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番外-郁可可每天都想要离婚
    米白色镶有蓝色花纹的礼盒被掀开的那一刹那,众人全都伸长了脖子往前凑着 , 都想凑凑热闹看前任总裁给他媳妇儿送了什么豪华大礼,郁可可两颊微红 , 唇角挂着幸福而甜蜜的笑。

    可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礼盒盖子移去后,一个毛茸茸的黑色猫耳暴露在众人的视线里 , 猫耳的周围,还围着令人面红耳赤的,制作的极为逼真的黑色猫尾巴……

    顷刻间,办公室里哑口无声,大家看看安安静静的躺在礼品盒里的猫耳装 , 又抬头看看面色煞白的郁可可 , 表情复杂极了。

    郁可可石化了几秒 , 慌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礼盒的盖子又重新盖了回去,遮住了那一礼盒令人面红耳赤的东西。

    “这……这……这绝对是送错了。”她笑容僵硬,解释的话则更为僵硬:“现在的送货员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 我老公送我的明明是一礼盒蓝色妖姬,怎么就给搞混了呢……”

    这时 , 有员工小声提醒郁可可:“可可姐,快递单上确实写着你的名字……”

    郁可可恶狠狠的瞪了那员工一眼 , 表情凶恶的像是要把那可怜的小员工活活吞掉一般。

    小员工慌忙低下了头,不敢再言一语。

    于是郁可可继续瞎掰:“名字一样,怪不得送货员会搞错!我这就去给快递公司打电话,好好的玫瑰给我换成这看不懂的玩意儿,我跟他们没完!”

    言罢 , 郁可可抱着礼盒逃也般的离开了公司。

    现在已是下班的时间了 , 出了公司后 , 郁可可气势汹汹的冲到超市 , 买了把菜刀 , 决定回去剁了谭以琛。

    危险步步紧逼,谭二少却浑然不知,还躺在巨大的水床上思考,一会儿老婆下班儿回来了,自个儿该怎么在最短的时间内点燃她的欲火。

    对于刚陷入热恋中的情侣,这可能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儿 , 随便耍个酷,对方就能被迷倒神魂电脑 , 欲罢不能 , 可对于已经交往两三年的老夫老妻,尤其是有一方天天加班儿干活儿 , 累得妈都不认识了的情况下,这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沉思几秒后 , 谭二少突然有了主意:以往都是媳妇儿穿各种制服,陪自个儿玩儿制服诱惑 , 自己好像从未换上特定的道具服满足一下媳妇儿的特殊嗜好。

    军装和猫耳,好像挺般配的……谭以琛的眸色无声无息间加深了。

    另一边儿,郁可可已经在超市买好了菜刀,她把菜刀往副驾驶位上一放,开着车杀气腾腾的回了家。

    一定要宰了他!郁可可咬牙切齿:居然往公司里寄那种东西,这货绝对是故意的!

    自己一天天忙得焦头烂额的,生怕一个不小心,被谭妈妈鄙视智商,这货倒好,不帮自己也就算了,还故意还自己当众出丑……

    宰了他!刻不容缓!

    “啪”的一声关好车门后 , 郁可可拎着刀,怒气冲冲的杀到了客厅。

    保姆阿姨见郁可可回来了 , 本想按照谭以琛的吩咐,告诉郁可可谭以琛在卧室等她 , 结果话刚到嘴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菜刀表面反射的光晃花了眼睛。

    保姆阿姨僵住了 , 盯着郁可可手里的菜刀呆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回神,结结巴巴的问:“夫……夫人,您拿菜刀做什么?我已经给您和谭先生准备好晚饭了,您不用亲自下厨……”

    郁可可没空听保姆阿姨唠叨,冷声打断了她:“谭以琛呢?”

    保姆阿姨咽了口唾沫 , 默默的指了指卧室的方向。

    郁可可小表情那叫一个犀利 , 拎着菜刀就气势汹汹的上了楼。

    她一鼓作气闯进了卧室——进卧室的时候是用脚开的门。

    门被踹开的那一刹 , 一抹军绿色映入郁可可的眼帘,那颜色绿得深沉,为穿它的人添了几分沉冷与挺拔 , 更显他身材修长。

    郁可可不常见这种绿 , 一时看晃了神。

    这正是谭以琛想要的反应 , 他扬唇邪笑,幽深的眼眸,隐隐透出几分优雅的痞味来:“姑娘,带凶器闯我军营 , 可是违法的。”

    郁可可挑眉 , 若无其事的把玩着自己手里的菜刀 , 语气轻佻:“长官 , 您喝大走错地儿了吧?这是我的闺房,可不是您的军营!”

    “你确定这是你的闺房?”谭以琛不动声色的笑 , 语气危险。

    郁可可却权当他在声张虚势,毫不畏惧的应了:“那当然!不信你翻一下你身后的梳妆台,里面装的全是我的化妆品。”

    闻言,谭以琛唇角噙着的笑意越来越深,他站起身来,掏出别再怀间的手铐 , 凉声道:“既然如此,那劳烦你跟我走一趟吧!”

    郁可可懵了,不服气道:“为什么,我又没犯法!”

    “没犯法?”谭以琛嗤笑一声 , 拿眼梢轻飘飘的扫了眼他刚摆到卧室的捆绑恐惧以及水床还有水床上放着的各种难以启齿的道具 , 贼喊捉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