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17章 情窦初开
    唐晚转身离开之后,秦恒又点燃了一支烟。    烟雾缭绕,恍惚间仿佛又看到那个十五岁的唐晚,明媚张扬,不可一世。    却也是少女情窦初开的年纪。    那一天,他的实验室刚发生过爆炸,他摊倒在废墟里,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没人敢靠近的院落,今天来了贵客。    还是他不敢招惹的姑奶奶。    唐晚从滚滚浓烟里走进来,抬起桌子将上面的瓶瓶罐罐抖落,然后毫不客气的坐在桌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秦恒哥,我病了。”    但凡唐晚喊他一声哥,他就知道准没好事。    不过她说自己病了,这的确不是一件好事,在唐庄里,这是头等大事。    秦恒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灰也不拍,走到她跟前问道:“哪里不舒服?”    唐晚轻蹙着眉头,然后抬眼看着他,那双灵动的眼睛竟比平日里的还要明亮。    “这里!”    少女纤细白嫩的手拍在微微耸起的软绵上,又是一脸的无知无畏……    秦恒脸颊微热,干咳了两声急忙移开视线。    “这个……我还是给你找个女医生来看看,我……我不合适。”    唐晚见了鬼似的瞥了他一眼,而后才察觉到自己的动作似乎真让他误解了,才解释道:“我是说,我的心脏不舒服。”    秦恒怔了一下,“说仔细一点,什么症状?”    唐晚支起一条腿,托着腮,煞有介事的说:“跳的很快,好几次我都以为自己差点死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秦恒不敢怠慢。    “噗嗤——”似乎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少女的脸颊愈发通红。    秦恒暴脾气瞬间就上来,伸手就将她托腮的手打开,“笑什么,快说!”    唐晚也不生气,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急什么,你听我慢慢说啊。上周五,我在园子掏鸟窝掉下来,哥哥抱着我回房间,那一次我的心跳的最快,脑子也晕乎乎的,我以为自己摔坏了脑子。    可是哥哥离开之后,那些症状很快就消失了。那以后,但凡见到哥哥我的心总是跳的快,你说我,是不是病了?”    秦恒看着一脸陶醉的唐晚,再看到她红扑扑的小脸,就算他没经历过这些,他也猜出了个大概。    原来,是少女春心萌动了。    他哭笑不得的叹气道:“你这病啊,无药可医了。”    谁知,唐晚急了,一把拽着他的衣领,眼眶红红的说:“你再胡说,小心我揍你!我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得绝症?”    知道她的拳脚功夫了得,秦恒也不敢轻举妄动,举起手赔着不是的笑道:“我也没说是绝症不是?看你急的,放下,手先放下。”    唐晚眨了眨眼睛,将在眼眶打转的泪水收了回去,气急败坏的将他推开,“那你说,我这病该怎么办?”    “也不是没办法。只是这办法有点血腥,我怕你受不住。”    “你说就是了。”    秦恒手里拿着一把手术刀,在她面前比划了几下,讳莫如深的说:“将心挖出来,只要没有心,就不会得这个病了。”    看着秦恒一本正经的样子,唐晚有些被吓到了,她后退了一步,拔腿就跑:“疯子,我是疯了才来找你看病!”    自打那以后,唐晚见着他就绕着道走,他想,也许自己在她心中留下了变态的形象。    然而,她那天到实验室找他的身影,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有些人,一瞬间,一眼,便是一辈子。    手里的烟不知什么时候烧到头了,秦恒的手抖了一下,将烟头抖落。    他扬了扬眉梢,苦笑一下,视线始终停留在唐晚消失的方向。    抬手看了看腕表指着的时间,也是时候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