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秋山恨晚(唐晚唐秋山) > 第4章 不堪一击
    十一年前,许家破产。许靖海债台高筑,不堪重负跳楼身亡。当时许家的亲戚对唐晚避之如蛇蝎,谁也不愿收留她。    被送进孤儿院后的第二年她被人带到了唐庄,见到了当时的唐秋山。    唐秋山告诉她,唐许两家是世交,因为他的疏忽没能及时阻止许家悲剧的发生。    当时的唐晚并不是很懂,只当唐秋山是厉害的大哥哥,是靠山。    后来她才知道那些年他是如何一个人挑起唐家这么大的担子,才明白当年的他对于许家的事的确是分身乏术。    这么大的唐家,外面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唐晚自然不得而知。然而她没想到那些眼睛有一双竟然是她父亲的。    而她的父亲为了一己私欲居然害死了唐秋山的父母……    唐晚紧紧抱着双臂不断地摇头,滚落的泪水就像是在腐蚀着她的心一样。    这一定是假的,一定是假的!    可是刚刚书房内的对话清晰的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和唐秋山之间隔着血海深仇!    想到曾经唐秋山对她的宠爱,想到自己对他的爱恋,在现实面前,过往的一切都像是泡沫一样,脆弱的不堪一击。    怎么会这样……    从刚才江由和唐秋山的对话不难听出,这件事情应该是近来才查出来的。    难怪唐秋山会突然恨她入骨,用屈辱的方式夺走她的身子,事后丢下药片不许她怀上孩子!    直到现在她还记得那天盛怒下的唐秋山掐着她的下颌威胁道:    “你若敢怀了我的孩子,我一定不会让他睁着眼睛来到这个世上!”    “吱呀——”    书房的门被再次打开,唐晚瞪大通红的双眼,才放松的手立刻紧紧捂住口鼻。    她后背紧贴着墙一动不动,茂密的枝叶将她纤瘦的身子遮挡的严严实实。    唐秋山站在廊下,脑海里一遍遍的闪过照片的内容。    一道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收好握得发白的拳头,转身看着跑过来的老管家。    老管家走到唐秋山身边,说:“少爷,开学已经快一个月了,可是小姐一次都没去上过课,学校那边打电话来问是什么情况?”    管家在唐庄几十年,是唯一没有唤唐秋山为唐先生的人。    唐秋山望了一眼檐下滴落的雨水,漠然道:“小姐身体抱恙需要静养,以后都不去学校了。”    老管家的眼神顿了一下,说:“是。”    “通知下去,庄园各个出口都严加把守,要是再让她逃出去,惩罚可不止是鞭刑那么简单了!”    躲在夹缝里唐晚听的一清二楚,唐秋山这是要软禁她!    “嘎吱——”唐晚惊得脸色煞白,木木地看着被她踩在脚下的枯树枝。    她屏住呼吸,一瞬不瞬的望着脚步声逼近的方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    “喵呜——”    突然,一只猫从林子跑了出去,脚步声戛然而止。    那是一只被养得有些臃肿的橘猫,动作倒是灵活的跳上栏杆,半眯着眼睛。    那是唐晚养了两年的猫。    唐秋山望着它出神了好一会儿,才伸手将它抓在手上,几不可闻的叹了声气。    老管家跟在身后看着唐秋山的背影,摇了摇头。    橘猫跳出去之后唐晚暗暗舒了一口气,现在出去找他理论的话只会火上浇油。    曾经唐秋山不让她接触那些是非,他的心狠手辣她虽然没见识过,但叶城大街小巷的流言绝非空穴来风。    想到这里唐晚就慌了,她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想到唐秋山对她的仇恨……    不行,她一刻也不能等了,不能被唐秋山发现孩子的存在!    脚步声远了之后,她连忙从夹缝里爬了出来。    才跨出一步,一阵强烈的晕眩感突袭而来,她单手撑在墙上,才勉强站稳。    早上醒来之后她发现自己发烧了,想来一定是昨夜淋了雨的缘故。    绕过这里的时候无意间撞见有人来找唐秋山,她才躲进了夹缝里偷听。    没想到现在烧得更厉害了。    她动了动沉重的双腿,抬眼就看到远处有一道人影在靠近,她想跑。    可是当晕眩感再次袭来,她眼前一黑,终究还是支撑不住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