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8章 命不由己
    唐秋山出现在房间外的时候,唐晚并没有察觉到。    她坐在窗边低头看着掌心的纱布发呆,及腰的长发遮住了她半张脸,身材纤细的她像是一个易碎的瓷娃娃。    佣人在收拾着地上的碎玻璃,旁边还有未干涸的血迹,空气里漫着淡淡的血腥味。    “出去。”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惊得佣人一哆嗦,抬眼就看到高大的唐秋山站在门外。    佣人出去后将门也关上了。    其实唐秋山出声的时候唐晚就听见了,只是她依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不动。    唐秋山似乎是怒了,他走到窗前一把将她扯到面前,视线从她受伤的掌心移开,另一只手掐着她的下巴,“怎么,想用自残的方式反抗吗?”    对于他的冷言冷语,这几个月来唐晚已经习惯了,然而心底还是一阵阵的泛酸。想到自己父亲曾犯下的错,她强忍着质问他的冲动。    也不挣扎,只是说:“不小心而已。”    那么不动声色的一个男人却被她这句不冷不淡的回答激怒了,“不小心?你这条命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休想动它!”    唐秋山的霸道让她心尖泛酸到了极点,她撇开脸躲开他的桎梏,躲闪着视线不看他,“我想休息了,唐先生请回。”    秦恒说得对,她现在不能惹恼唐秋山,更不能让他知道她已经知晓唐许两家的恩怨。    她绕过唐秋山,唐秋山的视线也落在地上半干涸的血迹上,心底的怒气腾腾地往上冒,长手一伸将唐晚扯过抵在窗台边。    “这是唐庄,我为什么要走!”    唐晚扭着身子反抗,“放开我……”    他居高临下的凝着她,她那双受了惊的眼睛清澈透亮,将他盛怒下的容颜清晰的映照出来。    他仿佛看到自己眼底的火苗,窜起的同时也失去了理智。    他吻住她干裂的唇,唐晚躲闪,他就掐着她的下巴逼迫她仰头。    唐晚的擒拿格斗都是唐秋山亲自教的,她推不开他,可是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    她的另一只手被唐秋山压着,只能用那只受伤的手去推唐秋山,好不容易止住的血又流了出来,唐秋山雪白的衬衣上印了几道血印,鲜红刺目。    唐秋山的力道越来越狠,没两下功夫就将唐晚的双手反剪在她身后。    “唐秋山,你究竟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唐晚浑身止不住的战栗,倒不是因为害怕他那双嗜血的瞳仁,而是担心自己的孩子。    唐秋山目光森冷,动作发狠,“我养了你十年,这才多久你就承受不住了?”    “唰——”的一声,窗帘滑落下来,屋内的光线变得昏暗。    唐晚的双手被绑窗帘的布条紧紧的绑在身后,连求饶的话都被唐秋山堵着,她慌得脸色苍白。    睡裙被一段段地往下扯,在她嫩白的肌肤上勒出一条条的红痕。    唐晚像是脱了水的鱼一样,连扑腾的力气都没有了。    “叩叩叩——”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老管家的声音:“少爷,老太爷叫您过去。”    唐秋山的动作一顿,唐晚趁机往后缩了缩却被他再次压在窗台边,狠狠的在她的唇角咬了一下,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如果你胆敢再伤害自己一分,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身边的人生不如死!”    身边的人……    唐晚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宋欣,惊慌道:“不要伤害宋欣!我保证……不会再让自己受伤。”    唐秋山冷哼一声,头也不回的摔门而去。    房间恢复安静,唐晚看着一片狼藉的窗台苦笑了一下。    她挣扎着将手从布条里挣开,身子泄了气一样的倒在一边,不小心打翻了窗边的台历。    台历刚好翻到这个月,上面有几个被唐晚圈起来的日期,那也许是年初圈的,她不大记得了。    她拿过台历,看到最近的一个被她圈起来的日期,唐老太爷的生日就在五天后。    以往每一年老太爷的生日唐庄就会宴请客人,那一天是唐庄最热闹的一天,来来往往的人也是最多的。    唐晚紧紧盯着那个日期,抓着台历的手有些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