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427章 后悔
    雾越来越浓了,天空灰蒙蒙 , 整个世界都被笼罩在巨大的,乳白色的浓雾中 , 像是上天为某个人举办了一场盛大隆重的葬礼。

    有个人,她出生时家里挂满了白布,她走时 , 漫天氤氲着白雾。

    当特警们姗姗来迟,终于追赶到南宫薰和谭慕龙所在的旷野时,他们只看到,浓雾中 , 那个曾被军界传成神话的最强战士 , 雕塑一般的跪在地上 , 怀里抱着一具已经发冷了的尸体。

    特警们看不清那战士的脸,却都不约而同的止住了脚步,不再上前惊扰他。

    另一边儿 , 伴随着林婉月凄厉的惨叫声 , 邹北城的身体直勾勾的向后倒去 , 特警和谭以琛同时冲了过去,只不过一个是冲向邹北城,而另一个则是冲向倒在地上,伤痕累累 , 已然昏厥的郁可可。

    来不及多想 , 谭以琛拦腰把郁可可从地上抱了起来,扭头大声冲贪狼喊道:“开车过来!快!”

    贪狼被谭以琛冷冽的目光吓到 , 猛的打了个寒战 , 然后才慌慌张张的向停车的地方跑去。

    片刻后 , 他开车过来了,车还没停稳,谭以琛就一把拉开车后座的车门,抱着郁可可冲了上去。

    “去市医院,快!”谭以琛急声命令贪狼。

    贪狼不敢犹豫,一脚踩上油门 , 风驰电掣般向市医院冲去。

    路上,谭以琛一直紧紧的抱着郁可可 , 大概是感受到了心上人怀抱的温度吧 , 郁可可的意识短暂的恢复了下。

    “没……没有……”她突然紧紧的抓住了谭以琛的胳膊,口中含糊不清的重复着这两个字:“没……没有……”

    由于她说话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气若游丝 , 谭以琛一开始没听清她在说什么,只是激动于她终于恢复了意识。

    “可可 , 是我,我是以琛。”他把郁可可抱得更紧了一些 , 颤声安慰她:“别怕,没事了,没事了……已经没事了……”

    与其说他是在安慰郁可可,倒不如说他是在安慰他自己——或许谭以琛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一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他,此刻说话的声音在微微的发着颤。

    郁可可好似并没有听到他的话,依旧迷迷糊糊的重复着什么。

    谭以琛这才意识到郁可可在说话,于是连忙俯身,把自己的耳朵凑到了郁可可嘴边:“可可,你说什么?是口渴吗?”

    “没有……”郁可可抓谭以琛胳膊的手,又用力了一些 , 她拼尽最后一丝力气,跟谭以琛说:“邹北城他……他没碰到我……”

    言罢,她再也扛不住了 , 歪头瘫倒在谭以琛怀里,重新陷入了昏迷中。

    谭以琛却像是被人注射了尸毒般 , 四肢僵硬,肌肉紧绷,一股无名的冷意顷刻间侵染了他全身。

    所以,这才是她把自己搞成这样的真正原因吗?

    奋死抵抗 , 最后终于激怒了施暴者,险些把命偿进去……

    “没错,你若敢跟邹北城睡,我就不要你了。”

    谭以琛还记得自己曾经说过的这句话,现在 , 他无比懊悔曾说过这种话。

    这其实只是一句气话 , 他恼她对旧情人念念不忘 , 气她总是不肯乖乖听他的话,所以下了重口,变相给她施压。

    谁曾料想 , 自己无心的一句话 , 在她听来却是金口玉言 , 她誓死也要守护这份他其实并不是那么在乎的清白。

    无穷无尽的自责排山倒海般涌来,这一刻谭以琛终于明白,他想要的从来不是她冰清玉洁,无人碰触 , 而是她平平安安 , 陪自己终老。

    “傻瓜。”谭以琛吧郁可可的脑袋按在自己的心头,眼角有一行清泪划过:“傻瓜……”

    他咬着下唇,感觉自己的心也在跟着滴血:你怎么……那么的傻?

    旷野上 , 另一个傻瓜终于放开了那具并不属于自己的尸体 , 动作缓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静候在一旁的特警队长这才敢走上前去 , 清声向谭慕龙汇报道:“第七小队那边儿传来消息,您弟弟成功截住了逃犯邹北城,邹北城见大势已去,吞弹自尽了。”

    一晚上,两条人命,很好 , 审讯都省了。

    谭慕龙深吸了一口气,嗓音暗哑的问特警队长:“南宫凛呢?”

    特警队长低下了头,语气惭愧的回答道:“去机场拦截的第一小队传来消息 , 说并没有在淮安机场发现直升机……属下猜测南宫凛这次应该是把南宫薰扔出来当诱饵了 , 他并没有打算乘飞机逃走。”

    不走空路,那看来是走水路了……谭慕龙目光变得凌厉了起来:大意了!

    静默片刻后,他冷声道:“行了,收队吧!”

    闻言 , 特警队长立刻立正站起,冲谭慕龙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 然后招呼人去抬南宫薰的尸体。

    谁料,特警们刚往南宫薰那边儿迈了一步 , 谭慕龙就厉声喝住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