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435章 情书,情歌
    谭以琛站在病房外,一连抽掉了三根烟 , 这才整理了下衣服,走进病房里。手机看小说m。bgq8。 才是最佳选择!

    此时 , 郁可可正躺在病床上小憩,于是他放轻了步子,无声无息间走到病床旁 , 做了下来。

    凝视着爱人的睡颜看了良久后,他把之前在他大哥家门前的邮箱里无意间翻到的那封信拿了出来。

    要不要打开看看呢?谭以琛陷入了深思:这信显然是南宫薰生前邮给他大哥的,他理应交给他大哥处理,可他大哥现在这种状况 , 他是真不敢贸然把这封信交给他。

    万一信里面有什么冲击性的内容,大哥看完后承受不住直接殉情了呢?

    谭以琛一阵头疼 , 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在雷区 , 四面八方都埋着地雷,抬起的脚到底该往哪儿放,真的得再三思量。

    “你拿的什么?”失神中 , 病床上的美人儿不知何时醒了,慵懒着调子软绵绵的问他:“信封吗?”

    美人儿微微起了起身 , 然后伸手把他手里的信封夺了过去,诧异道:“这年头还有寄信的啊?官方文件吧?”

    “官方文件的信封怎么可能这么花哨?”谭以琛随口回着郁可可:“这明显是封情书。”

    郁可可一惊,音量不自觉的抬高了:“有人给你寄情书?!”

    “是啊。”谭以琛有气无力道:“南宫薰死前还给我留封情书,对我可真是情深意重!”

    闻言 , 郁可可了然了:这“情书”是寄给谭慕龙的。

    “你霸占你哥的情书干什么?”沉默片刻后,郁可可笑着打趣谭以琛:“你若是想要情书,回头我给你写个……赶紧把信给你哥送去,说不定你哥看完信以后 , 就想开了呢。”

    “万一想不开呢?”谭以琛没郁可可那么乐观 , 叹气道:“你是没看见他现在的那个样子……他都快不成人样了!我派了两个兵在他家门口埋伏着 , 就怕他想不开自尽 , 这信里万一有什么偏激的内容,这不是把我哥往绝路上逼吗?”

    “你没开导他啊?”郁可可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 立马收敛了笑意,颦眉质问谭以琛。

    谭以琛有苦说不出:他倒是想开导他哥,但问题是,现在他哥最不想见的人就是他,他的开导听在他哥耳朵里怕全成了屁话。

    开导他哥的工作,必须得另请高明。

    可请谁呢?除了他以外 , 又有谁了解他大哥和大嫂这场长达七年之久的,凄美又盛大的爱情的全貌呢?又有谁能令他大哥打开心扉,说出心中的苦涩呢?

    谭以琛正为难着,突然听见郁可可自告奋勇道:“要不我去开导开导他?”

    小家伙指着自己 , 眼睛亮晶晶的 , 一脸期待。

    谭以琛没好气的白了郁可可一眼:“我已经很烦了,你就别给我添乱了行不行?”

    “怎么能是添乱呢?”郁可可不满意了,反唇相讥道:“我成功开导过你哥好几回了!第一次色诱邹北城的时候 , 邹北城在你哥面前提了南宫薰,我在车里开导了他,他把七年前南宫薰放在他车上面的烟扔了!”

    “第二次在芭堤雅 , 他跟南宫薰闹不对,还是我开导的他 , 他虽然还是跟南宫薰闹不对,但是起码跟我说了心里话……我告诉你,你别小看我,我这是没上过大学,我要是上了大学,出来绝对是人生导师!”

    郁可可信心十足,谭以琛满目狐疑。

    “是吗?”他拿眼梢轻飘飘的瞥了郁可可一眼,故意逗郁可可:“那你先开导开导我呗,我现在特别郁闷,可可老师 , 求鼓励,求安慰。”

    面对谭以琛刻意的刁难 , 郁可可非但没有退缩,反倒像是早就有所准备一样 , 大手一扬,豪爽道:“好说!拿吉他来!”

    谭以琛蹙眉:“吉他?”

    “对啊。”郁可可冲谭以琛眨眼睛,神色狡黠:“我给你写了首情歌。”

    氤氲在谭以琛眸底的困惑逐渐转变成了惊喜:“什……什么?情歌?”

    “不然你以为我这些天在干什么啊?天天睡大觉吗?”小丫头歪着脑袋,抿嘴嬉笑道。

    “本来打算给你一个惊喜的。”她说:“不过我感觉你现在就需要听一听……给我拿把吉他吧 , 我唱给你听。”

    凝视着半躺在病床上一身病服,额头上缠着雪白纱布,脸上也贴着创可贴的女孩儿,谭以琛原本沉闷苦涩的心 , 突然变得柔软温暖起来。

    她确实是人生导师 , 他想:她总能在无声无息间给予他力量。

    或许真的可以让她去试试 , 不过她的伤势……谭以琛有些为难。

    “喂,发什么呆呢?”见谭以琛半天没有说话,郁可可伸手在他跟前摇晃了下:“到底要不要听我唱歌?”

    谭以琛终于回神,伸手爱怜了的摸了下郁可可略显凌乱的长发 , 微笑道:“歌还是等你伤好了以后再唱吧……至于我哥的事 , 等你能下床走动了 ,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