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418章 活下去
    江凇码头的门口,南宫薰把昏迷的南宫凛推到了一刀跟前。

    “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下命令。”她沉声道 , 语气很平缓,就像将死的人在立遗嘱:“我命令你 , 带着我哥哥到江凇码头西角的海湾,和我哥哥一起上船,离开这里去英国。”

    她说的是“和我哥哥一起上船” , 而不是“把我哥哥平安送到船上”,一刀很想假装自己没注意到这微小又庞大的区别,可南宫薰的下一句话却让他没办法投机取巧。

    “到英国后,你找到红茶 , 把她带回日本富士山幼儿园 , 然后一直守着她 , 直到拿着我亲笔书信的人把她领走。”南宫薰伸手抚过一刀棱角分明的侧脸,一向尖酸刻薄的她,眸底此刻竟染上了可以称得上是和善的笑。

    “然后你就自由了。”她微笑着说 , 眼泪却不知不觉间从眼角溢了出来:“去做你想做的事,守护你值得守护的人……”

    一刀凝视着南宫薰细长的狐狸眼 , 首次向南宫薰展露心迹道:“命你给的 , 只想守你。”

    “瞎说什么呢?”南宫薰大大咧咧的揉了揉一刀过硬以至于有些扎手的发,笑骂他道:“要知道,你主子我向来只杀人不救人,你是我唯一一个救的人 , 命金贵的很 , 可不能白白浪费了。”

    她握住了一刀的肩膀 , 直视着他沉冷死寂如万年枯潭的眼睛 , 一字一顿的跟他说:“活下去 , 像个人一样活下去,活出些烟火味儿来,娶一个漂亮姑娘当媳妇儿,让她给你生儿育女,你护她一生周全……像所有正常人一样的活着……”

    她加大了握一刀肩膀的力道,岑黑的眸底有莫名的情绪在涌动:“这样,才不会辜负我救你一命的恩情!”

    一刀永远也不会忘记南宫薰此时看向他的眼神,原谅他感情淡漠 , 此时此刻还无法彻底理解南宫薰这眼神究竟意味着什么,只能将这目光铭记于心 , 终生不忘。

    许多年后 , 当一刀终于按照南宫薰的吩咐,不再做一个冷漠的侩子手 , 而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尝便人世间的各种酸甜苦辣后,他终于懂了他家主子在慷慨赴死前看向他那一眼的最终含义。

    那匆匆忙忙的一眼 , 蕴含着她无数的遗憾与希翼,她希望自己也能有机会活下去 , 像个人一样活下去,而不是背负着那么多的标签,把自己逼成一个心狠手辣,麻木不仁的侩子手。

    可她活不了,一刀知道她活不了,她自己也知道她自己活不了,所以她只能把满腔的遗憾,化作那复杂又催人泪下的一瞥,警告一刀不要走自己的老路 , 好好为自己活一次。

    “走吧。”南宫薰拍了拍一刀的肩膀,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潇洒模样来 , 弯着细长的狐狸眼,笑道:“替我向嫂子问好……哦 , 对了,我好像答应给咖啡豆买变形金刚来着……啧,忘了 , 你替我买了吧,顺便再给红茶买个哆啦a梦的玩偶,免得小丫头心里有意见。”

    言罢,她冲一刀挥了挥手 , 转身奔赴战场。

    抬脚之际 , 身后突然传来一刀略显无助的声音:“我爱你。”

    南宫薰身子一僵 , 却什么也没说,她假装自己没听到这句绝望的表白,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可一刀知道她听见了 , 也知道什么也不说 , 就是她给他的最终回答。

    他半跪在地上 , 默不作声的盯着南宫薰毅然离去的背影,就像最后的骑士,在固执又竭尽全力的效忠亡国的女王。

    等到南宫薰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一刀的视线里的时候,一刀这才起身 , 扛起南宫凛 , 极速向江凇码头西角的海湾狂奔而去。

    而南宫薰 , 她随便砸了停在江凇码头门口的一辆车的车窗 , 无视刺耳的警笛声 , 打开车门上了车,手法熟练的摩擦着位于方向盘下方的点火引线的两个电极,轻轻松松的发动了车子。

    南宫薰记得黑水湾东边好像有个机场,若是开车往机场冲,估计能唬住谭慕龙,让他误以为自己要走的是空路 , 而不是水路。

    于是她一脚踩下油门,调转车头 , 风风火火的向正东方开去。

    开车的空档 , 南宫薰在副驾驶的抽屉里翻出了半盒香烟,她心里一阵惊喜 , 跟中了六合彩一样,兴高采烈的从烟盒里叼出一根香烟 , 点燃了。

    老天待她不薄啊!她在心里感慨着:临死前不仅见到了最爱的人,还收获了迷弟的表白 , 最后还有老朋友香烟陪她上路……值了,真的!

    打开广播,调了个劲爆的音乐,南宫薰一路高歌向前。

    公路上突然蹿出这么一辆车,自然引起了谭慕龙等人的注意,谭慕龙命手下抄近路阻拦,查清车上的人是谁。

    几分钟后,手下传来消息,告诉谭慕龙开车的是南宫薰。

    “那南宫凛呢?”谭慕龙急声问道。

    “还没有发现。”手下如数回答:“只看到了司机是南宫薰,副驾驶上没有人 , 后座有没有人属下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