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438章 这痛苦无法可消
    林即白按照信封上写着的地址来到谭慕龙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了 , 不过她想这应该没什么关系,按照郁可可的描述 , 谭慕龙估计早已分不清昼夜了。

    她推开大门,穿过荒草丛生的小花园,来到屋门前 , 抬手礼貌性的敲了三下门。

    没人回答她,这也在意料之中。

    “谭长官,是我,林即白。”她清了清嗓子 , 自报家门:“我有东西要给你,开一下门好吗?”

    仍然没人回答她 , 这就有点儿过分了。

    林即白深吸了一口气 , 语气变得凌厉了起来:“我数到三,你若还是不肯给我开门的话,我就硬闯了。”

    言罢,她开始计时:“一……二……三……”

    对方固执的令人难以想象 , 林即白无可奈何 , 摊手道:“你逼我的。”

    说着 , 她将全身的力气都蓄到右脚上,然后势若雷霆的朝大门踹去,“砰”的一声巨响,大门剧烈的颤动了起来。

    还得再来一脚……林即白压低了英气的眉 , 漫不经心的活动着脚腕。

    然而 , 第二脚正要落下 , 门自己开了。

    林即白勾出一笑:“早开门不早完了?非要我用这么暴力的方式。”

    谭慕龙站在门内 , 只把门开了一个小角 , 完全没有邀请林即白进来的意思。

    “你来做什么?”他冷声发问,嗓音暗哑:“他请你来做说客?”

    “谁?”林即白装糊涂:“谭以琛还是郁可可?”

    谭慕龙的声音变得更冷了:“你心知肚明!”

    “我真不知道。”林即白一脸无奈,随即正色道:“我只是听郁可可说你把自己关起来了……我很担心你。”

    闻言,谭慕龙面上的冷意微微消散了些,但面色仍然阴沉。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他委婉的下了逐客令。

    林即白才不吃他这一套,直接推开门硬闯了进来:“少来,你已经一个人静的够久了 , 现在你需要跟别人谈谈。”

    出乎林即白意料的是,屋里很干净 , 一点儿也不像郁可可在电话里描述的那样脏乱恶臭 , 很显然,谭慕龙打扫了房间。

    这应该是个好现象……吧?林即白不能确定。

    快速的环顾了下四周后 , 林即白在沙发上坐下了,佯装不经意的开口道:“我听说你抢了南宫薰即将火化的尸体?”

    “没有抢。”谭慕龙纠正她:“她的遗体本来就是我的,我是她丈夫 , 我不想让她火化了。”

    他确实是她的丈夫,在黑水湾跟她对决的那一天 , 他撒了谎。

    他们的结婚证是真实有效的,虽然以他的身份,他随时能抹掉这个结婚记录,但很显然,现在他是绝对不会抹掉这个记录了。

    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当听到谭慕龙说“我是她丈夫”的时候,林即白的心还是控制不住的疼了一疼。

    强行稳了稳心神,林即白又问:“那你打算土葬?”

    谭慕龙把头别到了一边儿,冷声道:“这不关你的事。”

    林即白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她绝望的发现 , 她说的其实都是废话,谭慕龙穿着厚厚的伪装 , 不准她靠近他心脏半步,这种情况下,她要如何引导他?

    啊……为什么郁可可说的那么简单呢?林即白焦躁不已:那货不是在忽悠自己吧?

    林即白是个直接的人 , 拐弯儿抹角诱敌深入不是她的强项,所以纠结了一会儿后,她索性抛开了一切 , 直言不讳道:“谭慕龙,我当你是挚交,知道你现在处境很艰难,所以才硬着头皮过来 , 想帮你度过难关。”

    “我根本不知道我过来后可以做些什么 , 可我还是过来了 , 因为我想我做点儿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她凝视着谭慕龙暗淡的眼眸,诚恳请求道:“或者你告诉我,我怎样才能让你好受一点儿 , 我一定照做。”

    闻言 , 谭慕龙的唇角无意义的向上扬了一下 , 露出一个苦涩至极的笑。

    “你想听实话吗?”他问。

    林即白点头,点的很用力。

    谭慕龙垂下眼帘,遮住了满目的悲痛,却遮不走面上的落寞。

    “我也不知道。”他说:“我脑子很乱 , 控制不住的去想以前的事……那些事让我胸闷 , 焦躁……所以我喝了很多的酒 , 想把这些痛苦的感觉驱赶掉……可没用 , 一点儿用也没有 , 我喝到险些酒精中毒,喝完吐,吐完继续喝,却越喝越难过……”

    “我知道我不能这样下去,可我又能怎样呢?我杀了她……我亲手杀了她!她倒在我怀里,哀求我带她回家……”

    他的声音突然哽咽了起来,眼眶也变红了。

    “我本可以带她回家的。”他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头低的很低 , 靠在门上的身子逐渐下移,最后跌坐在门口 , 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