地推开门。    刚有人阻挡她,可是里面的人却摆摆手让那些人退下去。    “哥哥,你很冷吗?”    明明只是秋天而已,他的手却出奇的冷。    她小心翼翼的捧着,见他没有要抽手的动作,才大口大口的哈气试图给他温暖。    她记得自己是被他抱着出去的,年幼的她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可那天之后,唐庄上下的人对她的态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后来她才知道那意味所属权,意味着,她是他看重的人。    唐庄的人都认为她将来会是那里的女主人,还有他在耳边的呢喃:    “晚晚,你注定要姓唐。”    他对她百般纵容,那段时间,她真的认为自己被他宠进骨血里,再也分不开了。    梦境变迁,一晃她站在黑暗的走廊尽头,随之而来的还有响亮的皮鞋声。    “哒哒——”    她紧紧捂着耳朵,想要大声尖叫,可是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堵着。    她慢慢的抬眼看下去,瞳仁渐渐扩大,只见一把枪抵在她的脖颈上。    “父债子还,许靖海欠下的孽债该是你偿还的时候了!”    “不——”    她惊恐的后退,双手下意识的护住小腹的位置。    那黑漆漆的枪口瞬间就对准了腹部,他突然轻轻笑了一下,像是黑夜里的鬼魅,说出来的话残忍的没有一丝温度:    “那就用你腹中的孩子来偿还!”    “砰——”    “不要——”    唐晚惊得坐了起来,她额头满是汗水,一滴滴的向下淌。    大口喘气的她这才意识到四周有些异常,声音渐渐传来,视线也逐渐清晰。    乘客像是在逃亡。    尖叫声此起彼伏。    “砰——”    唐晚才刚要站起来的身子僵了一下,那道枪声像是震碎了她的心脏一样,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