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番外-熊孩子
    和红茶相比,谭以琛的两个儿子可以说是相当皮了。

    两兄弟最爱干的事儿 , 就是互相栽赃,老大干了坏事儿说是老二干的 , 老二又一口咬定是老大诬陷自己,常常搞得郁可可晕头转向,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小兔崽子闯了祸。

    ——没办法 , 双胞胎嘛,长得一模一样,也没什么标志,饶是郁可可这个亲妈 , 不仔细分还真是分不清他俩谁是谁。

    就在郁可可苦不堪言之际 , 谭-后爹-以琛想出一个绝妙的主意来。

    “不如给他俩剃一下头。”谭后爹优哉游哉的喝着茶:“老大就在头顶上剃个‘大’ , 老二就在头顶上剃个‘二’,一目了然,简单方便。”

    兄弟俩虎躯一震 , 纷纷躲到他们妈妈身后,抱着他们妈妈的大腿跟他爸叫嚣:“我们可以带帽子!”

    “你怎么不戴面具呢?”谭以琛冷笑着:“你们有种接着互相推卸责任,大不了我两个一块儿打!”

    老大年长一秒 , 到底比较成熟 , 主动站出来认错:“爸,对不起,这事儿其实……”

    他停顿了两秒,然后猛地指向他弟,认真道:“就是小旭干的!我举报 , 我大义灭亲,别打我好不好?”

    闻言 , 老二急了 , 反唇相讥道:“你怎么能污蔑我!明明是你干的!我看在我们是亲兄弟的份儿上一直没拆穿你 , 你既然如此不仁义 , 也别怪我无情了,爸,我也举报,是我哥干的,张姨都看见了,就是我哥干的!”

    对此,张姨表示自己只看到有人偷偷跑进酒窖偷走了谭以琛珍藏多年的好酒 , 但是到底是兄弟俩谁跑进去的,她真分不清。

    谭以琛的两个儿子 , 老大叫谭睿泽 , 老二叫谭睿旭,俩兄弟不仅长得一样 , 脾气也差不多,都贼随他爸 , 搞得谭以琛时常想:自己是不是该把俩儿子放他大哥那儿养几个月,好跟他大哥学学什么叫正直 , 责任和担当。

    这么一想,谭以琛觉得还真是个好主意,于是隔天就开着车把俩孩子送他们舅舅那儿了。

    “哥,你们部队还缺人吗?”谭以琛把熊儿子往谭慕龙跟前一推,那样子,跟甩出去烫手山药似的,只恨不能直接把俩兔崽子丢这儿,自己掉头就走!

    谭慕龙神色古怪的瞥了谭以琛一眼,指着被谭以琛推过来的还没他腿高的侄子道:“……你儿子今年才五岁。”

    “很大了,是时候该到部队里好好训练训练了。”谭以琛拍手 , 十分“善解人意”的表示:“你在部队训练他俩的这段时间,我可以帮你带红茶。”

    谭慕龙刚想拒绝 , 谭以琛却不给他这个机会,在他开口前便蹲下忽悠俩儿子道:“大伯要带你们去部队看真枪,真坦克!开不开心?”

    闻言 , 俩小崽子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大伯,我想开坦克!”老大谭睿泽抱住谭慕龙的左腿,兴冲冲的嚷嚷着:“大伯教我开坦克好不好?”

    “那……那我要开战斗机!”老二谭睿旭不甘示弱,一把抱住谭慕龙的右腿,眨巴着星星眼卖萌道:“大伯带我开战斗机!开战斗机!”

    谭慕龙阴着脸恶狠狠的瞪向谭以琛 , 谭以琛心虚的别过头去,抬脚便往客厅走去,边走边喊:“红茶!红茶你在里面吗?二叔带你去游乐场。”

    最后,谭以琛郁可可还有小红茶开开心心的开车去了游乐场 , 留下谭慕龙来治谭以琛的两个熊孩子。

    “大伯,部队里有没有原子弹?我想玩儿原子弹!”

    “那我就玩儿氢弹!舅舅给我玩儿氢弹好不好!”

    ……谭慕龙觉得很郁悴 , 小时候被熊孩子谭以琛坑 , 长大了还得搞定熊孩子的熊孩子,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可实际上,谭慕龙在教育男孩儿上,还真是比谭以琛和郁可可有经验。

    他不怎么发脾气 , 但周身自带威严气场 , 脸一摆 , 两个熊孩子立马不敢吭声了。

    但他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摆着脸吓唬小孩子的,他更倾向于跟他们讲道理,比如俩小崽子想看坦克 , 这个是可以的 , 但想开坦克 , 那就算爬地上滚 , 哭闹着不肯起来 , 他该不同意,还是不会同意。

    俩小崽子对坦克、战斗机什么的实在感兴趣,扛不住他们的死缠烂打,谭慕龙真开车载他们去部队开眼界去了。

    这一开眼界,对俩崽子的影响是巨大的,当天晚上他们回家后 , 老大谭睿泽主动向他爸承认了错误:“爸,酒是我和小旭一起偷的 , 小旭说只要我们俩谁都不招 , 你们铁定分不出来是谁干的,就不会罚我们俩了。”

    谭以琛乐了 , 拍着大儿子的头问:“哟,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有担当了?”

    大儿子把胸脯挺的直直的,一本正经道:“大伯说了 , 男子汉要有担当,死不认账是三岁小孩儿才会做的事情!”

    这话逗的郁可可捧腹大笑:恩,不错 , 儿子确实不是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