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450章 求婚
    尽管答案会把自己衬托的无比渺小,令自己无比心虚 , 可郁可可不得不承认,谭以琛说的是对的。

    少女时期 , 她对安辰的爱,不过是贪恋对方的温柔罢了。

    她太缺爱,对方恰好又有一腔的爱意要献给她 , 她自然会丝毫不加考虑的缩进对方温暖如初春的怀里,并坚定的认为,这就是爱情。

    爱情是暖的,却又不完全是暖的 , 它除了温暖与甜蜜以外 , 还掺杂着性 , 占有,嫉妒等阴暗面,可仔细想想 , 她和安辰的感情里 , 从未有过这些阴暗面。

    安辰太过珍惜她 , 立誓要等自己出人头地后再要她,而她……她和安辰同床共枕那么多年,从未产生过想睡安辰的冲动。

    她只是喜欢缩在安辰温暖舒适的怀中入眠,至于亲吻 , 抚摸甚至更进一步的亲密动作 , 她只能说不反感 , 但从未主动去要求过。

    这爱情纯洁的 , 有点儿不像爱情。

    “不愿意回答吗?”谭以琛似笑非笑:“那我继续问你 , 我们两个刚在一起……我是说我bao养你的时候,我对你好吗?”

    郁可可恶狠狠的剜了谭以琛一眼,咬牙切齿道:“无耻!”

    谭以琛若有所思的点头:“恩……我那时候对你是挺无耻的。”

    “我是说现在的你!”郁可可磨着小虎牙,虎视眈眈的小表情分外诱人:“你无耻!下流!混账!”

    郁可可骂的越凶,谭以琛心情反倒越愉快了。

    因为这证:他全猜对了。

    他们最开始相遇的那段时间,他对她真的称不上温柔,他身边有太多的绝色,对比下她无论是姿色还是家世都不怎么突出,唯一比较吸引他的就是装糊涂的大智慧 , 和偶然一针见血的吐槽。

    那句“我们要是不这么下贱的话,怎么能衬托得出来你们的高贵呢”至今让谭以琛记忆犹新。

    现在听这句话 , 谭以琛心口难免被刺痛 , 心疼自己爱人以前过的有多悲苦,可是当时 , 他只觉得好玩儿。

    他一直没怎么把上赶着往他床上爬的物质女当人看,总觉得她们虚有其表 , 而无灵魂,直到那个满身世上 , 一瘸一拐的站在自己跟前拿自嘲取乐他的女孩儿出现后,他才终于明白:她们不是没有灵魂,只是把灵魂藏了起来,免得太有个性冲撞到了自己没命冲撞的人。

    他对她真的不好,在他的一众情妇里,她甚至都不是他最宠爱的那一个,可她还是爱上了他。

    所以,他到底还有什么醋好吃的?

    谭以琛觉得自个儿以前可真够傻的,都没摸清情敌到底是个什么状况,醋就吃的飞起……啧 , 恋爱果然会降低人的智商。

    “你简直是我见过的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此处省略一千万个最……坏的男人!”小丫头还在叉着腰,鼓着腮帮子气邹邹的数落他 , 生气的小模样,说实话 , 还挺勾人的。

    谭以琛色心大起,手特别熟练的就伸进了郁可可的裙子里。

    他伸手揽过小丫头盈盈一握的细腰,扬唇坏笑:“马上让你见识见识我更坏的一面。”

    受伤这两个月 , 谭以琛一直耐着性子没碰过郁可可,搞得郁可可都忘了这货骨子里是狼了。

    现在,伪装成牧羊犬的狼终于撕破伪装,张开血盆大口 , 准备餍足 , 小绵羊郁可可这才回忆起被大灰狼支配的恐怖。

    “恩……”她娇媚着调子轻哼着:“别……别乱来,人家……人家伤口还没痊愈呢……”

    这微不足道的抗拒 , 与其说是在拒绝,倒不如说是在邀请。

    理智之绳瞬间崩断,谭以琛直觉得周身的火气都在往身下某个无法形容的地方蹿。

    “别怕。”他沙哑着嗓子哄她 , 俯身来到她白皙优美的脖颈间,张嘴缠绵至极的啃咬着:“我会很温柔的……”

    郁可可从嗓子里发出一声类似于哭泣的嘤咛 , 虽仍抗拒,但反抗的力度却不知不觉变小了:“不要嘛……起……起码等到晚上啊……”

    谭以琛此时已经褪下了郁可可上半身的衣物 , 在她脖颈和锁骨处留下一长串细碎又暧昧的吻:“不用等,我们直接做到晚上。”

    言罢,他抬高了郁可可瘦且长的腿。

    这是暗刃计划结束以后他们两个第一次做,谭以琛动作温柔的要死 , 前戏长到郁可可都有些难耐了 , 红着脸极小声的催促对方快点儿进去。

    “伤口又不疼了?”谭以琛低笑着逗她。

    闻言 , 郁可可含羞带怒的瞪了谭以琛一眼 , 脸红的似乎一碰就能挤出水儿来。

    “别急……”谭以琛舔着下唇,眸色逐渐加深:“马上满足你……”

    阳光透过窗户撒了进来 , 一室旖旎,情动时分,郁可可搂着谭以琛的脖子意乱情迷的表白道:“我爱你……”

    谭以琛周身一僵,当即便泄了出来。

    ——这貌似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