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434章 并不一样
    屋子里光线极其的暗,米黄色的窗帘把阳光严严实实的挡在窗外 , 只有少数波长较短的强光透过窗帘映进屋里,帮谭以琛大概看清了房间里的情景。

    房间里一片狼藉 , 酒瓶子到处都是,谭慕龙瘫坐在墙角,像是废了一样。

    屋子里并没有发现南宫薰的尸体 , 谭以琛猜着,他大哥应该是把大嫂的尸体放卧室了。

    颦眉目光复杂的瞥了瘫在角落里的谭慕龙一眼后,谭以琛三两步走到窗前,抬手将窗帘拉开了。

    屋子里一下子亮堂了起来 , 强光刺的谭慕龙闭了下眼 , 谭以琛没有管他 , 而是反手打开了窗户,好给恶臭的客厅换换空气。

    做好这一切后,谭以琛这才转过身来 , 缓步走到他大哥跟前。

    “你的兵满世界的找你。”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 沉声道:“好歹给他们回个电话 , 再不露面,大家真要以为你被绑架了。”

    谭慕龙依旧闭着眼睛,显然不想搭理谭以琛。

    他的模样甚是狼狈:头发又脏又乱,脸上布满了青色的胡渣 , 整个人看上去不像是在军界呼风唤雨的战士 , 倒像是靠捡垃圾为生的流浪汉。

    ——当然 , 就算是流浪汉 , 他也是个英俊的流浪汉 , 邋遢和胡渣并不能完全遮盖他的俊朗,反倒令他显出几分颓废美来。

    静默的盯着自己大哥看了两分钟后,谭以琛又说:“你打算一辈子不理我是吗?”

    谭慕龙仍不说话,也不睁眼看他,那样子,像是真的打算永远不再理会他这个手足兄弟一般。

    “其实你也干过这种事。”谭以琛在谭慕龙跟前坐下了,开始跟谭慕龙翻旧账:“一年前 , 你不也没经过我的同意,就制造了可可的假死吗?我当时可没有不理你啊。”

    他当时确实没有不理谭慕龙 , 他把来找他的谭慕龙赶出了家门 , 并一字一顿的告诉他自己对他有多失望。

    现在,谭以琛宁愿他大哥像他当年一样对他恶语相向 , 也不像对方一直对自己不理不睬。

    “其实我的出发点,和你当时的出发点是一样的。”谭以琛将心比心:“我们都是为了对方好……”

    “滚出去。”谭慕龙冷声打断了他 , 紧闭着的眸子,也睁开了 , 只不过岑黑的眸底,除了刺骨的寒以外不再有任何的感情。

    谭以琛尽量保持乐观:“你终于肯理我了……”

    谁料,话刚开了个头,又被谭慕龙冷声打断了:“再不滚,我把你打出去。”

    昔日关系好到就差穿同一条裤子的兄弟,如今闹到这种地步,说不在乎,那是骗人的。

    谭以琛深吸了一口气,语气里已染上了哀求:“哥,别这样……”

    谭慕龙却懒得再跟他废话 , 电光火石间,已如猎豹般向谭以琛扑了过去 , 一把钳住谭以琛的肩膀,拽着谭以琛便门口走。

    谭以琛措不及防 , 被他哥拖行了好几米,这才终于回神,一个小擒拿别住了他大哥抓他肩膀的手。

    说时迟 , 那时快,就在谭以琛反手去别谭慕龙的手的那一刹那,谭慕龙干脆利索的来了一招反擒拿,再次钳制住了谭以琛。

    这场架在一开始的时候 , 谭以琛就失了先机 , 谭慕龙又是格斗精英 , 后面想反败为胜,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谭慕龙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把谭以琛丢出了大门。

    此情此景,意外的熟悉。

    多年前 , 他也曾这样一鼓作气把某个死赖在他床上的少女丢出门外。

    七年过去了 , 这一拖一扔的动作他仍熟记于心 , 条件反射般便使了出来,他这才恍然:原来有关她的一切,早已溶入了他的血脉,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

    他将永远无法忘记她,而她却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

    刹那的晃神 , 让谭以琛有了可趁之机 , 谭以琛伸脚抵住了门 , 阻止他大哥反手将他关到门外。

    “我很抱歉!”他挤在门和墙形成的窄缝里 , 终于说出了这句早该说出的话:“我有想过把真相告诉你的,可南宫薰的态度很坚决……而且……而且……”

    他咬了咬牙 , 脸上显出几分为难来,最后却仍咬牙道:“而且你应该很清楚,就算我把真相告诉了你,你和南宫薰之间也是不可能的……”

    起初,谭慕龙一直在奋力的关门,企图把他聒噪的弟弟撵走,可在谭以琛说完这句话以后 , 他突然停下了关门的动作,抬眸与谭以琛对视。

    这是自谭以琛进门以后 , 谭慕龙首次与他对视 , 他的眼睛里盛满了愧疚与不忍,而他大哥的眼睛里 , 一片死寂。

    “她本可以安详的走的。”他说,声音冷到足以冻结七月的艳阳:“我本可以陪在她身边 , 确保她安详的走。”

    “一年前你对我那么的失望,就该能明白现在的我 , 对你有多失望。”他咬着牙,眼眶在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