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433章 永恒不灭的印记
    没怎么费工夫,谭以琛就找到了谭慕龙。

    如他所料 , 他那个自幼便流血流汗不流泪的硬汉大哥,把自己和南宫薰的遗体锁到了他和南宫薰七年前一起生活的地方。

    自南宫薰“背叛”谭慕龙以后 , 谭以琛和谭慕龙就再没来过这里,这房子成了谭慕龙的禁忌,谭以琛没想到他有朝一日还会回到这里。

    世事无常啊!他站在门口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 然后把手伸到了立在门口的邮箱里,去里面摸大门的钥匙。

    绿色的邮箱已有些掉漆,立在这里就是个摆设,毕竟这年头已经没什么人会拿纸写信了 , 电子邮件一秒即发,谁又有耐心传洋过海寄纸质版的信?

    然而令谭以琛诧异的是 , 他竟在这破旧的邮箱里摸到了一封信。

    欸?谭以琛剑眉轻蹙:看着信封还挺新的 , 应该是最近两天寄过来的。

    奇了怪了,这年头寄信的人已经很少了,还寄到一处荒废了七年之久的房子里……这也太可疑了吧?

    带着满头的雾水,谭以琛把信封翻转了过来 , 去正面寻找寄信人。

    然而 , 当他把目光落到寄信人的位置上的时候 , 他周身一僵,瞳孔不自觉的放大了。

    只见,信封的右下角用清隽端正的字迹写着:薰衣草寄。

    那字写的一笔一划的,从笔锋上看 , 能看出寄信人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有多用心 , 想到这点 , 谭以琛的心兀自的痛了一下。

    他控制不住的去问自己:我,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或许 , 把真相告诉大哥 , 让大哥逼着南宫薰去做那该死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手术,才是正确的选择。

    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我不想死在手术台上。”一周前,南宫薰这样跟谭以琛说:“我这人运气很差,一出生就死了妈 , 第一次跟人签生死状打架的时候,被人耍了阴招 , 差点儿被毒死……别说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了 , 就是百分之八十,我也不去做……我肯定会死在手术台上的 , 坏蛋都会死在手术台上。”

    她说这话的时候,手里夹着一根烟 , 肺癌晚期的病人,却仍烟不离手 , 她要是不死在手术台上,简直人神共愤。

    可万一呢?

    “也不能这么说。”谭以琛打趣她:“都说祸害遗千年,你这么能祸害人,我不觉得你会短命。”

    “少来。”南宫薰吐出一口飘渺的烟气,斜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瞥了谭以琛一眼:“别说的好像你舍不得我死一样……其实你巴不得我死,我死了,你大哥在军界才站得稳。”

    “这你可就真冤枉我了。”谭以琛漫不经心的为自己辩解着:“以我哥的能力,无论你牺不牺牲,他都能在军界站稳。”

    这倒是句实话 , 南宫薰点头表示赞同,随后又说:“可这节骨眼儿上 , 我要是跑去做手术了,邹北城肯定回撤 , 你们这两三年可就全白忙活了——你家小媳妇儿,也白整容了。”

    闻言,谭以琛僵了一下,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了:“你……你说什么?”

    南宫薰却笑得狡黠:“还跟我装!其实乔妹妹才是真正的郁可可,对吧?”

    谭以琛墨色的眸色的眼眸里有震惊一闪而过 , 很快又恢复如常。

    “果然瞒不了你。”他叹了口气,端起桌上的威士忌,饮了一口:“中秋节那天撞上你,我就知道这事儿瞒不住了……唉 , 枉我白费心机 , 编了那么大一个谎 , 也没能忽悠住你。”

    南宫薰笑得更开心了,她摊了摊手里的烟灰,垂眸安慰谭以琛道:“其实你当时真骗到我了 , 只不过我这人疑心重——点儿背嘛 , 疑心再不重 , 我早死一万回了。”

    说到这里她停顿了几秒,又补充道:“所以我拿枪指到了你心尖儿的脑袋上,观察你的反应。”

    原来是败在这儿了啊,谭以琛释然了:果然 , 关心则乱 , 尽管当时他已经尽力在掩饰自己的慌张了 , 却仍没能逃过老狐狸南宫薰的眼。

    南宫薰单手支着下巴 , 饶有兴趣的问谭以琛:“谭小二 , 你怎么想的啊?让自己老婆去勾引邹北城……这不像你的作风啊。”

    这确实不像他的作风,若按他的作风来,邹北城早死一千回了。

    可媳妇儿非要亲自去手刃仇人,他有什么办法?他也很绝望啊。

    他只能同样言辞犀利的怼了回去:“为别人牺牲也不是你的作风,你不还是选择要牺牲?”

    “我这叫死得其所。”南宫薰勾唇轻笑,表情桀骜而病态:“我要让你大哥一辈子记着我,永远也忘不掉。”

    他想她赢了 , 她这么一死,他大哥真的会记她一辈子。

    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他能度过这一劫 , 会再对其他美丽迷人的女人动心 , 可他不会忘了她,永远不会。

    她这一刀又快又狠的插进了他的心里 , 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