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406章 海的颜色
    长阳码头攻起来可比江凇码头容易多了,毕竟谭慕龙这边儿人手充足 , 况且早在谭慕龙带人冲进去之前,南宫薰和顾凕已经狗咬狗好一阵子了 , 彼此的心腹基本都遭到了对方的暗算,留下的不过是些虾兵蟹将罢了。

    不出十分钟,谭慕龙的人便控制了整个码头。

    “长官 , 没有发现目标人物南宫薰,但我们在六号货船的船舱里发现了‘黑四帮’的老大顾凕。”谭慕龙的副官沉声向谭慕龙汇报着现场的情况:“岸边一共停有六艘货船,经过排查,这六艘货船里只有最后一艘船 , 也就是‘黑四帮’老大顾凕所在的六号货船的船舱里藏有大量毒品 , 其余船只装的都是毛绒玩具。”

    谭慕龙面不改色 , 目光是一如既往的冷冽。

    “继续搜。”他阴声下着命令:“就算把这儿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南宫薰给我搜出来!”

    他已经命人封锁了长阳码头的所有出口,封锁期间任何人不准进出,所以南宫薰肯定还藏在码头内某个隐蔽的 , 不易令人察觉的地方。

    跟他玩儿捉迷藏是吧?那他就好好的陪她玩儿玩儿。

    七年前 , 这只狡猾的小猫儿跟他开这种幼稚的玩笑的时候,他可从没玩儿输过!

    谭慕龙侧了下头 , 沉眸凝向屹立在他正北方的瞭望台。

    ——刚才,枪声好像就是从这瞭望台上传来的。

    谭慕龙压低了眼眉,“咔嚓”一声给子弹上了膛,然后拿着枪 , 独自一人迈着沉重而又坚定的步伐上了北方的瞭望台。

    瞭望台一共有三层 , 一层和二层都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尸体 , 那些尸体肌肉都已经变僵变硬 , 明显死了一段时间了 , 所以谭慕龙能肯定这些人不是他的兵杀的。

    经他检查,他发现地上的死尸大都是被人从身后一刀割断喉咙死去的,死前可能连声呼救都没能喊出来就一命呜呼了。

    看来,顾凕或南宫薰并不是突然起了内杠,而是有一方早就下定决心要取另一方的命了。

    谭慕龙面色越发的阴沉了起来:刚刚他的手下向他汇报说他们在六号货船的船舱里发现了顾凕……也就是说这场内斗南宫薰很可能是最后的赢家。

    那这个赢家现在跑哪儿去了呢?

    带着这个疑惑,谭慕龙缓步上了三楼。

    三楼没有尸体 , 但地板上有暗黑色的血迹,谭慕龙盯着那血迹看了一会儿 , 然后掏出通讯器 , 冷声问他的副官顾凕身上有没有枪伤。

    “没有。”通讯器吱吱呀呀的传来了副官恭敬沉稳的嗓音:“但是打斗的伤痕,经军医初步鉴定 , 他貌似被人打断了五根肋骨,头部、腹部也有一定程度的损伤。”

    “我知道了。”谭慕龙关掉了通讯器 , 然后沿着血迹继续往前走。

    他的直觉告诉他,这血迹一定是南宫薰留下的。

    他跟着血迹来到了瞭望台的地下室 , 几乎没有任何难度的便找到了南宫薰逃生的那个密道。

    啧,没想到那祸害还藏着这么一手儿!谭慕龙凝视着藏在地下室仓库最里侧的密道,凌厉的眉越压越低。

    其实不用再往前走,谭慕龙也晓得南宫薰早就已经从密道逃出去了,可他还是进了密道,一步一步的走到密道的尽头,打开密道的出口,脱下军大衣,跃进冰冷的海水中 , 顺着海流游到了浅滩。

    浅滩上没有血迹,应该是被海浪浸没了。

    谭慕龙站在空无一人的浅滩上 , 浑身湿透,不少水珠顺着他的头发滴落到他的脸上 , 他却懒得去擦。

    他吹着腥咸的海风,凝视着蔚蓝的大海,许久都没有动弹。

    几曾何时 , 有个姑娘依偎在他怀里,跟他说自己喜欢大海的颜色,于是他买了一枚镶有海蓝色钻石的钻戒,半跪请她嫁给他……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此时,谭以琛那边儿援军也赶到了 , 不到二十分钟 , 邹北城带来的人便被谭以琛的手下全部拿下 , 用枪指着脑袋押到了谭以琛跟前。

    可谭以琛一点儿也不高兴,因为手下押来的这群人里,既没有邹北城 , 也没有郁可可。

    “这是所有人了吗?”谭以琛阴鸷着脸 , 声音冷冽。

    向谭以琛汇报情况的那手下不由的抖了一抖 , 颤声回答道:“回长官,江凇码头所有的毒贩都已经被我们控制了……三队和四队还在搜查,暂时没有发现目标人物……”

    妈的!谭以琛在心里愤恨不已的暗骂了一句:邹北城那老狐狸肯定在江凇码头按了密道……可恶,大意了。

    正恼着,熟悉而又刺耳的警报声再次响起 , 谭以琛慌忙掏出手机 , 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链接郁可可后牙槽的软件。

    软件显示 , 郁可可和邹北城他们已经出了江凇码头。

    谭以琛本能反应的便向带着大批人马去追 , 但转念一想 , 又不确定郁可可现在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