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397章 北桥大厦
    谭以琛的话令我很不服气,我并不觉得自己的猜测哪里有问题 , 他却说“没有任何的可能性”,我觉得 , 他这是一种智商歧视。

    “为什么不可能?”我没好气的质问谭以琛:“南宫薰既然能背叛邹北城,那当然也能背叛我们了……你都不知道,你哥搂着南宫薰的腰离开的时候,南宫薰看向邹北城的那个眼神有多复杂!”

    “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我斩钉截铁道:“不信你去查 , 若是什么也查不到,我以后跟你姓!”

    闻言,谭以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教育我道:“谭可可小朋友,我们分析问题的时候 , 不能主观yi淫 , 要客观的、理性的来分析我们所面临的问题 , 眼神什么的虽然能作为参考,但这个参考的前提是,你得看准了……”

    ——他果然是在歧视我的智商。

    “我看得很准好不好?”我不高兴了,骤然抬高了音量 , 不甘示弱的与谭以琛争辩道:“他们真的意味深长的对视了一眼!那个眼神非常的有问题!还有 , 我还没赌输呢 , 不要随便改我的姓,谭可可好难听啊!”

    谭以琛忍不住笑了:“我觉得挺好听的啊。”

    “好听你大爷!”我怒气攻心,直接爆了粗口:“你能不能认真点儿?我是很严肃很正经的在给你汇报情况,你再这样插科打诨,我就……我就……我就罚你跪一个月的搓衣板儿!”

    “我也很严肃很正经的告诉你,亲爱的 , 咱家没有搓衣板。”谭以琛死性不改。

    ——我觉得 , 我迟早有一天会谋杀亲夫的。

    大概是察觉到我真的有些恼了吧 , 谭以琛终于不再逗我了 , 收敛了笑意沉声向我解释道:“邹家和南宫世家本身就是因为利益才绑定到一起的 , 他们俩家既没有联姻,也没有太深的交情,合作这么多年没有闹掰,完全是因为大家都有得赚,现在邹家发展正道生意发展的这么明显,南宫薰又不瞎 , 其他事儿她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关到生死存亡,你觉得她可能一条道儿黑到底吗?”

    我沉默了 , 虽觉得谭以琛说的话很有道理 , 可心里还是有些担忧。

    在“花涧坊”的时候,南宫薰最后看向邹北城的那个眼神实在是太奇怪了 ,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

    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 之前我曾有两次没有相信我的直觉,最后都追悔莫及 , 这一次,我决定自信一点儿,坚持自己的看法。

    “派人查一查吧。”我抬头凝向谭以琛,说话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就当以防万一……最后一步了,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谭以琛盯着我看了两秒,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沉默片刻后,他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来了一样,又嘱咐我道:“邹北城告诉你南宫薰打着手电找了一晚上钻戒的事儿,你千万不能跟我哥说……我哥已经在南宫薰身上栽了一个跟头了 , 我不想他再栽第二次。”

    闻言,我不由的僵住了:他这话的意思是……他要骗谭慕龙那枚钻戒是南宫薰伪造的?

    “可……”我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些发堵,像是有什么东西梗在喉咙里,搞得我一时间无法正常呼吸:“可万一南宫薰她是真的爱你哥呢?”

    谭以琛笑了 , 那笑容残忍至极:“她七年前已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不是吗?”

    我不知该如何回答谭以琛,尽管我觉得这是谭慕龙的事 , 要不要惩罚南宫薰应该由谭慕龙做决定才对,可……可我最终还是默认了谭以琛的决定。

    因为暗刃计划若想赢,谭慕龙就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知道真相只能让他更痛苦 , 他和南宫薰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与其再痛一次,倒不如就骗他南宫薰从来没有爱过他,这样他在亲自捉拿南宫薰的时候才能毫不留情且问心无愧。

    尽管他本不应该问心无愧的。

    事情就这样告一段落了 , 我继续在东方影业上班 , 和唐鸣风签下的那个合同令我在东方影业威信大增 , 再也没有员工敢质疑我的能力了,而且考虑到邹正南是邹北城表哥的关系,我最后饶恕了他 , 只罚他做了一百个俯卧撑 , 并没有让他按照赌约光着身子在公司倒立走一圈儿。

    这不仅改变了邹正南对待我的态度 , 还让邹北城对我好感大增,毕竟我如果真让他表哥光着身子在公司倒立走一圈儿的话,邹北城跟着也脸上无光。

    我也是考虑到了邹北城面子的问题,才饶恕邹正南的。

    “我就是吓唬吓唬你表哥 , 没想着真让他丢人。”和邹北城共享午餐的时候 , 我笑着跟邹北城解释道:“你都不知道我刚到公司的时候 , 你表哥对我那态度……哎哟气死我了!毫不夸张的跟你说 , 他一天不找我的麻烦,我都觉得是耶稣显灵了!”

    闻言 , 邹北城把手覆到了我放在桌子上的左手上,凝向我的眼眸里,写满了温情:“辛苦你了。”

    我