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再次听到从唐秋山口中说出的那个字眼,唐晚紧绷着的身子蓦地一软,抓着桌子的手也松开了。    从前,唐秋山宠她,爱她,视她为掌中宝。    他从不舍得骂她,更不舍得动她一根手指。可是在她二十岁生日的那一晚,他贯穿她身体的同时也亲手摧毁了一直守护着她的堡垒。    那一晚,在疼痛与血腥的悬崖边挣扎的她只记得唐秋山含恨说的那句:    痛吗?记住这个痛,因为我只会比这痛百倍千倍!欠下的债,我会一点一点找你偿还!    今天又是这句话!    掐在脖子上的手慢慢的收紧,唐晚甚至听见那只手的骨节间发出的咯咯声。    她摇着头,想要抓开扼住她的那只有力的手,“哥……唐先生,你到底在说什么?”    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唐秋山明明觉得很晃眼,可是不知道是气她的一无所知还是气她的那声唐先生,他的手越掐越紧,    “唐晚,我恨不得就这样掐死你!”    唐晚不能自由呼吸,也发不出声音,只能一个劲的摇头。    “说,你要逃去哪里!”    如果他再晚一步,她是不是就逃走,去寻找她的一方自由的天地?    她妄想!    “我没有……没有想逃走。”唐晚想后退却动不了。    唐秋山的手下了死劲,“你在我面前说不了谎!”    忽然,掐着她的那只手松开了,大量的空气猛地钻进她的鼻腔,她侧着头剧烈地咳嗽。    然而她还来不及大口的喘气,身上就传来火辣辣的疼痛,伴随而来的是一道道布帛撕裂的声音。    “不要,哥,你不能这么对我……啊——”唐晚挣扎的双手被唐秋山紧紧按在桌上。    “是我对你太纵容了!”    在疼痛与刺耳的声音的冲击下,唐晚潜意识回想起了被唐秋山强行占有的那几个夜晚,如噩梦般的恐惧感排山倒海而来。    她尖叫了一声,猛地朝后退去。不料后背磕在桌角身子一翻摔在了地上,她下意识的托住小腹。    小腹上的温度让她瞬间冷静下来。    是了,她现在不是自由身,她有孩子了!    为了孩子,逃跑的计划只能暂时往后延迟了。只要制止唐秋山碰她,她就有逃生的机会,就能保住孩子。    她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转身跪坐在唐秋山面前,连头都不敢抬,“唐先生,我知道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逃了。”    唐秋山伸出的手慢慢握成了拳头,他垂眸看着唐晚,慢慢的将视线定格在她小腿上的伤口。    想到她从半山腰的林子里跌跌撞撞的跑出来,再看着她身上白皙的肌肤上满是刮痕,有些地方都出血了。    唐秋山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在他摔门出去之前丢下了一句话:“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否则……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来将唐晚送回到住处。    外面的闪电还在继续,隐隐照亮没有开灯的房间,唐晚抱着被子蜷缩在角落,牙齿不住的打颤。    自她被送回来之后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很久了,脑海里一遍遍的梳理着今晚出逃的计划。    她想不明白,唐秋山明明出差了,可是他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而且那么刚好就堵在半山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