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番外-一家五口
    谭睿泽和谭睿旭六岁那年,郁可可再次怀孕 , 谭以琛坐在床前握着自己媳妇儿的手语重心长的说:“这次我们一定要做好胎教,老三绝不能再像老大和老二那样了!”

    闻言,来探望郁可可的谭慕龙笑着打趣他弟:“你的意思是,不能再像你小时候那样了?”

    谭以琛没好气的白了他大哥一眼:“我小时候那叫机灵 , 不叫皮。”

    “我瞅着小泽和小旭也挺机灵的。”谭慕龙笑眯眯的表示:“而且比你听话。”

    谭以琛冷笑一声:“那是听你的话。”

    “那看来老三是不能给你带了。”谭慕龙一阵见血的指出:“你真的很不会教孩子。”

    这时,躺在床上养胎的郁可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于是谭二少扭头看向郁可可,凝眉问:“你笑什么?”

    郁可可依旧抿着嘴:“没什么,只是终于发现了你也有不擅长的事情 , 觉得很有意思。”

    在郁可可眼里,她家老公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无所不能,无所不会 , 结婚七年多 , 终于发现了他不会的东西 , 自然觉得新奇。

    “谁说我不擅长教孩子?”谭以琛笑了:“只是还没到教的时候罢了。”

    这话不是骗人的,俩小崽子这么顽皮,倒不是谭以琛管不住他们 , 而是谭以琛觉得没什么好管的:小孩子嘛 , 就应该皮一点儿。

    他不喜欢那种三四岁就被教得乖乖巧巧的孩子 , 因为他从不是乖巧的孩子,他小时候偷他爸名酒去跟他的小伙伴儿炫耀,剪他爸雪茄,偷鸟蛋 , 闯果园,在军区大院儿拿着木棍和远离其他孩子杀来杀去……什么坏事儿没干过?

    这些令大人头疼不已的举动 , 终有一天会成为孩子美好且珍贵的回忆 , 谭以琛拥有这份回忆 , 所以他不想毁了他儿子们的回忆。

    他只是吐槽俩猴崽子顽皮罢了 , 但其实还是很宠这俩猴孩子的。

    郁可可怀孕期间,不少人来探望她,唐鸣风、周毅辉、裴子秋……其中来的最多的,当属乔老先生和林娆了。

    当初绑架乔老先生的是南宫薰,她玩儿这么一出,一是混淆邹北城的视听 , 让他真信了郁可可的鬼话,二则是向试探下谭以琛的梵音 , 以此来确定下郁可可和谭以琛的关系。

    和谭以琛确定合作关系后 , 南宫薰便把乔老先生转交给了谭以琛,老先生一直被秘密保护着 , 直到暗刃计划结束后。

    女儿大仇得报,老先生倍感欣慰 , 可与此同时,也难免失落:仇人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 可他的女儿却再也活不过来了,无论他做什么,都活不过来了,他孑然一人在这世上,该是多么的孤独。

    索性的是,世上孤独的不止他一个,长达一年的相处,无亲无故的郁可可早已在潜意识里把乔老先生当成了自己的父亲,两人一拍即合 , 随即乔老先生收了郁可可做义女。

    如今女儿怀孕,他当然往谭家跑的勤了!

    至于林娆,暗刃计划结束后不久 , 郁可可便去找了林娆,向她坦言了一切 , 本以为林娆会苛责她骗了她,谁料,这位年长郁可可九岁的大姐姐听完一切后只说了一句话:“你平安回来就好。”

    郁可可鼻子一酸 , 抱住林娆哭了很久很久,像离家的孩子,终于回到了母亲的身边,眼泪里包含了她在外吃过的所有苦 , 和回来后享有的所有甜。

    胎儿的性别谭以琛一直不肯让医生公布。

    “这样惊喜些。”他这样向郁可可解释:“再说了 , 只要是你生的 , 无论男孩儿女孩儿我都喜欢。”

    但到郁可可临盆那天,他却紧张的要死,一遍遍的问他哥:“应该是个女孩儿吧?肯定是女孩儿吧?都说酸儿辣女,可可她这几个月一直说她想吃酸辣粉……”

    说完后他愣住了 , 这才反应过来:酸辣粉貌似又酸又辣 , 根本作证不了酸儿辣女的说法。

    谭慕龙是好哥哥 , 见他弟如此紧张,便扶着他弟的肩膀语气坚定的跟他说:“放心,不要慌,肯定是儿子!”

    谭以琛阴嗖嗖的剜了他哥一眼,暗自下决心 , 要是儿子的话 , 就把红茶拐走 , 留他哥一人孤独终老。

    谭睿泽和谭睿旭两个小崽子也分外的期待妈妈给他们带个妹妹回来 , 因为他们俩特别嫌弃彼此 , 都不想再多个弟弟。

    大概是父子三人念力感动了天地吧,随着一声清脆的啼哭,谭二少终于美梦成真,有了宝贝女儿。

    他伸手从护士手里接过女儿,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女儿放到了郁可可的怀里。

    “很像你。”谭以琛在郁可可额角落下一吻,语气温柔的要死 , 像是害怕稍一大声就会惊扰到什么一样。

    郁可可不由的笑了:“这都没长开呢,你哪只眼睛看到她跟我像了。”

    “长大后肯定像。”谭以琛语气笃定:“我眼睛可是很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