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404章 成全她
    顾凕的眼睛越睁越大,脸上以明显染上了惊恐 , 却仍咬牙不服输般的跟南宫薰叫嚣道:“你陷害我也没有用,我大哥迟早会把我从监狱里捞出来的……邹家一天不倒,我就有恃无恐!”

    这话非但没有激怒南宫薰 , 反倒逗笑了她。

    夸张了笑了一阵后,南宫薰拿眼角的余光满目轻蔑的瞥了眼被一刀按着,趴倒在她脚边的顾凕,说话的语气里满是悲悯:“真不想戳穿你的美梦啊……”

    她停顿了下 , 然后又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绝美的脸上笑意更甚:“哈哈哈,我这是骗谁呢?我最喜欢干的事儿就是当面捏碎你们这些渣渣的美梦了。”

    说着,她用脚将顾凕的下巴挑了起来 , 逼着顾凕与她对视:“实话告诉你吧 , 邹北城现在估计自身都难保了 , 仰仗他,你倒不如跪下来求求我,说不定我心情一好 , 现在就能给你一枪 , 让你干脆利索的走 , 免得落到谭小二手里,被折磨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你什么意思?”顾凕面色惨白,尽管他极力的在维持镇定 , 可说话的声音却仍控制不住的开始发颤:“我大哥昨晚才换的交易地点 , 除了他和买家以外 , 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交易地点在哪里……你他妈的别想蒙我!你们就是开了天眼,也休想找到新的交易地点!”

    “是吗?”南宫薰似笑非笑:“那咱们就走着瞧吧。”

    这时 , 码头外突然传来了刺耳的警笛声 , 南宫薰周身一僵,片刻后,又释然的笑了。

    ——该来的总归还是来了。

    南宫薰把手里的枪重新别到了腰间,然后动作粗鲁的撕裂了自己风衣,一边儿用风衣简单的包扎着自己腹部的伤口,一边儿言简意赅的命令一刀道:“一刀 , 堵住顾凕的嘴,把他丢到六号船的船舱里……丢完以后你不用回来找我 , 自己想办法脱身……今晚我们老地方见 , 会有船来接我们回日本的。”

    一刀皱了下眉,目光深沉的凝视着他伤痕累累的主子 , 似是有话想说。

    可话在齿间绕了好几圈儿,最后却又被他咽回了肚子里。

    他知道所谓的“老地方见”不过是骗他离开的一个借口罢了,他的大小姐不会跟他一起回日本的……

    可他不能拆穿她 , 只能成全她。

    所以他咽下了一肚子想说的话,像以往一样 , 低下头去,恭敬又冷漠的回了他家大小姐一句“是”,然后扛着被五花大绑的顾凕向六号货船走去。

    走了没两步,南宫薰突然叫住了他:“等一下。”

    一刀回过头来,与他追随了十三年的主子隔空相望。

    “我这里有封信,帮我寄一下。”南宫薰不知从那儿变出一个信封来,抬手递给了一刀。

    于是一刀又折了回来,接过南宫薰手里的信封,把它小心翼翼的放进了自己衬衣内侧的口袋里。

    “我受伤了 , 就不往邮局跑了,免得引出什么麻烦来。”她说谎道:“你在今晚前把这信寄出去……不许偷看哦。”

    “好。”一刀沉声回答道 , 除了他自己以外,没人知道他这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 说出口需要消耗多大的力气。

    南宫薰满意的笑了,她伸手胡乱的揉了揉一刀柔软的黑发,语气愉悦道:“那就拜托你了 , 忠犬刀。”

    所谓忠犬,大抵就是把心撕裂了,也要面无表情的完成主人的愿望吧?

    一刀带着信,扛着顾凕步伐矫捷而又坚定的离开了。

    待一刀走后,南宫薰拖着虚弱的身子向码头的地下室走去。

    地下室里有一条秘密通道 , 干他们这一行的 , 刀尖舔血 , 一旦被警察抓了,必死无疑,所以他们在固定的几个走货码头都挖了逃生密道 , 以应对现在这种情况。

    伤口还在滴血 , 南宫薰却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去把地上的血迹擦干净 , 外面的枪声越来越近了,谭家人随时都有可能会打进来,她得尽快离开。

    密道的尽头连着大海,游个十来分钟就能游到码头另一边儿的浅滩 , 那浅滩并不在警方的包围圈内 , 所以只要能成功的游到浅滩 , 逃出去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只是……南宫薰低头看了下自己血流不止的小腹 , 细长的眉 , 越皱越深。

    妈的,顾凕那王八蛋!南宫薰在心里暗骂道:居然暗算自己!刚刚应该给那孙子两枪,废了他的双腿再让一刀把他拖走才对!

    现在后悔为时已晚,南宫薰站在密道的尽头,深吸了一口气。

    来吧!她咬紧了牙关:拼一把吧!姑奶奶我一向喜欢大海,厌世如我,难得喜欢某个东西,这东西应该不会像香烟美酒和乌龙茶一样要人命吧?

    这样想着 , 南宫薰拉开封着出口的铁门,纵身跃进冰冷又幽暗的大海里……

    另一边儿,邹北城和郁可可这边儿也发生了同样的事。

    本来 , 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