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437章 哭过了,就不痛了
    见识过惊涛骇浪后,你便很难再被海面偶尔泛起的小涟漪所吓到 , 因为心境不同了。手机看小说m。bgq8。 才是最佳选择!

    如今的郁可可,经历过邹北城和南宫薰这些龙卷风后 , 自然能不费吹灰之力的收拾微风拂面般的白文琦,然而,这并不代表白文琦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转变。

    在她的眼里 , 郁可可仍旧是哪个可以任她宰割的弱者,如今,这弱者竟骑到她头上作威作福了起来,她岂能容忍?

    “郁可可,你不要太嚣张!”怒气成功的冲毁了白文琦所有的理智 , 白文琦举高了手里的注射器 , 破釜沉舟般冲郁可可刺了过来:“我就不信 , 我杀你了,阿琛会赌上整个谭家的未来,跟我翻脸!”

    郁可可无处可躲,只能再次抓住了白文琦的手腕 , 与白文琦对峙起来。

    “你疯了是不是?”郁可可抬高了音量 , 气急败坏的冲白文琦喊道:“林即白马上就过来了 , 你现在这么做,是自寻死路!”

    “要死的是你!”白文琦阴恻恻的笑着:“像你这种蝼蚁,我想踩死几只,就踩死几只!就算事情败露又如何?我家大业大,天王老子都那我没办法!”

    这个疯子!郁可可在心里暗骂着:早知道就不可以刺激她了……

    现在后悔,为时已晚 , 白文琦手劲儿极大 , 郁可可又受着伤 , 很快就扛不住了。

    针头一点点的下移 , 眼看着就要碰触到郁可可裸露在外的脖颈了 , 郁可可咬牙,使出最后一丝力气,拼命的把白文琦推到了一边儿,自己则狼狈的从床上摔了下去。

    这一摔,郁可可只觉得下半身撕裂一样的疼痛着——不用说,她身下的伤口肯定已经裂开了。

    可她来不及考虑这些 , 盛怒的白文琦很快又冲了过来,发疯般的拿着注射器扎向她 , 郁可可身上有伤 , 行动不便,无法躲开 , 只能随手抓过所有自己能够得到的东西,一股脑的向白文琦丢了过去。

    白文琦可能没料到郁可可还有这么一手 , 措不及防,被郁可可丢过来的一个药瓶子砸中了小腿。

    “臭婊子 , 居然敢暗算我!”白文琦怒不可遏,竟直接抬起病床旁摆放的椅子,对准了郁可可的双腿,奋力砸了过去:“我让你嚣张!去死吧!”

    “啊——”郁可可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椅子顷刻间被摔了个散架。

    白文琦仍不尽兴,扬起手中剩下的半个椅子,对准郁可可的脑袋再次砸去。

    这时,病房的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了,大门被踹开的同时,一个凌厉的女声骤然响起:“住手!”

    然而,此刻喊停 , 为时过晚,来势汹汹的椅子以不可抵挡之势向郁可可的脑袋砸了过去 , 郁可可下意识的伸手去挡,椅子的骨架碰触到郁可可的胳膊 , 无数的木屑从郁可可脸庞划过,在郁可可侧脸上划下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风驰电挚般跑过来的林即白来不及多想,极速冲过来把白文琦按到了地上 , 并给她上了手铐。

    “可可,你怎么样。”收拾完白文琦后,林即白又快速来到郁可可身边,伸手抱住了郁可可的肩膀,让郁可可依偎在她怀里:“你还好吗?”

    郁可可闷咳了一声 , 脸色异常难看。

    “你等一下 , 我这就去叫医生。”林即白急声道。

    闻言 , 被手铐扣在床脚的白文琦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没用的,今夜的值班医生早被我撵走了!你现在出去,什么也不会找到!”

    林即白压低了英气的眉 , 目光凌厉的瞥了白文琦一眼,冷笑道:“是吗?”

    说着 , 她把郁可可抱到了床上 , 然后缓步走到白文琦跟前,一手扼住她的下巴,面上的笑意逐渐扩大:“你好像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

    言罢,她长指一勾 , 便把别再白文琦腰间的一串钥匙勾到了手里 , 然后扭头出去了。

    几分钟后 , 她抱着一堆药品和纱布回来了 , 动作熟练的开始为郁可可包扎。

    “我给阿琛打了电话。”郁可可倚在病床上 , 有气无力道:“他已经在往这边儿赶了,估计半个小时左右就过来了。”

    林即白闷声“恩”了一下,表示自己听到了,然后头也不抬的命令郁可可道:“别讲话,也别乱动。”

    “我就再说一句。”郁可可难得的没有遵“遗嘱”,她伸手把藏在病服里的那封南宫薰写给谭慕龙的信拿了出来 , 递到了林即白跟前。

    “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有些残忍。”她沉声道:“可除了你以外 , 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能代替我做这些了。”

    林即白接过那信封,表情有些茫然:“这是……”

    “南宫薰给谭慕龙留下的那封信。”郁可可微笑着公布了答案:“你应该知道 , 谭慕龙现在有多需要它。”

    她费力的抬起自己的手,将手放到了林即白的肩膀上 , 一字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