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429章 令人绝望的真相
    郁可可的手术进行的很成功:枪顺利取出,下体开了刀 , 损伤有些严重,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 静养期间不得行房事,脑子缝了五针,微微有些脑震荡 , 不过不碍事。

    手术结束后郁可可便被转移到了vip病房,谭以琛坐在床边守了她一整夜。

    第二天清晨,郁可可迷迷糊糊的从昏迷中醒来,眼睛半睁半闭 , 视线模糊不清 , 却仍辨认出了趴在自己床边小憩的男人是谁。

    她虚弱的笑了 , 伸手去摸男人俊美刚毅的侧脸,动作很轻,却仍惊醒了对方。

    “你醒了?”男人的声音里满是惊喜 , 随后又关切的问她:“你感觉怎样?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

    经他这么一说 , 她顿觉嗓子干的冒烟 , 于是动作幅度很小的点了点头。

    头一动,天旋地转的感觉便排山倒海般涌来,郁可可不由的皱紧了眉,胃里泛起一阵恶心。

    “你得了脑震荡 , 不要晃动脑子。”察觉到郁可可的异样 , 谭以琛慌忙解释说:“有什么想要的 , 眨眼睛就行。”

    闻言 , 郁可可不由的笑了 , 哑声道:“我会说话。”

    此时谭以琛已经把水倒好,却没有把水杯递给郁可可,而是坐到床边,拿着杯子亲自喂郁可可喝了这杯水。

    清凉的水滑过干涩的嗓子,犹如久旱的田野终于等到了雨,郁可可顿觉舒服不少。

    喝完水后 , 郁可可倚在谭以琛怀里躺了一会儿,然后像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一般,抬头问谭以琛:“我们赢了吗?”

    谭以琛的手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 , 抱郁可可抱的更紧了。

    “赢了。”他用力的点了点头 , 说话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变得沙哑而暗沉 , 像是染上了哭腔。

    这声音令郁可可心头一沉,随即产生了些许不好的误会 , 心里更慌,语无伦次的向谭以琛解释道:“阿琛 , 你别误会啊……我跟邹北城什么也没发生,他是想强上我来着,但我扛住了!你看到我头上的伤口没?砸邹北城砸的!我铁头功厉害着呢,他没讨到半点好处……”

    话没说完,谭以琛突然反手把她紧紧的抱进了怀里,动作激烈,以至于牵动了郁可可身下的伤口,把郁可可疼的龇牙咧嘴的。

    “我是个混蛋。”男人咬着牙,所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蕴着无穷无尽的自责与懊悔:“只顾发泄自己心里的怒气 , 根本没有考虑过你的感受……我不要你守身如玉,我只想要你平安健康 , 陪我终老。”

    郁可可明媚一笑,正欲说些什么 , 还没来得及开口,又听谭以琛说:“我该早点儿去救你的……我明明知道你在哪里,却没能及时赶到你身边……”

    他自责懊恼的模样让郁可可一阵心疼,郁可可伸手回抱了他 , 轻声安慰他道:“谁说你没有及时赶到?在我看来,你来的刚刚好,早一秒我就没逞英雄的机会了,晚一秒我小命不保……老公你太棒了,怎么这么及时呢?”

    说着 , 还伸手搂住谭以琛的脖子 , 到谭以琛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谭以琛终于被她逗笑 , 也俯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

    “以后不许逞英雄了。”他义正言辞的教训她:“打不过要跑,打得过也要跑。”

    郁可可眨巴着大眼一脸困惑:“那什么时候不跑?”

    “我在的时候不跑。”谭以琛点她的鼻尖,说话的口气不容他们反驳。

    郁可可笑得胸口发疼:“你说的好有道理哦……”

    说起有道理 , 郁可可突然想起了个人,于是不动声色的问谭以琛:“那南宫薰呢?逃掉没?我在黑水湾遇见她了……”

    说到这里 , 她停顿了下 , 看向谭以琛的目光瞬间染上了几分不怀好意:“你和她合作的事儿我大概已经猜到了……你瞒的可真够严实的!这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对南宫薰又没偏见,你实话实说,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啊,非要瞒着……是不是心里有鬼?”

    郁可可虎视眈眈的盯着谭以琛,小表情那叫一个危险。

    本来 , 她只是想跟谭以琛开个玩笑罢了 , 并不真的觉得谭以琛心里有鬼 , 谁料听完她的话后 , 谭以琛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住了。

    郁可可颦眉 , 隐约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

    “怎么了?”她沉声询问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难道……南宫薰没跑成?”

    谭以琛没说话,表情越发的阴沉。

    郁可可心底一凉,意识到自己八成是猜对了。

    南宫薰一介黑党,若是成功跑了,什么都好说,出国、洗白、换身份……都是分分钟的事儿。

    可若没跑成 , 那就另当别论了。

    上面不会轻易饶她,谭家为了避嫌也不能明面儿捞她……这事儿估计难办了。

    郁可可长叹了一口气 , 心里虽清楚南宫薰这次怕是凶多吉少 , 嘴上却仍在安慰谭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